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線上看-第1451章 保重(1-2)看書

Home / 玄幻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線上看-第1451章 保重(1-2)看書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看来,古阵的效果,比想象中的要好得多。”
陆州还以为在古阵中待的时间会影响后续的修行,没想到不仅没有影响,反而还稳固了他的境界。
前面的加速修行,就像是给种子施了催化剂,有拔苗助长的嫌疑,修行固然快了,但极其不稳定,得到多大益处就需要多长的时间去弥补。
后面的减缓修行,恰好将前面的弊端全部抵消。
一反一正之下,在古阵中的百年,和在人间百年没什么区别。时间跨度上也一致。
这不仅让人感叹。
他将火凤的命格之心收好,又观察了一会儿命宫的变化,确认没有异常之后,祭出了镇寿桩。
把镇寿桩立在面前,像是一木桩似的。
灵性全部激发以后的镇寿桩,像是金色的如意棒。这倒是让陆州想起了曾经学生时代看过的那部红遍大街小巷的电视剧,不禁哑然失笑。
可惜那样的日子永远都将封存在记忆中。
回味都变得有些苦涩。
陆州翻掌祭出了蓝法身。
蓝法身一命格境界时,陆州已经见识了它的强横。
陆州现在不缺少命格之心,在未知之地的这段时间,积累了太多的命格之心,反倒是缺少足够的寿命。
蓝法身每开一命格,需要一万年,如果三十六命格全开的话,则需要三十六万年。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好在有镇寿桩可以慢慢储存一些寿命。
掌心一推。
精华玄幻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笔趣-第1451章 保重(1-2)相伴
蓝法身的命宫出现在面前。
他从大弥天袋中取出一颗命格之心,照着和金莲命宫的位置,以相同的方式,嵌了进去。
咔。
有了金莲做经验,开蓝法身的过程很顺利。用在蓝法身上的命格之心,也不打算取出来,本来就不反补寿命了,如果再那么做的话,面临的寿命成本会很高。
他将两座法身,缩小至微型状态,收入袖中。
闭上眼睛,参悟天书去了。
时间过得飞快。
五天后的早上,陆州只靠紫琉璃,便将天相之力补充圆满。
端木生和叶天心,也终于按照符印的指示,和大家完美汇合。
按照目前的节奏来看,蓝法身的境界提升到二命关以后,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使用天相之力了。
正要观察一下两座法身的情况。
陆州听到了蓝法身传来动静,于是拂袖而过。
蓝法身的命宫出现在眼前。
“第二命格成了?”
同时,感应了下镇寿桩储存的寿命,的确少了一万年左右。
好在镇寿桩底蕴浑厚,里面起码还有六万年左右。
蓝法身的第二命格只花了两天时间便顺利开启完成。
“再来!”
有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错过。
他看了下金莲的命宫,明显需要的时间很长,短时间内想要开启二十四命格不太现实。
此时不开,更待何时?
他再次从大弥天袋中取出一颗命格之心,几乎毫不犹豫,朝着蓝法身的命宫里嵌了过去。
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了。
突然觉得有些无事可做。
转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白泽。
给它整点兽之精华。
打开面板看了看当前的功德:2933680。
收获近两百万的功德。
之前陆州为了抽取巅峰卡,花掉了有五十多万功德,没想到击杀银甲卫,收获这么大。
算下来,足足收获了两百多万功德。
舒服。
“购买十份兽之精华。”
陆州决定将魔天阁现有的凶兽坐骑的实力,提升一下。
徒弟拥有太虚种子,没必要担心,其他人有了太虚气息的滋养,未来的修为不会差。唯独坐骑拖了后腿。
【叮,获得10份兽之精华,消耗一百万功德。】
他忽然想起,小火凤似乎不算是坐骑,买多了一份。
但一想到圣兽火凤出了两颗命格之心,中间有小火凤的斡旋和帮助,买了也就买了。
“老四。”
陆州轻唤一声。
明世因正在千米之外的树梢上睡觉,闻听师父叫他,当即纵身掠来。
“师父,您找我?”
“这是兽之精华,一人一份。”陆州将其中九份丢了出去。
明世因一把接住兽之精华,将其捧在手心里,感受着精华里的澎湃能量,惊讶地道:“这是好东西啊!师父,您从哪里得到的?“
“只需用即可,其他的轮不到你问。”陆州淡淡道。
“是是是……”
明世因收好兽之精华,恭恭敬敬道,“多谢师父赐兽之精华。”
汪汪汪。
穷奇从远处掠来,尾巴剧烈摇动。
明世因白了它一眼,暗骂了一句:“就你特么鼻子灵。”
他随手将其中一份丢给穷奇。
穷奇对这玩意早就垂涎三尺,一口叼住,囫囵吞枣般,进入腹部。
一口完事。
明世因:“……”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穷奇朝着明世因连续叫唤。
“叫个锤子,其他的精华得给别人,不能独享。你的个头已经很大了。”明世因这一点还是很规矩,绝不轻易占同门的便宜。
呜——穷奇发出低沉的叫声,头部压低,露出一排牙齿。
俗话说,会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穷奇这架势,明摆着是要进攻的寄走。
明世因拂袖一掌!
那掌印金晃晃,砰!
将穷奇击飞!
“以为老子治不了你?”
这一巴掌下去,穷奇老实了,露出了委屈的眼神,来到明世因的身边,蹭了起来。
明世因拿了兽之精华,朝着陆州作揖了下,转身离去。
来到一处悬崖边上,看到于正海正在比划着碧玉刀,便道:“大师兄,接着!”
于正海回身一转,抓住了兽之精华道:“此乃何物?”
“兽之精华,师父给狴犴的,好东西!”明世因笑道。
于正海观察了下兽之精华,点了点头,叹息道:“师父这段时间对这帮畜生好得很啊。”
“狴犴变强大了,对大师兄也有好处。不是吗?”明世因道。
“有道理。”
于正海收好兽之精华,朝着明世因挥刀道,“这段时间我又有了新的想法,四师弟,留下来陪我练两招。”
“额……”
明世因掉头便走,“我还有事,大师兄告辞!”
呼。
明世因一闪即逝。
于正海叹息摇头:“老四天赋奇佳,修行接近于我,唯独这脾气性格走歪了不少。可惜啊可惜,当年我就应该将他纳入幽冥教,修行之道,理应顶天立地,男儿志在四方,整日躲在暗地里,浪费了他这天赋。”
“……”
阿嚏——
明世因打了喷嚏。
在废墟的南侧,见到了驾驭长生剑,来回飞旋的虞上戎。
虞上戎原地未动,剑罡却在千米之外的空中浮动。
“二师兄的剑道又精进了不少。”明世因道。
虞上戎微笑收剑。
嗖!
长生剑回鞘。
“老四,你神色不错,似有所得,想要与我切磋?”虞上戎说道。
“不不不,我没那意思。”明世因摆手,将兽之精华丢出,“这是给吉量的。”
虞上戎接住兽之精华,点了下头,道:“兽之精华?”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明世因不给虞上戎继续说话的机会,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虞上戎:?
接下来便顺利得多,明世因将兽之精华,一一送到位。即便是身为兽皇的陆吾也在看到这兽之精华的时候,流了口水。可见此物非凡。
昭月,叶天心,诸洪共,以及小鸢儿,海螺等人,都将兽之精华给了相应的坐骑。
……
十天后,废墟中。
咔。
一声脆响,将陆州的思绪从参悟的状态中拉回。
他睁开了眼睛,拂袖而过。
左边金莲法身,右边蓝莲法身。
两座法身的命格,几乎同时开启完成。
他第一时间看向了金莲的命宫。
第二十四的命格区域,划过一道光华。
可惜的是——上限没有打开。
“真的只能开二十六命格吗?”
天赋的上限一直没有打开。
这让陆州隐隐有些担忧。
二十六命格想要跟太虚对峙,只怕有些困难。
“还有两个命格可以开启,如果还不能继续打开上限,就麻烦了。”陆州皱眉。
不管怎么说,接下来就是要寻找过四命关的方法了,哪怕只能开二十六命格,也得坚定朝着前方走,不能退却。
值得庆幸的是,蓝法身很顺利,上限全开,算是给了他足够的底气。
不过,连开三命格,有些密集了,命宫明显变得有些起伏不定,不太平整,需要时间稳固。
陆州收起两座法身,站了起来。
虚影一闪,出现在废墟附近的山脚下。
他看到小鸢儿和海螺正围绕着小火凤说着什么。
“师父给的兽之精华,你可不能没良心啊。”小鸢儿说道。
小火凤拍打着翅膀,叫了两声,似是在表达感激。
陆州唤道:“鸢儿。”
“师父?”
小鸢儿和海螺看到师父出现,转身见礼。
“火凤的命格之心,已经用了?”陆州问道。
“当天就用了,我已经还给火凤了。”小鸢儿回答道。
“……”
陆州心中有些无语,“好。”
这时,火凤从远处探了过来,目光落在了陆州的身上。
小火凤飞向母亲的头顶上,兴奋欢快地叫着。
看着小火凤的个头又增加了几分,大火凤似乎很满意。
陆州说道:“还你命格之心。”
嗖。
他将火凤的命格之心扔了回去。
火凤嘴巴一张,那颗命格之心,进入了它的口中,大口一吸,进入腹部,咕咚了几下,回归原来的位置。
得到命格之心,火凤的精气神焕发,浑身火光闪闪,似乎随时要燃烧似的。
它站了起来。
仰天发出一声长鸣,划破天空。
魔天阁众人纷纷赶来。
“师父!”
“阁主!”
众人见礼。
海螺说道:“师父,它说您是它第一个瞧得顺眼的人类!”
众人笑了。
陆州非左即右道:“你瞧不起太虚中人?”
火凤铿锵铿锵发出声音。
海螺继续翻译:“它不仅瞧不起太虚中人,还很讨厌他们。”
“为何?”陆州问道。
这时,火凤低下头,没有立刻回答,沉默了一会儿口吐人言道:“人类……有些事……不知便好。太虚……很强大……我们,后会有期。”
它的翅膀掠过小火凤。
小火凤躲掉,朝着小鸢儿飞去,落在了她的身边,然后朝着大火凤叫了几声。
火凤道:“你,真……要,留下?”
小火凤点头。
火凤:“……”
这是亲生的吗?
火凤道:“天启之柱出了问题……大地还在裂变……天,要塌了,未知之地……将会成为,地狱……这里很危险!”
小火凤摇头,躲在了小鸢儿的背后。
小鸢儿说道:“它在我身边才最安全,你个头大,很容易引起他人注意。就算天塌了,我师父顶着……对吧师父,您说过的啊!”
陆州:?
老夫是说过,可你这丫头不能把老夫往沟里带啊。
如果吹牛也算数,那人类早就灭绝了。
不过事已至此,陆州抬头道:“小火凤留在小鸢儿身边有大机遇,跟着你,反而会被太虚盯上,如果你执意要带它走,老夫绝不阻拦。鸢儿,让开。”
小鸢儿哦了一声,让开一个身位。
谁知,小火凤也跟着躲了一个身位,继续躲在小鸢儿身后。
再让一个身位,小火凤又跟了一个身位。
“……”
火凤是高智慧的圣兽,又岂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它想要带走小火凤,不过是出于做母亲的本能。但理性而言,大地裂变,天启裂开,失衡加剧的时代,带着小火凤,到处逃亡,的确太危险了。
它想起第一次涅槃成圣时的场景,但凡它晋升失败,早就成了人类的猎物,哪还会有今天。
火凤没有说话。
甚至连声音都没发出,而是默默转过身子,再次丢出一根羽毛,那羽毛飘向陆州。
然后朝着远处走去。
它没有用飞行的方式。
看着火凤的背影,众人叹息不已。
小火凤终于还是从小鸢儿的背后走了出来,看着渐行渐远的大火凤,铿锵叫了一声。
火凤停下脚步。
“保重。”
哗——双翅一展,火焰燃烧。
火凤振翅高飞,划破长空,朝着远空掠去。
小火凤立刻拍打翅膀,朝着天空中飞去。
它的飞行速度很快,非常娴熟,身上隐约有了火焰的影子,但它如何能追的上圣兽的速度,眨眼间,火凤消失不见。
它只得悬浮空中,怔怔地看着远空。
这一别,不知何时能再见……
其实没有对错。
哪怕艰难,母亲也应该将儿女带在身边。
这么做真正痛心的,永远是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