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笔趣-第三十二章 客登門看書

Home / 遊戲小說 /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笔趣-第三十二章 客登門看書

獵魔烹飪手冊
小說推薦獵魔烹飪手冊猎魔烹饪手册
最终彭梁武馆的弟子并没有亲口向杰森道谢。
不是改变主意了。
而是没有挤进人群。
熱門小說 獵魔烹飪手冊-第三十二章 客登門分享
李赵二人死在了擂台上,他们的入室弟子围拢在那,脸色阴晴不定,但是普通弟子却是全都挤到了武馆街的后巷内。
“沐师傅,我想要入沐式武馆!”
“我也是!”
“还有我!”
……
一道连着一道的声音,让那位彭梁武馆的弟子愣在了原地。
他好似看到了自家武馆鼎盛时的模样。
但是,本能的他又想起了之前的一幕。
‘你去吧,代表彭梁武馆。’
‘可是大师兄我……’
‘这是所有人的决定。’
‘但是我……’
‘你是不是贪生怕死?’
‘你是不是枉顾师父的恩情?’
耳边的话语回荡着。
这位弟子面露苦涩。
没错。
他是被逼的。
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
那些跟在师父身边许久的师兄们集体通过了由他代表彭梁武馆出战的提议,而他本人则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对此,他也想要反对。
可根本没有用。
这是所有师兄的决定。
而他?
只不过是原本在武馆打杂,被师父发现天赋不错,破格收录的弟子罢了。
比资格,他天生就矮人一头。
比武艺,他更是所有师兄弟中最差的那个。
‘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愣愣地看着眼前喧嚣热闹的一幕,这位弟子无所适从。
“你知道什么是江湖吗?”
突然一道低低地话语声从耳边响起。
这位弟子马上左顾右看。
“我问你知道什么是江湖吗?”
什么都没有看到,但那声音又一次地响起。
“不知道。”
这位弟子老实地回答着。
“那你想要知道吗?想要金戈铁马吗?想要美人入怀吗?想要金银珠宝吗?想要神功秘籍吗?这些都在江湖,都在那里。”
那声音说着,带着丝丝蛊惑的意味。
“不想。”
年轻的弟子摇了摇头,十分肯定地说道。
接着,这位年轻弟子仿佛是找到了一直以来的目标吧。
他这样的回答着——
“我只想回到乡下,当个农夫,有两亩薄田,住在那山泉流淌的茅草屋内,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这才是我一直想要的!”
“谢谢您的提醒!”
“我终于知道我想要干什么了!”
这位弟子真挚的道谢后,转身就向着‘山城’外走去。
他,要回家了。
县城并不适合他,还是乡下后。
金戈铁马?美人入怀?金银珠宝?神功秘籍?
他想过。
还不止一次。
尤其是当被师父收入门墙的时候,更是达到了一个极致。
只是,随着师父失踪,他又被推上了擂台。
一切的一切,都变淡了。
一切的一切,都不如最初的拥有。
‘抱歉了,师父。’
‘再见了,师父。’
‘我走了。’
这位弟子在心底默默地说道。
谁会无缘无故的对他说这些?
除了自己的师父外,没有其他人了。
肯定是自己的师父。
师父没有离开,一直就在山城。
看着他走向了擂台。
也许是考验?
也许是其它?
他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现在,他只想要回家了。
人群外,隐蔽的阴影中,一个长相干净的年轻人皱着眉头看向了这个年轻人的背影,最终轻声叹息。
江湖嘛,不就是这样?
有人激流勇进。
有人坦然立场。
有胜有败。
前者生。
后者死。
再次看了一眼武馆街的后巷,他踱步向着武馆街外走去,路过那个名为‘赵老四’的馄饨摊位的时候,却是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太过完美而变得不完美了。”
“真是有趣。”
“沐白吗?”
“我记住你了。”
说着这样的话语,年轻人脚步加快了。
传闻有误,‘双绝’不在这里,而是在州府。
他必须要加快速度了。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注意到,在武馆街大比后的正午时分,有这么两个完全不相同的年轻人,一前一后离开了‘山城’。
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的生活。
他们不是例外。
熱門都市异能 獵魔烹飪手冊-第三十二章 客登門讀書
杰森,也是一样。
“搭棚饭的味道真是一般,除去量挺大外,没有一点儿能比得上豆包你的手艺。”
时间过去了七天,杰森第三十三次向豆包回答着同样的问题。
得到了这样的答案后,豆包再次松了口气,快步的向着走去。
自从那天杰森在搭棚内吃饭,从中午吃到了天黑后,豆包就觉得自己在馆主心目中的地位,莫名受到威胁了。
她变得患得患失。
她也知道这样不好。
但她总是忍不住地询问。
幸好!
每一次的答案都是她想要的。
‘馆主真是温柔呐。’
‘我一次次地询问,完全就是无理取闹,但是馆主从不会不耐烦。’
‘这就是妈妈说过的好男人吧?’
‘和爸爸一样。’
想到这,豆包停了脚步。
“中午我们吃牛肉锅吧!”
在走进厨房前,经过了对这个月用度的计算后,豆包开口说道。
“好。”
杰森嘴角一翘。
自己的厨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太自信。
不过,手艺真得好。
牛肉锅,是番茄土豆那样的?
还是清汤涮得牛肉?
又或者是焖锅?
‘食物’是值得期待的。
所以,等待‘食物’的过程,哪怕再艰难,也是无比美好的。
因为……值得。
杰森调整着心情,目光看向了练武场。
这个时候的练武场略显拥挤,足足30人在这里打拳——在武馆街大比结束后,大量的学徒涌入了沐式武馆,豆包经过层层筛选留下了其中的20人。
剩下的?
以各种名义拒绝了。
毕竟,那些家伙一看就是动机不纯,想要投机倒把的。
而就算这收下的20人中,也不免有这样的人。
只是伪装的比较好。
豆包知道。
杰森也知道。
豆包打算在最大化挣到学费的时候,再努力的维持一个平衡。
杰森则是完全的不在乎。
反正交了钱,他就教。
当然了,只是普通的架子,关于‘沐式.虎拳’的秘传‘虎力’则是根本不会教。
用豆包的话来说,就算是入室弟子,也得考验个三年再说,更不用说是这些学徒了,能够教一些架子,再教几招散手打法,就是了不得的事了。
别家武馆也是这么做的。
对此,杰森不了解,也不参与。
全程的交给了豆包。
他只需要知道,交给豆包后,他不仅能够什么都不管,还能够吃得更好更多就行了。
想到这,杰森走下了台阶,从一个个学徒中走过去。
本就卖力演练的学徒,越发的卖力了。
不同于之前有关自己师傅的传闻,都是耳听为虚。
武馆街大比,那可是眼见为实的。
他们亲眼看到李赵二人被打爆了。
那样的拳法,那样的武艺,他们是第一次见到。
虽然武馆街原本这些馆主每一个都很强,都很厉害,但是没有一个能够宛如自家馆主一样将人打爆过。
那震撼的一幕,吸引着这些向往的人。
也吸引着想以此为跳板的人。
毫无疑问,后者居多。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卖力演练。
毕竟,入室了,才能够学习秘传。
所有人都是知道这一点的。
因此,一个个都是鼓足了劲。
贾有才也是这样。
做为20人之外,特殊的那个,贾有才是被豆包另眼相看的,虽然年纪大了,虽然身上有着很多恶习,但是人还不错。
豆包准备再考验贾有才几天,就教贾有才一些散手杀招。
对此,贾有才不知道。
经历了这些天的事儿,他只知道自己需要学武艺,不然的话,连立身根本都没有。
值得庆幸的是,李德尚很支持他,不仅给他掏了学费,还允许他上半天班,休沐的日子在每个月也多了1天,而且还向他保证,之后会给他提供些许秘药。
以他的年纪,不用秘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筋肉’大成。
更不用说其它了。
贾有才万分感激。
自然的,越发努力了,不仅在武馆练,回家了也练,没事的时候就会在脑海里琢磨应该怎么和人对敌。
仿佛着了魔一般。
就算这个时候,杰森走过身边,也是完全不知道,沉浸其中。
而其他弟子就不一样了。
当杰森走过身边的时候,每一个恨不得用出吃奶的力气,然后,嘴里哼哈不止。
杰森听着,不置可否,继续在练武场内兜着圈子。
而他的目光则是看着眼前。
思绪更是飞得不知道去了哪里。
【获取声望:205/3000】
‘声望值已经平缓下来了吗?’
‘最从天晚上到今天上午也才增加了1点。’
‘果然再爆炸的事件,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被淡淡遗忘。’
‘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人?’
‘七天。’
杰森忍不住的想到了‘家乡’的一些言论,他没有任何的反对。
事物的痕迹是存在的。
可人对食物的记忆却是会改变的。
甚至,是可以被误导的。
哪怕最终出现了真正的结果,也有的人不愿意相信。
人呐,总是愿意相信自己所相信的。
或者说……
留一个虚假的真实,人才有活着的希望。
只是,这样虚假的希望,真的还算希望吗?
杰森自己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悬赏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除了那天伪装‘赵老四’的神秘杀手外,这些天,他没有遭遇到任何一位杀手、刺客。
‘果然,因为‘赵老四’的事,把那些杀手、刺客吓退了啊!’
赵老四的尸体在对方租用的那间位于巷子深处的小屋内找到了。
就如同放了血一般,全身没有一丁点儿血液不说,心脏也没了。
再加上伪装成‘赵老四’那个杀手的尸体突然间的腐烂。
整个事情立刻变得诡异起来。
而他还参与其中。
不论是面具人的身份,还是沐白的身份,他都出现在了这个事件中。
春江水暖鸭先知。
这样诡异的事情,自然是被‘山城’隐秘在黑暗之中的那些特殊职业的人知道了。
没有谁比这些传统职业者更加谨慎了。
而且,这些特殊的传统职业者们,无一不是保留着古老的传统:保命第一。
花红再高,有命花才行。
更何况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承诺。
何必自己为难自己。
因此,这些人都选择了放弃。
‘唉。’
杰森在心底叹了口气。
不过,也就是叹了口气。
他可惜自己没有能够多吃一点。
至于更多的想法?
那是没有的。
毕竟,李德尚已经写了信给‘北都李家’想要寻觅一两份真正意义上的秘药,而且还派人前往州府去寻找更多的‘培元丹’。
前者杰森是不抱希望的。
后者?
杰森满怀期待。
但凭他一个人,就在‘山城’的秘市上就搜寻到了15粒‘培元丹’和30粒‘小培元丹’。
李德尚出面的话,自然是会更多。
‘估计我的饱食度又能够引来一次大幅的增涨。’
‘如果足够多的话,就可以考虑【龙.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的升级了。’
‘不知道超凡级别的【龙.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会达到什么程度。’
杰森这么想着,目光就看向了武馆的门外。
武馆的大门会在学徒们练拳的时候关闭,但是练完拳,各自在角落里比划、搭架子的时候则会开启,这个时候,随着一趟拳练完,大门已经打开了。
杰森能够轻而易举的看到门外。
一个身穿青色丝绸长袍,头发略微发白的老人,正带着一个随从从武馆街的一头走来。
一行两人的目的地很明确,就是沐式武馆。
在杰森的注视下,两人径直走来。
领头的那位老者十分的客气。
虽然武馆的门是开启着,但是依旧驻足在门外,示意随从上前,敲了敲开启的门。
梆、梆。
随从轻扣武馆大门的铜板,随后向着杰森躬身施礼,退到了一旁。
那位老者则是上前,拱手开口。
“请问是沐馆主当面吗?”
“是,请问?”
面对老人的礼仪,杰森马上回应,学着当前副本世界的人一拱手后,他问道。
“老朽为红香坊的东家,见过沐馆主。”
“一点薄礼,不成敬意。”
说着,老者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面带笑容的递向了杰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