妙趣橫生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261.蓄勢、待發與騙康失敗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妙趣橫生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261.蓄勢、待發與騙康失敗閲讀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漩涡猛然炸裂,原本就闪烁无比的光芒开始变得耀眼起来。
首先出现的就是那庞大的机械身躯,随后就是机甲拿在手中的枪与盾,最后,整个巨大的机械人马骑士出现在了稻草人的场地上。
好看的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ptt-Turn261.蓄勢、待發與騙康失敗展示
背后的超量素材在背后盘旋着,如同神环一般拖出长长的轨迹。
机括鸣动之间,巨大的机械骑士仿佛在舒展着筋骨。
“【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
这场决斗的关键点不在康与不康,重要的是资源还有资源……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討論-Turn261.蓄勢、待發與騙康失敗展示
在注定拼资源长期拼不过对方的时候,那么就要拼中短期的资源。
“【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效果发动!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时,从增加一个超量素材或是选对方场上一张卡送去墓地之中选一个效果发动!我选择增加超量素材的效果,从除外区将【自奏圣乐·嬉游曲恶魔】作为超量素材在这张卡下方叠放!”
通往异次元的通道打开,一张卡片的虚影在通道中现身,随后化作了超量素材的光点,飞向了丁吉尔苏身后,变为了与另一个神环相切的圆,如同无限标志在丁吉尔苏身后闪耀着。
“你的目标不是在这个回合打败我!?”艾玛顿时明白了,虽然这个回合她成功的成了过去,但是同时她也跟着失败了。
战术上的短暂占领上风弥补不了战略上的失误。
稻草人的目标根本不是在这个回合削干净艾玛的生命值,而是在消耗艾玛手中能够利用的资源。
“接着再度打开吧!开辟的回路!”
回路的大门再度在天空中打开,对于艾玛的疑问,游昊之只是无声的笑了笑,“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暗属性怪兽两只以上!”
“我将【蛮力攻击实施员】与【宵星之机神丁吉尔苏】设定连接标记!”
蛮力攻击实施员与丁吉尔苏再度化作流光窜上了天空,点亮了天空中左下、右下、右三个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Link召唤!出来吧!Link3!”
数据的光芒在堆叠着,黑暗的数据在网络光芒的世界中勾勒出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只全身披着破旧铠甲,身上缠绕着漆黑光彩手持巨斧的幽灵战士自召唤的大门中落下,出现在了游昊之的左侧连接端。
“【幻影骑士团·锈蚀月刃斧】!”
骑士不会死亡,只会逐渐凋零。
带着黑色气息的不朽亡灵,站在了稻草人面前。
“【锈蚀月刃斧】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从卡组将一只【幻影骑士团】怪兽送去墓地,从卡组将一张【幻影】魔法卡、陷阱卡在自己场上盖放。”
“我将【幻影骑士团-沾尘袍】送去墓地,从卡组将【幻影骑士团-阴暗布面甲】在场上盖放!”
稻草人的场地上多了一张盖卡,而就在这时,漆黑的墓地通道再度打开,刚刚被送去墓地的【幻影骑士团-沾尘袍】的卡片逐渐浮出了通道。
“墓地中【幻影骑士团-沾尘袍】的效果发动!将这张卡从墓地中除外,从卡组将一张【幻影骑士团】卡或是【幻影】魔法卡陷阱卡加入手卡!”
“我将卡组中的【幻影骑士团-无声靴】加入手卡!”
“接着打开盖卡!陷阱卡【幻影骑士团-阴暗布面甲】!这张卡在自己的墓地中不存在陷阱卡的场合可以在盖放的回合发动!作为攻击力守备力都是零的怪兽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
好看的都市言情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261.蓄勢、待發與騙康失敗
翻开的陷阱卡中,一只如同幽灵的头颅一样的怪兽漂浮在空中,落到了【锈蚀月刃斧】身后。
“接着,当场上存在【幻影骑士团】怪兽时,手卡中的【幻影骑士团-无声靴】可以特殊召唤!出来吧!【幻影骑士团-无声靴】!”
全身披在布袍之中的幽灵盗贼自召唤的光芒中现身。
“接着再次打开吧!开辟的回路!”稻草人张开手,回路的大门中再度出现在天空中,“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效果怪兽两只!我将【幻影骑士团-无声靴】与【幻影骑士团-阴暗布面甲】设定连接标记!”
盗贼幽灵战士与飞头盔幽灵化作两道光芒冲向了天空,点亮了回路大门上左下、右下两个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Link召唤!出来吧!Link2!”
数据的堆叠之中,一条修长的但不知道是动物还是植物的身影自数据的潮汐中降临,随后嘶吼着飞出了回路的大门。
在落到场地上的那一刻,艾玛才发现那是一只全身包裹在绿色坚硬鳞片中,仿佛植物一般的巨大蟒蛇。
“【捕食植物·青锁龙森蚺】!”
“青锁龙森蚺的效果发动!”稻草人下达了命令,“通过支付2000点生命值,从卡组将一张融合魔法送去墓地,发动那张卡的效果!”
“2000点!?”艾玛顿时愣了一下。
【稻草人LP:4000→2000】
“支付2000点生命值!从卡组中将【真红眼】融合送去墓地并发动其效果!从卡组将真红眼融合怪兽决定的融合素材送去墓地,进行融合召唤!”
天空中忽然间光芒一闪,赤红到灼热的红色光芒停留在天空中,召唤的大门带着猩红的色彩,从内部打开,露出了其中红色的融合漩涡。
“只不过用这个效果之后,不能进行特殊召唤!”
代价看似很严重,但是在略强的实力面前,这些代价带来的收益足够了。
“我将卡组中的【黑魔术师】与【真红眼黑龙】送去墓地进行融合!”披着黑袍的魔法师与红色眼睛的黑龙飞入了融合的漩涡中。
天空中红色的光芒变得更加强烈了,在朝着炽化的状态转变,刺眼的仿佛红色的太阳。
在光芒中,红色眼睛的飞龙化作武器,于龙鳞中镶嵌着红色的魔力石,以武器的姿态附着到了魔法师身上。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龙爪与龙牙变为比钢铁还坚韧的刃,浮现在法杖顶端。
于是魔术师有了龙牙和龙爪作为武器,身上被附着以龙影和龙鳞,背后也张开了一对龙翼。
“融合召唤!【超魔导龙骑士-真红眼龙骑士】!”
身披黑色龙甲,仿佛龙骑士一般的魔法师手持枪杖,落到了锈蚀月刃斧的左下侧连接端。
“真红眼龙骑士的效果发动!选对方场上一只怪兽破坏,并给予对手那只怪兽攻击力数值的伤害,”稻草人指着艾玛场上的泛在羽衣精,“并且,这个效果可以使用融合素材中通常怪兽数量的次数!”
“真红眼龙骑士的通常怪兽融合素材数量为2,因此这个效果可以发动两次!”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261.蓄勢、待發與騙康失敗鑒賞
真红眼龙骑士闭上眼睛缓慢抬起了他手中的枪杖,然后猛地睁开,下一刻,出现在了艾玛的面前。
“发动真红眼龙骑士的效果!将你场上的两只【幻变骚灵·泛在羽衣精】破坏!并给予你它们合计攻击力数值也就是1600点的伤害!”
枪杖猛地挥下,如同砍瓜切菜一般,艾玛面前的两只小怪兽就被砍成了碎片。
与此同时,刚猛的风暴也扑打在了艾玛脸上。
“啊!!”
【艾玛LP:4000→3200→2400】
艾玛倒飞出去,倒在了地上,面对着眼前的一幕,稻草人似乎根本没有被动摇,而是转而按下了怪兽效果发动按钮。
“接着场上的【捕食植物-青锁龙森蚺】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以场上一只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直到回合结束时变为暗属性!”
“我选择你场上的【查询昆提兰那克】,直到回合结束时,这只怪兽变为暗属性!”
“唔……”艾玛从地上缓缓的坐起来,脸上满是无助和绝望,在真心如此表现的同时,她也在期待着稻草人能就此收手,然而这一幕却表演给狗看了。
“这个瞬间,真红眼龙骑士的效果发动!怪兽、魔法卡、陷阱卡的效果发动时,从手卡丢弃一张卡,将那张卡的发动无效并破坏,然后真红眼龙骑士的攻击力会上升1000点!”
艾玛气得在心里猛地跺脚。
有口皆碑的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txt-Turn261.蓄勢、待發與騙康失敗展示
巨型的植物森蚺嘶吼一声,身形在爆裂的魔力光束中消失,随后化作光点,漫入了真红眼龙骑士的体内。
【黑魔导龙骑士-真红眼龙骑士atk:3000→4000】
“接着场上覆盖表示的场地魔法卡打开!场地魔法卡发动!【自奏圣乐的通天塔】!”
稻草人身后,一座巨大到高耸入云的高塔自地面拔地而起,一直延伸到天空中,高塔的样式与螺旋的形状无不让人联想起教堂与巴别塔。
虔诚与渎神,两种形式相互平行着直入云端挑衅神座。
“接着墓地中【幻影骑士团-无声靴】的效果发动!将这张卡从墓地中除外,从卡组将一张【幻影骑士团】或是【幻影】魔法卡陷阱卡加入手卡。”
漆黑的墓地通道打开,盗贼幽灵的身影伴随着空间的波动化作了虚无,“我将卡组中的【幻影雾剑】加入手卡,然后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稻草人的后场出现了一张盖卡,然后稻草人主动宣言了回合结束。
“喂!你啊!”艾玛从地上站起来,插着腰看着游昊之,“难道你就忍心打我吗?我们相处了这么久,亏我还一直惦记着你!”
“轮到你的回合了!”稻草人是个无情的打牌人。
感情是感情,理想是理想,两者不可同日而语,稻草人不希望艾玛重蹈财前晃的覆辙。
被当做数据垃圾,被遗弃在世界的角落,不只是可怜,也很可悲。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斩断跟我的感情吗?!”
“没错,”乱杀,“决斗继续吧。”
“可恶!看我打败你以后怎么收拾你!”艾玛收起了脸上假装出来的楚楚可怜,攥紧了小拳头,“我的回合!抽卡!”
稻草人的场上有一只攻击力4000并且有着全康能力的怪兽,想要越过这只怪兽对稻草人造成什么影响,那就必须先越过那只怪兽无效并破坏的能力才行。
自己的卡组暂时没有那么强力的卡,【幻变骚灵协议】也在手卡,想要让它发动,盖一个回合,那么……
不过看到抽上来的卡,艾玛眼睛亮了起来。
你死定了!
“后场的永续陷阱卡【个人欺骗攻击】效果发动!从场上表侧表示的卡和手卡中将一张【幻变骚灵】卡返回卡组,然后从卡组将一张幻变骚灵卡加入手卡!”
“我选择场上的【幻变骚灵·查询昆提兰那克】,将其返回卡组!”说到这里,艾玛怒目而视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丝期待。
发动吧!赶紧发动【真红眼龙骑士】的效果啊……
然而,稻草人却纹丝不动。
“啧!”艾玛在心中怒骂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