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世界樹的遊戲 線上看-第709章 黎明前的黑暗(2800月票加更)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好看的都市言情 世界樹的遊戲 線上看-第709章 黎明前的黑暗(2800月票加更)閲讀

世界樹的遊戲
小說推薦世界樹的遊戲世界树的游戏
闪电的光芒在翻滚的云层中若隐若现,蛮荒的深渊位面依旧如同往日一般黑暗。
橘黄色的火焰在石盆中不断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赛博坐在一旁,嘴角噙着笑,目光傻傻地看着火焰。
甘多面色古怪地看了一眼傻笑的圣子大人,伸出长满脓疱的手在他脸前晃了晃,毫无反应。
微微摇了摇头,他拿出水囊,打开盖子,美滋滋地闻了闻,舔了舔嘴唇,然后又小心翼翼地盖上。
優秀都市小说 世界樹的遊戲 線上看-第709章 黎明前的黑暗(2800月票加更)
“那么小心做什么?明天就要到哀伤之崖了,等回去之后让你喝个够!”
一声笑骂传了过来,甘多表情一窘。
他扭过头,看了一眼恢复正常的赛博,啧了一声,说道:
“你懂什么?这是最后一口了,得留到明天登崖的时候再喝!喝了花茶,才能有干劲回家!”
看着吹胡子瞪眼的甘多,赛博哈哈大笑。
两个月的相处,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了,现在相互之间连敬称都没有了。
视若珍宝地将水囊收起,甘多又挑着眉看向赛博:
“刚刚又发什么呆呢?每几天都要来那么一次,真想将你刚刚的傻笑画下来。”
“嘿,甘多,我说我在记录我们的旅程,并写给精灵之森的伙伴们看,你相信吗?”
赛博笑道。
甘多撇了撇嘴:
“又糊弄我这糟老头子。”
“哈哈哈,不相信就算了,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等回去之后,你不自我介绍,看看大家认不认识你。”
赛博眯着眼睛笑道。
“认不认识我?”
甘多微微一愣。
他瞪大了眼睛,看向赛博的视线有些狐疑:
“你这家伙,难道真的有办法联系到精灵之森的族人?”
赛博笑而不语。
“哼,准是又骗我的,一点都没有精灵的诚信,母神怎么会把神眷给你这种小混蛋。”
甘多哼了一声,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也被带偏了,竟然已经学会了脏话。
石盆中的火焰啪啪作响,远处,冰霜精灵们的欢笑声若隐若现。
今天晚上,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恐怕整个营地里没有几个人能够睡得着觉。
两个多月的迁徙已经接近尾声,哀伤之崖已经近在眼前。
站在山坡上向远方望去,已经能够看到闪电环绕着的崖顶。
这两个月的迁徙里,有悲伤,有离别,有痛苦,有酸涩……
而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
优美都市言情 世界樹的遊戲笔趣-第709章 黎明前的黑暗(2800月票加更)熱推
听着远处那明显轻快许多的精灵歌谣,赛博抬头望向了天空。
天空中闪电不断,丝毫没有消散的趋势,这说明明天也将是一个安全的日子。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晚上他就能在天选之城的小酒馆里喝个小酒了。
到时候,拉上甘多,把他介绍给自己的那几个小伙伴。
“对了,艾丝特尔呢?还有……你带着的神像呢?欧若拉大人不是要你随身携带吗?”
就在赛博胡思乱想的时候,甘多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赛博收回了视线,说道:
“神像啊……欧若拉大人说今晚祂要用一下,所以还给祂了。”
“至于艾丝特尔……”
他对着远方努努嘴:
“那边和朋友玩呢。”
甘多顺着他的示意望了过去,看到一群年轻的冰霜精灵正在围着篝火跳舞。
艾丝特尔就像是个欢快的小天使,在人群中跑来跑去,咯咯直笑。
看着女孩那天真浪漫的身影,甘多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他啧了一声说道:
“还是年轻人有活力啊,像我这样的老骨头,是跳不动了。”
“瞎说,你的力气可比我还大呢!”
赛博笑骂道。
……
冰霜精灵们闹腾了很久很久。
直到整个天幕上的云层彻底化为深邃的黑暗,闪电也变得黯淡下来,才缓缓停息。
这是这座深渊位面分辨白天与黑夜的办法。
虽然天上永远是黑夜,但云层的颜色还是有着微妙的差别的,“白天”的时候偏灰色一点,而“深夜”则会变成纯黑。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世界樹的遊戲》-第709章 黎明前的黑暗(2800月票加更)熱推
闪电也有变化,或明,或暗。
这也是冰霜精灵们计时的办法,数千年来,他们就是这样记录下一天又一天。
营地渐渐陷入沉寂,精灵们纷纷睡去,只有篝火在不断闪烁。
明天还要登山,此外还可以会在城市遗迹中遇到恶魔,不排除会发生战斗。
所以……庆祝之后,还是要养精蓄锐才行。
不过,赛博却一点也睡不着。
他钻出了帐篷,来到了营地外吹风。
当然,想是这么想的,但死寂的深渊位面是很少有风刮过,也就是晚上偶尔会有些微风。
而一旦有大风的时候,就要小心了,因为那往往意味着黑潮要来了。
赛博以前不知道黑潮是什么原理,不过在与甘多交流之后,他才知道,那其实是深渊生物的迁徙。
而深渊生物,是追逐着天空上的深渊之力行动的。
深渊之力厚重,乌云就厚重,急剧厚重的乌云改变了气压,就会产生猛烈的风。
那不是普通的风,而是带着深渊污染的风,往往伴随着雾气。
也就是能够加速异化的灰雾。
当然,气压论什么的,是赛博自己根据甘多说的东西瞎猜的,身为玩家,他也是很喜欢向其他人那样,有事没事就在赛格斯世界套蓝星上的科学知识。
可惜的是已经被打脸很多次了,尤其是涉及到魔力的时候。
离开了营地,没有了篝火,赛博略微感觉有点冷。
他调出系统后台,打算播放个录制的精灵歌谣听听。
不过,在选歌的时候,他却微微一怔,看向了远处的山坡。
山坡上,一位美丽的精灵女郎正驻足远眺,望着云层环绕的哀伤之崖。
她那精致的侧颜,在黑暗下闪烁着淡淡的光辉,美丽又梦幻。
赛博心中一动,下意识走了过去。
站在山坡上远望的,不是别人,正是半神欧若拉。
虽然已经和祂相处了两个月,但每次见到祂的时候,赛博还是忍不住会有些拘谨。
没办法,对方实在是太耀眼了。
这并不是说欧若拉会发光,虽说半神身上带着淡淡的神光也是实话,但最重要的,是欧若拉那强大的气场以及高贵的气质。
祂就像祂的称号那样,如同天空中的星星,虽然散发着温柔的光芒,但可远望,却很难靠近。
在祂的身上,赛博似乎看到了数千年的孤独,让祂与凡俗彻底地割裂。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虽然备受尊敬,但却永远孤身一人。
“欧若拉大人,您还不休息吗?”
来到欧若拉的身前,赛博恭敬地问道。
只是,当他看清楚欧若拉遥望远处的表情的时候,眼神却微微一凝。
因为他看到欧若拉的目光中满是凝重。
“欧若拉大人,您发现了什么问题了吗?”
赛博忐忑地问道。
听到赛博的话,欧若拉收回了视线。
祂叹了口气,说道:
“赛博阁下,明天的登顶,请你一定要全程开启神术防御屏障。”
“明天……可能并不会很顺利。”
赛博微微一怔,神情瞬间严肃了起来:
“欧若拉大人,您发现了什么?”
欧若拉沉默了一下,说道:
“今天傍晚我派出去提前侦查的族人,一个也没有回来。”
一个也没有回来……
赛博的眉头彻底拧了起来。
这一路上,冰霜精灵损失最惨重的就是侦查部队。
不过,也正是因为侦查部队的奉献,整个族群才能避开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险,最终走到今天。
但无论哪一次,都没有出现无人回归的状况。
这一刻,赛博忍不住看向了哀伤之崖的方向,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欧若拉的影响,觉得那被云层覆盖的山巅,此时此刻看上去竟然也阴森神秘了起来。
“欧若拉大人,您的意思是……山上很可能有着致命的危险?可能会有大量的恶魔?”
赛博表情严肃。
欧若拉轻叹一声:
“如果是大量的恶魔盘踞倒还好,有您操控神术防御屏障,加上我的辅助,并不是不能抗衡。”
“只是……怕就是,不是有着大量的恶魔,而是有个体强大的敌人,在暗中窥伺我们。”
个体强大的敌人……
赛博心中一跳。
能够被半神欧若拉称为强大的,恐怕也只有半神级的恶魔君主,或是邪神了……
而如果山上真有那种东西,就真的麻烦了。
他操控的神术防御屏障能够抵挡恶魔大军的围攻,但若是出现半神级的敌人,那就完全不行了。
而只靠欧若拉一位在深渊中受到压制的精灵半神,恐怕很难击败敌人。
神话之下皆蝼蚁,若是真的遇上了欧若拉无法抗衡的敌人,那就真的麻烦了。
不……
等等……
刚刚欧若拉说的是“暗中窥伺”?!
赛博猛然抬起头,看向了精灵半神,发现对方也正平静地看着自己。
“赛博阁下。”
欧若拉继续说道:
“其实,从两天前开始,我就隐约察觉到有某种邪恶的视线在暗中盯着我们了。”
“对方隐匿得很好,不过……我对气息一向很敏感,所以还是有所察觉。”
“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跟着我们,至少已经两天了。”
“对方的实力,恐怕不弱于我……”
“我担心这件事会在部落里引起恐慌,所以才没有说出来。”
“今天晚上的祭典,我本想通过大家的放松趁机将祂钓出来,从你这里拿走神像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然而……祂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狡猾……并没有上钩。”
听了欧若拉的话,赛博的瞳孔微微收缩。
这一刻,他那原本轻松的心情,重新沉了下去。
只是,欧若拉的话还没有说完:
“不过……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
祂看了一眼隐藏在乌云中的哀伤之崖,目光越来越沉凝:
“最坏的情况,是派出去的族人并非死于这个暗中窥伺我们的邪恶存在之手,而是在山上遇到了危险……”
“山上……”
赛博表情微变,心情更加沉重了。
他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如果侦查的族人是在山上遭遇到危险,从而集体团灭的话……那就是说,山上也可能存在半神级的深渊生物,或者干脆就是邪神了……
“赛博阁下。”
欧若拉忽然再次开口。
赛博抬起头,看向了这位美丽的精灵半神,发现对方正在柔柔地看着自己。
迎着欧若拉那清澈的目光,赛博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感觉自己隐隐猜到对方想要说什么了……
只见欧若拉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声音轻柔地说:
“如果……如果我们真的遇到邪神或是深渊君主了,冰霜部族就交给你了。”
“我会想办法拖住敌人,给大家争取时间。”
看着眼前温柔美丽的精灵半神,赛博愣了愣,心中有些难受。
祂沉默了数秒,挤出一个笑容:
“欧若拉大人,或许是您多想了……”
“就算是侦查的族人遇到危险没有回来,也不意味着就一定存在可怕的敌人,又或者说……暗中窥探我们的敌人,可能只是传奇。”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感觉没有说服力。
欧若拉听了,缓缓摇了摇头。
祂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
“赛博阁下,我也希望是这样,但可惜的是,如果真的是传奇的话,是不可能逃过我的感知的。”
“别看我这样,我怎么也算是一位半神呢!”
说着,祂又微微一笑:
“不过,母神已经复苏,我最大的心愿其实已经了了。”
“剩下的使命,就是守护冰霜部族了。”
“胜利就在眼前,为了孩子们的回归,我愿意付出一切……”
“这,是身为守护者的我,所必须做的,也是我所热爱做的。”
“赛博阁下。”
“如果,真有万一……到时候,族人们就拜托你了。”
欧若拉面带微笑。
看着祂那温暖的笑容,赛博张了张嘴,心中酸楚。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欧若拉大人,护佑冰霜部族回归也是我的责任,我定当全力以赴!”
说着,他又勉强笑了笑:
“不过,我觉得您也不用过于悲观,女神大人还在等着您呢!现在我们精灵之森最缺的就是精灵族的神话了,大家也都特别期待您的回归。”
听了赛博的话,欧若拉目光迷离,神情上拂过一丝向往。
不过,祂很快就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我也很期待……”
“只是有些可惜,或许已经太迟了。”
一阵微风吹过,吹动了欧若拉的神裙与衣袖。
伴随着微风显露的,是隐约可见的、隐藏在华美的衣裙下的层层叠叠的黑色肉瘤……
那,是被深渊之力侵蚀的迹象。
赛博的表情,顿时化为惊愕。
这个时候,他心中才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被欧若拉一直保护的族人都会受到污染。
那么……于数千年前就受到过重创,拼尽全力带着族人逃出来,又独自一人坚持到今日的祂,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