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八十九章 滄海君的計劃閲讀

Home / 仙俠小說 /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八十九章 滄海君的計劃閲讀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花……”
独自坐在前殿内,李楚也不禁在思索,古樱当日给自己的这个小提示,究竟代表着什么?
一场毁灭神洛城的风暴中心……
这种事,李楚绝不允许它发生。
自从来到神洛城后,李楚经历的这许多斗争,背后都有沧海君的影子,隐约已经可以凑成一条脉络。
若是将这脉络理清,或许就可以知悉沧海君阴谋。
可凭空去想,未免太难。
一念至此,李楚心中又冒出了一个久违的声音。
为什么不去问问神奇的老道士呢?
一念及此,燃起三根长香。
袅袅青烟升起,片刻之后,便汇聚成一个仙风道骨的人形,溢出来的高人风范在整间大殿里乱飘。
“徒儿啊……”余七安看着李楚,笑眯眯道:“今天好像是花都大会开始的日子啊,没出去逛逛吗?”
李楚回道:“弟子暂且无心闲逛。”
“哦?”老道士问道:“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
李楚沉默了下,才道:“师傅,不是你让我来帮你找儿子的吗?”
“对啊!”余七安一拍脑门,这才哀叹道:“我可怜的小宝诶。”
“弟子来到神洛城多日,却始终追寻不到郭小宝的所在,而且花都大会开始……”李楚略有担忧:“我担心那伙魔门中人是要趁此盛会搅动风雨,但有些事情……弟子理不清头绪。”
“哪里不懂,你说就是了。”
余七安点点头那一副风轻云淡的微笑,看着就让人十分安心。
接着,李楚就花了大半晌的时间,将自己到神洛城以后接触到的与沧海君相关的事情一一讲述出来。
这段时间虽然师徒俩也交谈过几次,但是还真从未像今日这样认真探讨过。
一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只有师徒俩的老德云时期,重现道观那小小后院的景象。
果然,讲完之后,余七安又露出了那熟悉的“一切尽在掌握”的微笑。
“不过是一些小小的阴谋罢了。”老道士一抚掌,“很简单。”
“哦?”李楚身子前倾。
“按照你接触的这些信息,其实已经可以梳理出他的大概计划。”
“他先是与那名叫刘一手大夫做交易,是为了让那名大夫帮他换下豢龙国一名龙侍的臂膀,借此掠走雷龙宝宝。”
“又用雷龙宝宝与北溟教派交易,这场交易里他拿到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再者是与阴氏的交易,不知道他给予阴氏后人的是什么好处,但阴氏后人劫掠极阳童子和玄阴之体,显然是要施展玄阴大阵。玄阴大阵可以聚拢天下极阴之气,而玄阴之体的作用就是存储这些极阴之气。”
“他要这些极阴之气的用途,多半与玄武有关。因为玄武是四象之一、人间绝顶的战力,他千方百计掠走玄冰简,就是为了沟通玄武。但仅仅是沟通,玄武也不会为他所用。”
“他用来与玄武交易的筹码,就是那聚拢了极阴之气的人体!只要玄武吞吃了那些人,即使境界无法再提升,却还是可以获得力量上的加持,从此凌驾与其他三象之上。”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第八十九章 滄海君的計劃相伴
“而他要玄武帮他做的事,定然也是有相应难度的……”余七安拈了拈胡须:“极有可能,是要趁花都大会毁灭神洛城。”
“毁灭?”李楚眉头一蹙。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ptt-第八十九章 滄海君的計劃展示
“只是一个猜测……”余七安摇摇头:“他想做什么,旁人谁能确定?但是他叫那么大一只玄武过来,总归不会是为了给神洛城的大哥大嫂拜年。”
李楚凝眉思索了一阵。
这……
是一个小小的阴谋?
真的很简单吗?
其实以他的心思也能摸索出大概脉络,之所以不能像余七安这样立刻领会沧海君的诸多意图,缺的是大量的“知识”。
想了想,他又问道:“对了,古前辈托我交一件麻衣给你。师傅……你会算卦?”
“哦?她都跟你说了?”
老道士又是一脸无所谓的笑容。
“当年行走江湖时学过两手,当时就想着,技多不压身嘛!。”
“不敢说会,只能说是……略懂。”
略懂……
随便学学就能赢过这一代麻衣传人的程度吗?
李楚不禁问道:“当日古前辈对我说,她曾于推演中看见神洛城的在一场风暴之中,师傅你可否为神洛城推演一卦?”
当年古樱的推演之术是不及师傅的,或许如今师傅也还是比她强也说不定。
“唉。”余七安悠悠说道,“徒儿,你莫要以为麻衣之术是万能的。所谓占卜推演,再强也只能算九分天命,而那一分人事,才是万事万物的关键。很多时候,预知未来,并不是一件好事。正因如此,为师已经封卦多年了。”
看着李楚殷切的眼神。
余七安又叹口气道:“罢了,我便破例为此推演一次。”
但见他微暝双目,胡须抖动,双手连连点算,时而变幻印诀。
稍顷。
老道士也不睁眼,侧着头,缓缓道:“我看到,神洛城中……”
“嗯?”李楚认真起来。
“有一个小娘子正在抛绣球,长得真俊呐,那身材样貌简直……”
李楚:“?”
“当然,这不是重点。”感受到徒弟的迷惑,余七安一板脸,“她要抛出的绣球很不对劲,你得赶紧过去把它拦住,迟则生变!”
“不对劲?”
李楚的心目瞬间覆盖到舞台那边,果然在人群的中间,有一个身影正在从舞台上向下抛一个球状物体。
而那物体之中……隐约是有一丝真气波动。
风暴中心的花……
是说花魁谢师容吗?
李楚双眉一展,“好,弟子去也。”
飒的一声。
身形已然化作一道飞火流星消失。
留在原地的,除了袅袅的烟,还有老道士隐约的声音。
“徒儿……师傅只能帮你到这了。”
烟气转眼散去。
……
余杭镇,十里坡,德云观。
老道士蹲在墙边一个角落,鬼鬼祟祟地说完话,赶紧站直身子,又回到后院。
后院里,一身貂裘的谢金花正大马金刀地坐在石凳上,旁边坐着乖巧的小锦鲤,一起聚精会神地看着眼前的一面宝镜。
镜子上光影闪动,分明是与余七安那铜镜一样的宝物,只是尺寸大了许多。
而其中的场景,正是一座舞台,舞台上有白衣绝世的女子,正是花都大会的场景!
见余七安回来,谢金花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还不快点,好不容易让我神洛城的手下给我们传送花都大会的现场画面,你还磨磨蹭蹭这么多事。”
老道士一拂袖,正气凛然道:“我对这些又不敢兴趣。”
说完。
便老老实实地坐在石凳旁边的一个小马扎上。
“少来。”谢金花翻了一个白眼,“我还不知道你的混蛋德行。”
“呵呵。”
余七安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一边摇头笑。
“金花,你了解我远远不如我了解你那么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