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爛柯棋緣》-第924章 黃泉圖景分享

Home / 仙俠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爛柯棋緣》-第924章 黃泉圖景分享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准备这么久,努力了这么久,除了自身的理想,有相当一部分等的就是计先生的这一句话,当听到计缘这么肯定自己的努力,辛无涯和在场的一些鬼神鬼吏都心安了。
是的,理想,这对于一个修为到了辛无涯这等境界的鬼修,对于整个幽冥城和众多鬼修来说,似乎是比较遥远的词,或者说这个词与鬼比较遥远,毕竟成鬼之后同希望和理想这类词天然遥远。
但辛无涯和幽冥正堂下辖的鬼修们,或者说是大部分得到认可的鬼修,是一群真正有理想的修士。
这一点,计缘这一次来幽冥城后感受尤深,甚至在不少鬼修乃至辛无涯这个幽冥帝君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高歌猛进的激昂感觉。
“实话说,听到计先生这句话,辛某终于是安心了,我幽冥正堂的努力没有白费!”
计缘笑了。
“幽冥正堂的成果,计某看在眼里,不过有一点帝君说错了,你们的努力,并非是做给计某看的,而是做给自己看,做给天地和众生看的,而计某,充其量不过是出卷子的。”
说着,计缘也有些感慨。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真費事-第924章 黃泉圖景閲讀
“或许现在还不明显,但这是改变天地格局的大事,其中功德不可估量。”
“我等又何尝不知呢,天下幽冥虽各治其地,但无法互通有无,因此留下太多隐患,更留下太多阴秽,且鬼神之流虽德行深重,但深受掣肘,固守旧则无数年,我幽冥正堂势必要值此天地大变之世一展拳脚,为敢为天下先!”
辛无涯说着话的时候气度斐然,然后看向桌案上的簿册。
“尤其是这往生一事,若能把我脉络,若是能将来可控,天下不知道要少多少怨气,少多少遗憾,哪怕要等很多年,哪怕要吃很多苦,但很多人或许就能再有一次机会!”
身为幽冥帝君,辛无涯这些年一直密切关注往生之事,了解它,也能看穿它的本质和可能带来的影响,深知这是何等重大的意义。
能管理往生殿的鬼修,自然也是辛无涯的绝对亲信和能吏。
辛无涯所说的两件事既是整个幽冥正堂的志向,也是所有幽冥正堂中鬼修修行乃至成道的大路,一条需要刀劈斧凿出来的路。
“此乃夺天地造化之事,非有大愿,有大毅力之辈不能成,并且一个不够,需要如帝君你,如几位阴帅,如幽冥阴曹,如幽冥判官,如各方鬼差鬼吏鬼兵鬼卒,众志成城齐心协力,方能持续向前。”
听到计缘这么说,辛无涯再次向着计缘拱手持礼道。
“幽冥正堂定不负计先生所托,我等皆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生死之意再明白不过,百年、千年、万年,总有这么一天的。”
今天的辛无涯无疑是有些煽情了,或者说有些被自我感动了,这是一种和奇妙的情感,因为计缘的到来得以悄无声息的宣泄出来。
在计缘观幽冥正堂变化的时候,辛无涯和一些鬼修忽然意识到:
优美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愛下-第924章 黃泉圖景閲讀
原来这么久以来,我们已经做了这么多努力了,原来我们已经成果斐然了,而我们做的事,很多高修大能不做,很多大德贤士不做。
它难,很艰难,注定在某一阶段会冒天下之大不为,注定沿途充满荆棘,注定遥不可及,但他是一件正确的事,是一件功德无量利天地利万物利众生之事,也是真正能成道之事。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真費事-第924章 黃泉圖景熱推
仿佛是知道辛无涯此刻在怎么想一样,计缘沉默片刻后忽然开口道。
“自上古灭世大劫以来无数年,以计某法眼所观,尚无阴灵道妙洞玄成道得真吧……”
计缘忽然莫名说出这么一句话,令辛无涯心头一震,成为幽冥帝君之后日渐深沉的心绪也变得紧张而亢奋起来,而话语中那些上古大劫之类的词同样信息量巨大。
计缘转头看向辛无涯。
“若保持这一颗赤子之心,或许帝君能成为第一个。”
法力强不强是一方面,但这种玄妙境界实在是人人向往的,辛无涯身为鬼修,当然深知自身道路之艰,听到计缘的这句话,是对他最大的鼓励。
“至于幽冥之志,或许用不着千年万年,大争之世,也是风云际会之时,帝君,还有诸位鬼修道友请看。”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说着,计缘从袖中取出了一张张画卷,依次将它们在桌上展开,每展开一幅画卷,这画就会悬浮而起飞到空中。
很快,所有画卷全都悬浮到了空中,画作神异,透着一阵阵阴气,同此时往生殿的气息交相呼应,
每一幅画看似都和其他画卷大相庭径,却有一点是联系的纽带。
“计先生,这画上的河流是什么?”
画卷上的图景各不相同,但有时在角落,有时在中央,都有一条河流经过,河面阴气涛涛,河边常有花开。
计缘轻笑一下,指节轻轻叩打桌案。
“咚咚……”
这声音震动心灵,而随着声音的响起,计缘也在同一刻化生天地,画卷上的图景仿佛随着声音一起扩散。
精华都市异能 爛柯棋緣 起點-第924章 黃泉圖景鑒賞
朦胧的雾气在眼前浮现,浓烈的阴气在不断汇聚,往生殿消失了,幽冥城消失……在一众鬼修的视线远处浮现一朵朵美丽的花朵,听到了一阵阵水波涌动的声响。
计缘曾经在化龙宴上施展妙法,带众宾客一游书中世界,这事情在阴曹们回来之后就早已在幽冥正堂这边传开了,此刻见到此景,不由就令人联想到这一点。
“计先生,这难道就是您的化解游梦大法?”
这会计缘身前并无桌案,慢慢站起身来,带着笑意说道。
“是又不是,此乃计某所作之画,且并未流传开来,没有什么愿力加持,算不得什么演化一界,只是将画景更生动的呈现的虚景罢了,你们随我来。”
言罢,计缘迈开了步子,辛无涯和诸多幽冥鬼修赶紧随后跟上。
这一走,众人就像是从迷雾中走出来一样,慢慢来到了雾气外更清晰的世界,脚下是一条宽阔的大道,向着远方延伸,旁边是一条流淌不息的河流,河边和路边都开着一种鲜艳得过分的美丽花朵。
河流看起来有些浑浊,呈现一种好似和了黄泥的色泽。
“哗啦啦……”
从水流声能听出河流的急缓时刻在变化,走在路上甚至能闻到花香,辛无涯和一众鬼修看向远方,那边似乎有山有城,在看看周围,仿佛宽阔无垠,只是太远的地方始终被阴雾笼罩。
有鬼修伸手触摸土地,能感受到那一种冰冷刺骨,往来之风细缓,却都带着阵阵阴气,引得岸边花朵摇曳。
‘这还是虚景?’
“此河中之水,乃是黄泉之水,源自山岳之下,乃天地阴灵之气的象征之一,若能约束黄泉,则可借之打通各地阴司,连成一个广袤的阴间,更能使得阴间互通有无,引领将来的往生之道。”
在计缘的话语间,众人明明脚步未动,身形却在急速移动,或者说是远方的景色在迅速拉近,穿过迷雾翻过山涧,更是穿过一座座阴司鬼城。
辛无涯和诸多鬼物看得分明,见到了一座座鬼城和各地阴司殿堂,甚至隐隐见到鬼神的神光,而这黄泉水延伸的方向,就好似无视各处阴间的壁垒一般,将一个个阴间联系在了一起。
“咚~~”
一声清脆的声音回荡在黄泉之上,一切景色开始消退,就像是扭动的色彩化为流光不断收束,然后汇入了黄泉图景之中,而在色彩退去的地方,重新露出了往生殿。
原来众人一直就站在往生殿中,并且抬头看着上方的黄泉图景,但刚刚的一切却在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
“计先生,这黄泉……”
“不错,计某此番来幽冥正堂,除了来往生殿一观,第二件事就是为了这黄泉水而来,湮灭在上古大战之中的地之黄泉,重新出现并被计某恰巧找到,若能将此泉引为幽冥所用,将这黄泉图景变为将来的现实,必然能改变阴阳格局!”
“若能管理这黄泉水,更为各方阴司的中间协调,幽冥正堂无需统御天下阴司,亦同样能确立阴间独一无二的地位,久而久之,你这幽冥帝君,就是真正天下公认的阴间帝君!更能凭此无量功德,修成大道!”
计缘话语一顿,转头看向在场鬼修,淡淡道。
“尔等成道之机同样如此,而想要成就此道,少不得天下众生之愿,其中又以人族之愿为首,至少时机得当,一展黄泉图景,计某在与高人合力引出黄泉水,这黄泉之河自然会慢慢化出,与阴间气息相辅相成不断成长!只是这条路,不会太好走的……”
康庄大道就在眼前,就算明知前路艰难险阻,但心中的激动实在是难以抑制,辛无涯在计缘话音落下的一刻,心里话就脱口而出。
“为求大道,为我幽冥之志,刀山火海也要走,龙潭虎穴也要闯,我等鬼修修得千年万年都未必见得到希望,今日成道大路就在眼前,纵然九死一生,又有谁人会退?”
辛无涯说话的时候看向往生殿中的鬼修,已然为鬼的众修露出的是难得的亢奋之色,既是为了修行,更有对幽冥正堂的阴间霸主地位的憧憬。
“若行此道,自有无量功德来护,虽未必逢凶化吉,但也定不会九死一生,而且……”
计缘再次笑了,走到辛无涯面前,伸手一拍他的肩膀。
“计某从来就相信帝君能成,相信幽冥正堂能成,今日来过之后,更是确信无疑!帝君可以自信一些!”
计缘的话说得辛无涯心头再是一震,一双垂落在袖中的手也捏了捏拳头,没说什么话,只是向计缘重重拱了拱手,而计缘在郑重回礼之时,也再次开口。
“若无异议,我们便商议如何行此大计吧,计某也正好同你讲一讲这上古黄泉之事。”
曾经的远古之秘,渐渐在辛无涯和其亲信鬼修面前揭开,不等众鬼修消化前言带来的震惊,一个横跨阴间和阳世的计策也从计缘的口中慢慢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