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線上看-第九十一章 我們中出了個二五仔 【二合一】熱推

Home / 仙俠小說 /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線上看-第九十一章 我們中出了個二五仔 【二合一】熱推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天色还未晚。
德云分观就已大门紧闭。
但还是能清晰地听到外面的吵嚷声、叫骂声和怒吼声……
李楚在谢师容首秀上的表现实在太“亮眼”了。
谢师容作为神洛城第一花魁,自打出道以来就没经历过那么尴尬的时刻,当即恨不得用大脚趾抠出个两室一厅住进去,然后再顺着下水道远离这座城市。
而台下她的拥趸们全都沸腾了。
你支持卫将离。
那你从天而降抢绣球,上去跟谢姑娘同台表演,是在干什么?
玩儿呐?
李楚也很难跟他们解释。
所以各种阴谋论甚嚣尘上,很多人都怀疑李楚是卫将离打出的一张牌,就是为了破坏谢师容的首秀。
虽然李楚迅速离开,还是被人找到了他修行的道观,堵到了家门口来。
当然,这些感到愤怒的多半都是男人。
以某位混在人群中拱火的白姓富二代为典型。
而神洛城的姑娘们,多是第一次见到李楚。那时节,就好像是第一次见到火的原始人,冰冷孤寂的内心仿佛忽然找到了皈依之所。
她们也成群结队地找到了德云分观,想要和小李道长好好谈谈人生理想。
无论前者还是后者,都不是小小的德云分观能够承受的。
而随着德云分观的大门紧闭,这两者不可避免地碰撞到了一起。一时间,神洛城内的性别对立前所未有的激烈。
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位平平无奇的小道士正坐在道观前殿,接受众人的审视。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李楚一脸无辜。
“我也实话实说……”杜兰客苦着脸:“师傅,我们已经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了。”
“人在现场,说实话也就是李楚,要是换个人我都要生气了。”王龙七抱着肩膀,老神在在地说道。
“代入感很强,我只是听听就已经替谢姑娘生气了。”狐女也点点头。
“嗐嗐!”
小肥龙也揣着两只胖爪叫道。
王龙七翻译道:“它说它虽然不懂发生了什么,但也很生你的气。除非今晚吃完饭你主动把碗刷了,它才会考虑原谅你。”
李楚:“……”
杜兰客皱着眉头,又道:“我现在有些担心,这件事会不会给将离姑娘带去不好的影响。毕竟谢师容的拥趸是远超其余人,如果他们因此抵制将离姑娘,说不定……”
“诶——”旁边王龙七一摆手,“不必那么悲观,依我看来,说不定还是好事。”
“嗯?”
“因为李楚这一亮相,半座神洛城的姑娘都看到了。那么多谢师容的拥趸追过来,为什么还没打进咱们道观?还不是被那些姑娘拦住了。据我听说啊,就这一个下午的时间,现在城里已经紧急成立了‘濒危小李道长保护组织’,喊出了‘李楚只有一个’等口号,专门瓦解一切针对李楚的不良行为。”
说着,王龙七摇了摇头,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艳羡。
“女人在这方面可比那些男人战斗力强多了,有这么一大群姑娘喜欢你,不管你干了什么缺德事儿,都能给你洗白啊。”
意识到李楚的目光瞪了过来,王龙七又忙一抬手:
“当然!咱也不需要。就是说如果那些抵制者真迁怒到将离姑娘,咱们就让李楚出去卖个惨,那些同情心爆棚的支持者一下子就能把将离姑娘捧成花国状元也说不定。”
李楚沉吟了下,道:“我毕竟是个正经道士,搞这些不太好吧?”
“咳。”王龙七从牙缝里挤出声音:“三十万呐三十万……”
“这不是钱的事。”李楚抬脸,郑重道:“但我忽然意识到,我必须要好好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担负起那部分应有的社会责任才行。假如能正确地引导流量,将德云观的理念宣扬出去,那就是好的。”
王龙七抚掌一笑:“孺子可教也。”
老杜挠了挠脑壳,“师傅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大懂?”
“嘿嘿。”王龙七扯着他到一边:“知道为什么人家能当流量道士你不能了吗?”
杜兰客道:“难道不是因为我丑吗?”
“额。”王龙七噎住了一下,顿了顿,才不得不点头道:“这也确实是决定性原因。”
“但是还有一点关键的,就是要能面不改色地说出一大堆冠冕堂皇听起来非常正确的废话,这些话翻译过来其实都只有两个字。”
“捞钱。”
……
外面的喧闹终究还是雷声大、雨点小,但是有了被夜袭经历的德云分观众人依旧做了提防。
结果到了深夜,居然真有一道蒙面黑影窜入观中。
来人身手十分矫健,隐匿之术也十分高明,月色下几乎只是一道淡淡黑影。若不是李楚今晚时刻开着心目覆盖道观,恐怕还没那么容易发现。
可惜。
当这黑影甫一潜入,李楚就已经闪现到了他的身前。
没等他做出反抗。
李楚一抬手,“定。”
嘭。
随即,灯火就亮了起来,杜兰客、王龙七和小肥龙这三条大汉就手持棍棒冲了出来。
“说!你是什么人?”
“说!进来要干什么?”
“你是不是为了谢师容来报复的?”
“还不说!”
砰砰啪啪一顿乱棍打将下来,那黑影却不出一点声息。
王龙七大怒,拎起小肥龙,狞笑道:“我看你需要电一电。”
这时,李楚一抬手,制止了他的行为,“等等。”
“嗯?”王龙七一皱眉:“你不要心软,这种人私闯民宅,又不肯老实交代,就得好好治治才行。”
“不是……”李楚摇摇头,道:“我是说,不如我先让他恢复开口的能力,再继续问。”
“……”
王龙七嗫嚅了下,道:“好,我就给你这个面子。”
说着,李楚抬手,解开了此人脸上的穴位,让他能够出声。
此人张开嘴,第一声就是:“小李道长,饶命啊——”
李楚一听这声音,有些耳熟,摘掉他的面罩一看,居然真是见过。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那曾经来到城南与自己交易的阴氏后人!
片刻之后。
阴老三被转移到前殿,老老实实地交代着自己的剧情。李楚当中主审,王龙七在旁副审,杜兰客执笔记录。
狐女抱着小肥龙,在一边打呵欠。
“我叫阴老三,是这一代阴氏族长的弟弟。”他的第一句话如此说道。
“那你的大名叫什么?”杜兰客停下笔,忽然问道。
“我大名就叫阴老三。”
“哪有人叫这名字!肯定在撒谎。”王龙七把小肥龙拎过来:“我看你还是得电一电。”
“不是的!”阴老三惊慌答道:“我大哥叫阴儒,我二哥叫阴释,所以我大名就叫阴老三,有毛病吗?”
“噢,那就没毛病了。”
“这很合理。”
众人释然,杜兰客继续记录。
“我是来投诚的。”
阴老三的第二句话,又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投诚?”
“是的,我是主动来弃暗投明,向小李道长投降的。”阴老三瞪大眼睛,“我大哥二哥都疯了,他们要跟着沧海君毁灭神洛城!”
“嗯?”李楚双眉并紧,道:“展开说说。”
“好。”阴老三颔首,之后开始讲述。
“先前沧海君找上我们家族,忽然说要与我们合作。要我们替他开一座玄阴大阵,之后便会告诉我们一些关于寻找先祖阴帝的信息。”
“我们兄弟三人是一致同意的。”
“因为我们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但是家族当时内忧外困,只有将先祖找回来,才有可能重振往日声威。”
“玄阴大阵是我家族祖传秘典《符阴经》上的禁法,多年来从未有人用过。为了开展此阵,我们才会去抓捕玄阴之体的女子,和一位作为阵眼的极阳童子。”
“你们家这起名字多少都沾点三俗啊。”王龙七忍不住吐槽道。
“嘿嘿。”阴老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继续讲道:“后来因为这些犯罪举动,我们和小李道长起了冲突。其实当时我就升起了悔意……因为小李道长表现出的正义感深深感染了我。”
“但是回去以后,我两位兄长还是执意与沧海君合作。”
“后来我们在山坟之下的据点被小李道长一剑端了……”说着,他还心有余悸地瞄了一眼李楚,“之后就转移到了沧海君为我们准备的秘密所在。”
“在那里,我们才对沧海君的计划有了更多的了解。”
“原来……他要开展玄阴大阵,是要聚拢玄阴,以此为筹码交换四象之一玄武的出手!”
李楚静静听着。
“四象都有一记至强的天赋神通,玄武的最强神通名叫‘玄冥’,可以一息之间冰封千里!”阴老三道:“沧海君想要借助玄武这个大神通来冰封整个神洛城!一旦玄武出手,没有人可以阻止。”
“这太疯狂了,到时候神洛城这几十万人不会再有任何活口!我自从知道这个以后,一直很害怕。”
“今天我与我两位兄长大吵了一架,他们坚持不肯放弃这次合作,即使搭上全城人的性命。”
阴老三看向李楚:“于是我下定决心,还是来找小李道长投诚,我愿意帮你们瓦解沧海君的计划!”
“我有个疑问。”王龙七又道:“你就算要弃暗投明,更应该去找朝天阙才对吧?为什么来找我们道观?”
阴老三微微一笑,笑容里居然有些许的傲然。
“我更信任小李道长。”
杜兰客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人生在世有很多重要的能力,其中,“选大腿”绝对是要排在前列的。
一个合格的江湖人士,必须要熟读《选择》。
李楚沉思片刻,稍一颔首:“我相信你。”
“如果你真的是诚心如此,那就帮我一个忙。”
……
沧海君给阴氏准备的藏身之所,是一片大仓库。位置居然就在神洛城内,甚至离朝天阙的驻所只有几条街。
他的路数很简单。
先前朝天阙曾经在城中大肆搜查阴氏后人,没有找到,所以断定阴氏后人是躲在城外的。
当时也确实是这样。
而现在他们再转移回来,恰好成了“灯下黑”。
只要用符箓阵法牢牢封锁住气息不外泄,就不可能有人能发现。
当然,出现二五仔的情况没有被算在内。
阴老三惴惴不安地来到仓库最深处,走进阴儒的房间,阴释恰好也在。
一见他来,阴儒就站起身,露出笑脸。
阴老三也赶紧一笑。
两兄弟先前才大吵过一架,此时相视一笑,忽然气氛就和谐了。
就听两人异口同声,齐齐道了句:“大哥(三弟),我想通了!”
“嗯?”
阴儒走过来,揽住阴老三的肩膀。
“三弟,你想通什么了?”
“额……”阴老三吞吞吐吐地道:“我觉得……大哥你说的有道理,这次是要搏一搏,就算跟沧海君合作也没什么……另外,我想去看看那些被抓来的玄阴之体和极阳童子,看看她们还好吗。毕竟没有他们,大阵就做不成。”
“哈哈。”阴儒笑道:“三弟,你就不问问我想通什么了吗?”
“大哥……”阴老三只好先问:“你想通什么了?”
“我觉得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那魔门确实势大,但是小道士也属实厉害,咱们夹在中间,很容易不小心就被碰碎了。”阴儒道:“所以我方才又去找了一次沧海君。”
“我将《符阴经》里的阵法篇和玄阴之体、极阳童子,全都给他送了过去。哈哈,我想通了,家族大阵泄露了又能怎样?几百年也没用过一次,谁在乎?”
“现在大阵全都由沧海君的人操持就好了,他们和朝天阙、和小道士的争斗,将和我们家族再无半点关系!我们只要离开神洛城,就可以从此置身事外,不沾半点干系!”
“他也如约将阴帝的信息告诉了我,嘿嘿。”阴儒又笑了笑,低低地道:“你绝对猜不到事情是怎样的。”
阴老三的表情则与他形成鲜明对比,几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我真猜不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啊……”
“嗯?”阴儒注意到他的不对,“三弟你怎么了?”
“大哥你这办法这么好……为什么不早说?”阴老三懊恼地道。
“我也是和你吵过架之后才想到的啊,对了,刚才你去干嘛了?”阴儒这才想起来问道。
“我刚才……”阴老三缓缓举起一枚行随符,弱弱说道:“也去找了个人。”
与此同时,门外响起了礼貌的敲门声。
笃笃笃。
阴儒的目光惊疑,在阴老三的手上扫了扫,又神识外放,看了一眼门外。
不出所料,门外是一个儒雅随和的身影。
心中不禁一声哦豁。
完蛋。
旁边的阴释也发现了外面的人是谁,霍然起身,看着阴老三。
又惊又怒:
“是你小子把道士引到这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