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72、踢鐵板熱推

Home / 歷史小說 /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72、踢鐵板熱推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嗯,”
老十二低着头道,“其实也是母妃让我出宫的,她说三皇兄、四皇兄都不是好人,我跟着九皇兄后面,以后不受人欺负。”
“我说呢,原来是你母妃让你出来的啊,”
一想到唐贵妃这么看中他,林逸有点高兴,用着非常和蔼的语气对老十二道,“不过呢,你自己年龄也不小了,也是个大孩子了,该有自己的想法了,别什么都听你老娘的,显得还没断奶似得。
你跟皇兄说,你想做什么,皇兄一定鼎力相助。”
这个时候居然有一点兄长的做派了。
林逸的态度让老十二如沐春风,高兴地道,“九皇兄,你说的是真的吗?
我说什么你都答应?”
“当然!”
林逸拍着胸脯道,“我是你哥哥,能坑你?
你放心,大胆的说,皇兄一定有求必应!”
他觉得他应该多多表现给唐贵妃看看。
她没有错付于人!
永安王高兴地大声道,“皇兄,我想回永安就藩!
弟弟我才疏学浅,帮不上哥哥什么大忙,还不如回永安,不给哥哥添麻烦!”
“回永安就藩?”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72、踢鐵板分享
“嗯!”
永安王小鸡啄米似得的点头,“还望皇兄助我!”
在旁边站着的何吉祥等人开始替永安王默哀。
很明显,你对你这个哥哥不了解啊!
好看的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272、踢鐵板鑒賞
虽然是大晚上的,可是也不该做这种美梦啊!
果不其然,和王爷直接大骂道,“你想屁吃呢!你当我傻子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接着更不出他们的预料,和王爷出脚了,而且那个姿势他们还非常熟悉。
只是令他们万万没想到是,和王爷一脚踢在永安王的腿上,好似踢在了铁板上,抱着腿在那嗷嗷直叫。
叫声在四处回荡,引得巡逻的士兵直接冲进了帐篷,见里面安然无恙,才悻悻得退去。
何吉祥等人这才想起来,永安王是五品,而且他也没有惯着和王爷的习惯,看到有人踢自己,本能性的做出了防御。
他们想不明白的是永安王身为皇家子嗣,小小年纪练什么横练功夫!
只有旁边的曾经身为大内侍卫的麻贵明白,永安王和白云大庙的和尚一样,都是因为听了和王爷的故事。
和王爷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砍死人不算本事,不被人砍死才是真功夫!
这二人听到后一心要练钢枪刺喉,胸口碎大石,胳膊断木棍等功夫,最终目的是为了把金钟罩、铁布衫练成极致,达到刀枪不入的境界。
以后行走江湖,哪怕打不过别人,也不至于被人打死。
其实,永安王还好,毕竟是皇家子嗣,可供选择的功法多,虽然对金钟罩、铁布衫情有独钟,但是还是会练其它功夫,年纪轻轻就入了五品。
和尚就可怜了,明明更擅长轻功和狮吼功,却每日山上山下的跳水,这么多年过去了,别人至少都是七品八品,甚至瞎子已经是大宗师了!
和尚还在三品上晃荡!
此刻,麻贵当然心疼坐在椅子上抱着脚痛叫的和王爷,但是,看到洪应对着永安王阴沉着脸。
更心疼永安王。
因为永安王才是受害者啊!
他们家王爷的座右铭便是:忽悠一个算一个。
以前不懂“忽悠”的内涵,现在他是真懂了。
因为他是和王府的唯一一个清醒的人。
“兔崽子!”
林逸一边叫痛,一边叫骂,“哥哥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如此恩将仇报!”
刚刚踢到永安王的腿上,他就一个感觉,痛!
明明是腿啊,怎么就感觉不到有肉呢?
差点产生踢在了机器人身上的错觉。
“皇兄,”
永安王有苦说不出,明明是你踢我的好吧!
恨不得大吼一声,你怎么不说自己是废物呢!
优美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線上看-272、踢鐵板熱推
怎么可以来责怪我!
到底要脸不要脸!
但是他不敢,只能哭丧着脸道,“我不是故意的。”
林逸没好气的道,“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有意的咯!”
“我真没那个意思…….”
永安王不知道怎么去辩解。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72、踢鐵板相伴
林逸在脚上揉了又揉,终于感觉没那么痛了,长舒一口气道,“你想去就藩?
还不如去当皇帝,更现实一点。”
永安眼前已经在他的手里了,想让他吐出来,肯定是不可能的。
“皇兄息怒,”
永安王急忙道,“我以后以皇兄马首是瞻,皇兄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哎,懒得跟你计较,”
林逸把脚放下,接过小喜子的茶盏,轻抿一口道,“太子现在到底怎么样?”
永安王道,“太子被父皇囚禁在大理寺。
安康城府尹刘长恭车裂,兵马司指挥使沈艾、大理寺左、右少卿凌迟处死。
太子外家刘慈师满门问斩,皇后受不了刺激,直接在冷宫悬梁自尽。”
“哎,”
林逸叹口气道,“他还是那个性子,杀人从来不手软。”
永安王怯懦的道,“这一次父皇很生气。”
林逸接着问,“你三皇兄出宫没有?”
永安王道,“寂照庵的门主静怡入宫了,想必父皇不会太为难于三皇兄。”
“静怡在宫里?”
林逸吓了一跳。
“是,”
永安王紧跟着道,“三皇兄前脚进宫,静怡就跟着来了。”
“寂照庵……”
林逸冷哼了一声道,“他们的手越来越长了,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对于寂照庵,他愈发有种说不出的厌恶。
“就是,就是,”
永安王符合道,“母妃说,这天下总归是姓林的,寂照庵算个什么东西。”
林逸笑着道,“不错,这大梁国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我的。”
有些人可以拼爹,有些人却可以拼妈。
他发现他老娘与唐贵妃比起来,好像有点不够看啊。
永安王听见这话,愣了半晌,良久之后才讪笑道,“皇兄英明。”
林逸问,“说的这么勉强,你有意见?”
永安王赶忙道,“不敢。”
林逸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十二啊,从小到大,哥哥都没有亏待过你,现在也是一样,可千万别让哥哥失望。”
“遵从皇兄教诲。”
永安王终于压低了自己的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