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監獄-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落魄的尤金斯推薦

Home / 科幻小說 / 精品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監獄-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落魄的尤金斯推薦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我的细胞监狱
伦敦城
距离游戏开启还剩【最后一天】。
冰山所在的街区,距离最近的一栋别墅内。
Ⅲ.亚斯兰正在单独办公室内完善着一系列作战计划,正在书写中的笔杆突然停下,目光看向门前。
“尤金斯,第一次见你这么清早就要出门,有什么事吗?”
“出去随便逛逛。”
回话结束时,来自于尤金斯的恶臭气息也消失在建筑内。
尤金斯今天的心情十分糟糕,背着封有兵器的石棺,独自走在伦敦的下水道区域。
花费很长时间才找到一处弥散着真菌而爬满鼠虫的角落,甚至还找了一床生霉的床单给自己盖上。
没错,他就喜欢这样的环境,肮脏与腐烂能带给他生理上的愉悦。
就在他准备享受一下单人的惬意时光。
咕噜咕噜~
污水池竟开始大量鼓泡,连带着一种灰色粘稠的物质不断溢出。
一股源自于远古时期的邪恶气息在下水道间弥散开来,浓郁的灰色迷雾甚至让尤金斯有些不太舒服。
盯着眼前不断涌出的邪恶物质,尤金斯咬牙切齿:
“就连基特的【地下势力】都到了……为什么那群修格斯还没有过来,主宰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没错。
尤金斯之所以不开心,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在于他对应的势力还没能到达伦敦城。
随着当前不断涌向下水道的邪恶物质出现,十大原质就只剩他还是孤身一人。
如果等到游戏开始还没有赶来,他就不得不依靠于亚斯兰,接下来的一系列行动都将极其被动。
而且,还有一件事让他无比糟心。
前段时间尤金斯因憎恨韩东,一直都在关注着【人类】,甚至打算通过瘟疫来搞一些事情。
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討論-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落魄的尤金斯推薦
约一个月前。
尤金斯潜伏于人类居住区附近的街道,寻找着最佳的瘟疫释放渠道,意外窥见一位以斗篷遮蔽全身的骑士,仔细观察会发现周身盘旋着一股尤金斯从未见过的死气。
甚至有一种不属于活人世界的感觉。
好奇心驱使着尤金斯祭出体内的古老眼睛,打算仔细观察这位人类。
哪知道,对方也同时将黑色兜帽偏转过来。
对视的一瞬间,尤金斯就将脑袋里构想瘟疫计划完全删除,,同时也形成了一段让他毕生难忘的记忆:
黑色兜帽间隐藏着一张冷峻的男人面容。
而在这位男人的眼瞳间居然映出一片死亡国度,光是‘对视’就让尤金斯感觉到拉拽感,仿佛有受到无数来自于冥界的手臂正在拖拽着他。
甚至有半只脚踏进死亡世界的感觉。
一种绝对阶位上的压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感觉喉咙已经被镰刀割开,随时可能死去。
「王级」
尤金斯意识回归正常时,已过去一个多小时,与他对视的人类早已离开。
……
这样算来尤金斯来到伦敦城就好像没一件好事。
在黑夜亲母的监管下,他甚至不敢将情绪发泄到黑暗住民的身上。
“可恶!
还剩一天时间,应该还赶得急!南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主宰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东西?这种关键时刻居然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就算一些改造没有完成,也至少在游戏前赶过来啊!”
尤金斯一咬牙。
唰~好几根墨绿色的触须从背部长出,以最快速度出城而去。
借着修格斯修建于城外百公里的传送门,到达距离南极最近的海岛。
根本没空乘船过去,不再顾及会不会侵犯到海域主权,尤金斯以触须编织出一道绿色木筏,贴着海面快速驶向南极。
然而,就在他进入到南极浮冰区,摆脱掉海雾的限制时,整个人一下愣住。
“这……这是什么情况!?”
本应该呈现于眼前的【肉山】不见了,只留下光秃秃的南极冰川,无论尤金斯以什么样的视角进行搜寻,都不见肉山的踪迹。
“不可能!肉山可是巅峰时期古老者的遗留产物,是孕育着我等修格斯的完美国度,即便废弃也是这颗星球上最坚固的壁垒之一。
怎么可能直接没了?
难道入侵在这里发生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尤金斯忽然想起,就在一段时间前他与修格斯主宰的联系也突然断去,本以为是主宰带着修格斯大军正在赶来,却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情况。
家乡在毫无音讯的情况下直接消失,
外加近段时间的种种境遇,心情彻底跌入低谷的尤金斯眼神黯然,跪倒在南极边岸。
一系列糟糕的画面在脑海间闪过、
内心的负面情绪正如同瘟疫传播般不断疯涨、
失控!
人类躯壳无法限制,一根根触须由眼眶、鼻腔、腋下等等部位疯狂挤出。
本态显露。
噩梦般的墨绿形体,那无定型的身躯散发出世间最极端的恶臭,上万只散发着绿光的、脓液似的眼睛不断在它的表面形成又分解。
触须拍打在冰川表面,以最快速度向着南极中心而去。
现在的尤金斯已化作世间最可怕的生命,理智被负面情绪所吞噬,沿途遭遇的一切都将遭到分解与吞噬。
当尤金斯来到南极的中心时。
象征着重要文明,代表着修格斯根据地的肉山真的完全消失。
不过,在极圈的中心位置却站着一位男人。
一个酒保服装而脑袋宛若星空的男人,戴在白手套的手中似乎正在‘塑造’什么东西。
负面情绪溢满躯体,化为原始野兽的尤金斯无法进行理性思考,直接将这位酒保当作摧毁自己家园的罪魁祸首。
无数墨绿色的触须汇聚在面前,形成一张挤满着终极瘟疫的大嘴。
尤金斯的人类躯壳也出现在舌头表面,手中持着象征古时代结束的「石矛」,势必要将面前的个体完全杀死。
嗡!
波纹荡开
一切攻击在靠近‘酒保’时全部停止。
传说等级的「长矛」也没法穿刺闪烁着星光的隔膜。
一阵感觉来自于酒保,又如同来自于外星深空的声音回荡在尤金斯的大脑间:
“尤金斯你来得正是时候,【肉山】对于这场游戏而言至关重要,我做个很久的考虑,还是决定将其已「打包」……希望能见到你在游戏里的精彩表现。”
声音如同坠落的星辰,在尤金斯的大脑里快速沉降,消去他的负面情绪,理智回归。
墨绿色的原始躯体全部收回到人类躯壳。
“您!”
尤金斯回忆起刚才的不敬举动,吓得双腿发麻,当即跪地!
“不用在意,拿去吧!这是你的东西。”
悬浮于酒保手中的,正是一团类似于肉山的黑色团体,当前正慢慢飘向尤金斯。
在尤金斯盯着眼前的肉团而发愣时,一股星光包裹住他的身体。
转眼间,已回到伦敦城外的黑暗森林。
也就在这时。
一道黑色帷幕由天空降下,将伦敦城全然笼罩。
“游戏要开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