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 起點-305 上蒼的恩賜閲讀

Home / 科幻小說 / 精华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 起點-305 上蒼的恩賜閲讀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呃……”迷迷糊糊之中,荣陶陶发出了一道鼻音。
他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试图观察周围的环境,房间里却是一片漆黑。
窗外的月光并不能给房间提供多少光亮,隐约之间,荣陶陶心中疑惑,这里是我的寝室?
我怎么半夜睡醒…哦,对,我之前去体育场实验莲花来着,应该是被老师扛回来了吧。
哦呦,荣陶陶,你出息了呀!
竟然不是在复活点醒的……
心中想着,荣陶陶抬起手,想要揉揉眼睛,却是发现,自己的右手背上,竟然还插着一个针头?
顺着针管抬眼望去,输液架上还有一袋营养液……
营养液?我就昏迷这一会儿,至于吗?
荣陶陶坐起身来,扭头向右侧看去,目光掠过办公桌,借着窗外的月色,看向了靠窗的床铺。
床铺空空如也。
“醒了。”一道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同一时间,荣陶陶也发现了斯华年。
顺眼望去,只见远处的沙发上,一道人影正坐在那里,虽然荣陶陶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从她那搭在茶几上的双脚来看,这动作应该是斯华年无疑了。
不通过动作,其实荣陶陶也能判断出来对方是谁。
毕竟,他体内的狱莲,已经隐隐有些躁动了。
他坐在崭新的床铺上,小声道:“斯教?”
“怎么。”
荣陶陶好奇道:“嫂嫂之前跟我说,我目前的状态,不适合跟你一起住了。”
“是么?”说话间,远处沙发上的人影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向这边走来。
她随手拽过了办公桌配的椅子,放到了床边,一屁股坐了下来,双肘拄着膝盖,上身前探:“你想搬出去住。”
借着昏暗的月色,荣陶陶也看清了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荣陶陶突然觉得有点害怕。
他急忙说道:“不是,是那个莲花瓣,因为狱莲,所以怕出事故。”
“嗯。”斯华年轻轻地嗯了一声,身子后仰,背靠着椅背,顿时,压迫感少了很多。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笔趣-305 上蒼的恩賜展示
她翘起了二郎腿,道:“我守了你3天了,没有意外。”
“奥,谢谢斯……”荣陶陶面色一怔,道,“三天?”
我用那罪莲也才三秒钟吧?
一秒一天这么算的?
黑暗中,斯华年慵懒的理了理披肩长发,随口道:“莲花瓣几乎耗尽了你的身体能量。”
荣陶陶:“这……”
斯华年:“看来,我的有些推测是对的,有些是错的。”
荣陶陶疑惑道:“什么?”
斯华年:“魂尉期,让你的身体素质达到了一定的指标,可以与莲花瓣产生联系,并且使用莲花。但你的莲花与我的不同,我的莲花没有那么暴躁。
在我魂尉期的时候,时常用莲花瓣作为防御手段,而它从来没有掏空我的身体。”
这也许就是进攻型莲花瓣与防御型莲花瓣的区别吧?
荣陶陶的那一瓣罪莲,的确是过于暴躁了……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开口道:“斯教辛苦了,这几天,你的生物钟都乱了吧。”
斯华年:“嗯,得给你换营养液。”
荣陶陶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你把我扔校医院就行,让他们帮我换……”
荣陶陶话音未落,斯华年便开口打断了荣陶陶的话语,甚至她的声音还有点傲娇:“我乐意。”
荣陶陶:“……”
斯华年:“现在,狱莲对我还有想法么?”
荣陶陶点头道:“有,时刻都有。”
“嗯……”斯华年望着荣陶陶,默默的点了点头。
借着昏暗的月光,荣陶陶也看到了她那复杂的眼神。
她在想什么,为什么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荣陶陶有些不自然,尝试着转移话题道:“斯教,你的这一瓣莲花,当初是怎么获得的啊?”
果然,斯华年的思绪被荣陶陶的提问带着走了,她轻声道:“雪境旋涡下边。”
荣陶陶心中错愕:“旋涡下边?三墙之外?”
斯教还当过兵么?
哦…对,松江魂武与雪燃军联系紧密,这里的教师也都是后备力量,类似于夏方然,常年以松魂教师的身份帮雪燃军驻守城墙,在三墙内各个区域内作业。
不过…也不对呀?
斯华年不是说过,她获得莲花瓣的时候,只是个魂尉么?
雪燃军驻守三墙的士兵都是魂尉起步,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斯华年不是士兵,而是教师,代表松江魂武的教师!
她当时那个级别,怎么可能会被学校派驻过去?
看到荣陶陶那迷惑的模样,斯华年摇头笑了笑,道:“谁都有叛逆的时候,不是么?”
荣陶陶:???
斯华年:“说是我获得莲花瓣,其实,我的这瓣莲花是上苍赐予的。那时的我被魂兽追赶,与接受考核的战友们走散,也迷失在了暴风雪中。”
荣陶陶:“接受考核的战友?”
斯华年:“当时,我正在参加雪燃军特殊部队的考核,如你所见,我失败了。后来加入了松江魂武。”
荣陶陶发现自己想错了,斯华年获得莲花瓣那阵儿,根本就不是什么教师,还只是个“素人”?可能是大学刚毕业?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你说,你的莲花瓣是上苍赐予的?”
“是的。”斯华年轻轻点头,眼中浮现出一丝回忆之色,“我被魂兽追杀的慌不择路,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也让我彻底迷失了方向。
温度骤降之下,我的魂法也抵抗不了那样的低温,我就地挖洞,躲避其中,但我知道,那不过是拖延死亡的时间罢了,那暴风雪…不会轻易停止的。
我本以为,我会冻死在那个地洞里。
人氣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討論-305 上蒼的恩賜閲讀
也许在十几天后,天空放晴的时候,尸体被人寻找出来。
亦或者在暴风雪后,尸体连着地洞,永远埋在皑皑积雪之下,永远不会被人发现……”
荣陶陶:“……”
斯华年:“然后,他出现了。”
荣陶陶:“他?”
斯华年沉默片刻,道:“一瓣莲花就这样随着狂风暴雪而飘舞,顺着石缝飘进了地洞之中,就这样,我活了下来。
拥有了这瓣莲花之后,低温,再也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困扰。”
荣陶陶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你刚才说的‘他’,是谁?”
斯华年却是深深的叹了口气,反问道:“你觉得,我在濒死前,在茫茫暴风雪中遇到了一瓣莲花,这样的几率有多大?”
荣陶陶轻轻地点了点头,这已经不能用抽奖、中奖什么的来类比了,这就是一个奇迹。
一个发生在斯华年身上的奇迹。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九星之主 線上看-305 上蒼的恩賜看書
如她所说,这的确是上苍的恩赐。
斯华年淡淡的开口道:“我认为,是我父亲在天之灵庇佑,将莲花瓣送到了我的面前。”
荣陶陶的心情有些沉重,的确,他从未见过斯华年请假回家,即便是年节,他也从未听说过斯华年有什么亲属,也没有任何人来探望过她。
斯华年抬眼看了看输液架上的营养液,发现还剩下些许,便没有起身,而她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反而像是在安慰荣陶陶:“不用这样,都过去了。”
如果她愿意倾诉,荣陶陶当然愿意当一个倾听者。
在她这张恶霸的外表之下,藏着很多故事,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了,她身旁是否有人可以诉说。
说出来会好一些么?又或者她不愿意提起?
荣陶陶思索片刻,开启了一个话题,是否诉说,由她自己决定。
“你的父亲……”
荣陶陶只说了这几个字,而斯华年也是沉默了下来。
昏暗的寝室中,月光勾勒出了斯华年的身体轮廓,她手肘拄着椅子扶手,手握成拳,托着脸蛋,一动不动。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营养液滴滴答答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斯华年抬起眼帘,看向了荣陶陶:“去年,你经历了一次极夜,一次特大号的暴风雪。”
荣陶陶轻轻点了点头。
斯华年:“它被人们称为16年一遇,也就是说,16年前,还有一次。”
荣陶陶心中一紧,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
斯华年:“我的父亲,就死在上一次的暴风雪中,死在了雪境大军的冲击之下,死在了第三道墙。
据说,士兵们在清点战场的时候,是在城门东侧两、三米的地方发现他的尸骨的。”
斯华年淡淡的话语声缭绕在房间中,她却是面无表情,仿佛在说着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
斯华年:“那年,我11岁。
其实…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家在白山,而他在三墙驻守,很少回家。在我的童年里,只有母亲,少有父亲的身影。”
“呵呵。”斯华年笑了笑,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有了些变化,笑容也有些苦涩,“我对这件事的感知很小,而我的母亲…虽然刻意隐瞒我,但却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这一切。
2年后,也就是我上初中那年,郁郁寡欢的母亲到底还是走了。那天清晨,我正常早起要去上学,却发现她没有起床,我去了她的房间,但却怎么叫也叫不起来她。”
斯华年的眼眶中升起了一层雾气,但脸上却依旧带着笑容,简直看得人心碎。
“后来,我被一个人收养了,他是我父亲的战友,他带我来到了这雪境之地,将我安置在了松柏镇,寄宿住校的生活开始了。”
斯华年低下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轻声道:“我不喜欢这里,不喜欢雪境。我讨厌这里的寒冷,讨厌一年四季都飘着雪的地方。
所以,你能想象得到,学生时期的我有多叛逆。”
“我闯了很多祸,荣陶陶,不计其数。我这种人,就该被学校开除无数次,每一次,收养我的人都回来学校求情,帮我善后,去哀求校长……
但我并不领情,我只想快点长大,我只想离开这里,离开那个什么所谓的父亲战友,我只想离开雪境。
就这样,我磕磕绊绊的上了三年,直到初三毕业的时候,在毕业典礼上,我觉醒了,开启了魂槽。”
“呵……”斯华年深深的叹了口气,轻声道,“那天晚上,那人给我看了一封书信,是我父亲的书信。
但并不是给我的,也不是给我母亲的,而是给我的领养人的。
确切的说,是父亲在转业前、即将参军入伍的时候,留给我那领养人的书信。”
说着,斯华年低垂脑袋,一手扶住了额头:“倒也没什么特殊的,无非就是说如果出了意外,帮忙照顾妻儿罢了,没什么特殊的。”
荣陶陶看着斯华年的动作,他知道,那书信恐怕很特殊。
斯华年越是这样否定,荣陶陶就愈发的确认。因为她的话语与她的肢体语言并不相符。
斯华年低垂着脑袋,轻声道:“然后我在松柏镇上了三年的高中。我,长大了。”
荣陶陶:“什么?”
斯华年:“高中毕业了,我可以自己做主了,终于,我离开了这里,离开了雪境。”
荣陶陶:“你离开了雪境。”
斯华年:“是的,我回到了白山,回到了童年时候的家。你知道……神奇的是什么?”
荣陶陶:“什么?”
斯华年摇头笑了笑,道:“我只在家里待了两个月,就又回来了,回到了雪境。”
荣陶陶:“为什么?”
“不知道。”斯华年仰起脸蛋,揉了揉自己的长发,“呵,可能是外面太热,受不了吧。”
荣陶陶努了努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斯华年:“我找上了领养人,告诉他,我要入伍。”
荣陶陶心中暗暗叹息,六年的雪境叛逆成长时光,再加上那一封“并不重要”的书信,带着斯华年又返回了雪境。
参军入伍么?也许,她是想走一走父亲的路途吧。
斯华年:“我告诉我的领养人,我想去三墙城门口东边,在那城墙根下踩上几脚。”
荣陶陶:“……”
斯华年耸了耸肩膀:“他没同意,给我安排进了松江魂武。”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什么叫“给我安排进了松江魂武”?
斯华年抬眼看着荣陶陶,轻声道:“是的,我不是考进来的,我是被安排进来的。”
荣陶陶傻傻的看着斯华年,问道:“你的领养人……”
斯华年:“黄宽仁。”
荣陶陶眉头微皱,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斯华年:“现任松江魂武警橘橘长,松江魂城副柿长。”
奥,对!荣陶陶想起来了,去年雪境大军入侵,黄橘长带着大批警员来学校支援来着。
斯华年抬眼看了看输液架上的袋子,继续道:“我在这上了三年的学,还未毕业,便趁着一次机会,去参加特殊部队的入伍考核了。”
说着,斯华年身子前探,拾着荣陶陶的手掌,一手捏着他手背上针头,拔了下来。
她的大拇指按着荣陶陶手背上的针口处,捏着他的手掌,开口道:“你知道么,淘淘,我去了三墙城门东边,去拜访了他死去的那块雪地。”
荣陶陶的手掌被捏的生疼,但却极力忍耐着,没有表现出来。
斯华年嘴唇凑到荣陶陶的耳边,轻声道:“我真的踩了那里好几脚。”
荣陶陶挣着手掌,却是没有挣开。
斯华年眼眶泛红,脸上带着复杂的笑容,在荣陶陶的耳边喃喃着:“也就是在那次考核中,我迷失在了突如其来的暴风雪里。
在我被冻得意识模糊、濒临死亡的那一刻……
他将一瓣莲花,送到了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