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裏來討論-393:差點把她吃了,噢是春天(二更)

Home / 現言小說 / 好看的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裏來討論-393:差點把她吃了,噢是春天(二更)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他从地狱里来
上古史书有言:折法神尊座下十九弟子棠光毫无天资、仙骨不佳,于天光之上修炼三万年有余,还未得人形。
天光之上灵气充沛,就算是块石头,修了三万年也该修出点人样了,棠光却还是只猫。
天光上众神唏嘘:朽木不可雕啊。
戎黎在打坐,棠光甚是无聊,又不想练功,在地上打着滚玩。
“神尊。”
戎黎闭着眼,未搭理她。
她把自己团成一个球,滚到他脚边:“你理我一下嘛。。”她拿爪子扒拉他的衣裳,用各种不同的调调唤他,“神尊。”
“神尊。”
“神尊。”
“神——”
戎黎突然睁开眼,瞳孔殷红,像血的颜色。
棠光被猛然映进眼睛里的那抹红色吓到了:“你的眼睛……”
他眼里戾气好重,像困兽挣脱了束缚,杀气整个冲出来。
他用那双血色的眼睛盯着她,带着好强的侵略性,他像在压抑着什么,额头青筋隐隐跳动,沁出了汗,手指握紧又松开。
她问他怎么了。
他抬起手,指腹按在她额头,轻轻一点,把她幻成了人形。
她蹲坐着看他,一身肌肤白得赛雪:“你怎么将我变成人了?你不是不让我变成人吗?”
戎黎突然抱住她,压着她往后躺。
她倒在了殿中的玉石地上,戎黎在她身上,她被压得不舒服,便推了他一下:“你干什么呀?”
她表情懵懵懂懂,还不知道男女有别,不知道授受不亲,就那样乖乖躺着不动。
她身上,寸缕不着。
戎黎瞳孔的血色越来越浓,眼眸深处翻涌着带了攻击性的、叛乱的欲。
他的手压在了她手腕上,指尖温度很高。
“你身上好热啊,神尊,你是不是生病了?”她摸了摸他的额头,“好烫。”
神尊肯定是生病了。
“我去毕方神尊那里给你讨药,你先起——”
戎黎吻住她。
她睁着眼,呆呆的,纯真又茫然。
她还不懂,他在做什么。
他吻遍了她身上,指尖作乱,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她喊疼,他才突然回神。
她被他养娇了,最怕疼。
她打了他一下,泪眼汪汪地喊:“戎黎。”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是他说的,没有旁人时,就可以唤他的名字。
她埋怨地瞪着他,好委屈:“你起开,好疼。”
戎黎猛地后退,跌坐在了殿中的玉石地上,衣衫不整。
他眼里的欲还在狂乱地翻涌着,他转过头去不看她:“出去。”
棠光还躺着,眼角红红的,好懵的样子:“啊?”
人氣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裏來 起點-393:差點把她吃了,噢是春天(二更)推薦
他双手握紧,吼她:“出去!”
他好凶。
分明是他弄疼了她,他还好凶!
“哦。”
她爬起来,委屈得快要哭了。
“衣服,”他眼睛看着别处,喘息声很重,“衣服穿上。”
棠光捻了个诀,变出了一身衣裳,手忙脚乱地穿好。
她是只大度的猫,看在他生病的份上,先不与他计较了,蹑手蹑脚地上前去关心他:“你是不是很难受?”
他抬手,甩了她一袖的风:“出去。”
再管他就是狗!
棠光跑出去了。
她回了折法神殿,还没进门就开始喊:“师父!师父!”她是狗。
岐桑在和自己对弈,纤细白皙的手指间捏着一颗剔透晶莹的黑子。
“嚷嚷什么呀,有没有规矩了?”岐桑懒洋洋地抬起眼皮,“你怎么变成人了?”
棠光没有解释怎么变成了人,急急忙忙说:“戎黎神尊生病了,你快去瞧瞧他,他病的好严——”
殿中已不见岐桑的身影了。
法力高强真好。
棠光蹬蹬蹬地跑出了折法神殿,满脑子惦记着戎黎,没有注意到枣树下有个人影。
九重天光的周基神君寻来了,走到枣树下,躬身行礼:“神尊。”
周基是万相神尊座下的二弟子。
玄肆目光望着释择神殿的方向:“何事?”
周基说:“我师父差我来请您过去。”
那只白灵猫是何时候修成了人形?玄肆收回目光,随周基一道去了九重天光。
释择神殿里的柱子裂开了。
岐桑刚靠近,便被一股力道弹了出去。
“师父。”
棠光跑来了,一只脚刚迈进来——
岐桑说:“别进来,去外殿待着。”
她把脚收回去:“哦。”
她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岐桑设了个结界,随后席地坐下,运功将戎黎身体里冲撞的两股法力逼出来。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393:差點把她吃了,噢是春天(二更)熱推
金轮钟响了一轮之后,戎黎才睁眼,瞳孔恢复了颜色。
岐桑收手,还坐在地上,看着同样坐在地上的戎黎:“你是不是疯了?”
戎黎不作声。
“修上古禁术者,剔神骨,下四十八层幽冥。”岐桑平日里总没个正行,这会儿眼神很利,他又问了一遍,“你是不是疯了?”
修成了也就算了,若没修成,必然成魔。
戎黎一句都不辩解,衣襟还乱着:“你就当我疯了。”
他掌生死,冷漠惯了,不近人情、不食烟火,岐桑还是头一回见他这么不管不顾。
“为了棠光?”
他没承认,也不否认。
“你要是入了魔,别说万相了,我都不会放过你。”岐桑难得这样正经严肃,“收手吧,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戎黎低着头,在看自己的手,嘴里念着,像自言自语:“我刚刚吓到她了。”
岐桑俊脸拉下:“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戎黎没有在听。
“差一点。”
“什么差一点?”
戎黎转过身去。
岐桑没看到,他泛潮的眼、慌乱抖动的睫毛,还有滚烫通红的耳廓。
“戎黎。”
戎黎背对着岐桑。
刚好,被他发现了:“你发情了。”
戎黎的尾巴出来了,三条,都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