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討論-三百四十九 薛雪的心事

Home / 現言小說 / 精彩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討論-三百四十九 薛雪的心事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回到姐姐家,薛瑜看到姐姐正在打扫凌乱不堪的战场。她坐在地板上,将扔的满地都是的书和报纸捡起来,重新放回书架上。茶几上,已经被收拾好了,碎掉的玻璃杯也被姐姐细心包裹好扔进了垃圾桶。
见妹妹薛瑜进来,薛雪捋了捋额前的发,她微笑。“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婚姻的失败者,是个生活的失败者吧?”她起身,从茶几里的抽屉拿出一包玫瑰花茶,给薛瑜泡上。“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可有可无的。那个玻璃杯碎了,它是我们当初度蜜月时买的。我记得一套是四个杯子,它是最后一个被摔碎的。”薛雪笑了笑,“我的婚姻马上要完蛋了。”
“姐,”薛瑜心疼极了。“你别多想。从现在开始,改变自己,只做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
“你去找他了,他说什么?”薛雪问。
“没,也没说什么。随便聊了聊。”
“他一定说我是个神经病吧?说我敏感多疑,说我不正常,说我们不是正常的夫妻,说我的种种不是。”
“你怎么知道?”
“呵!这些话,是他近几年每次吵架对我说的最多的。”薛雪将书放好后,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到薛瑜身旁,“小瑜,你信他还是信我?”
“我,”薛瑜支支吾吾。
“你看,每一个听他发过牢骚的人都会对我产生质疑,会同情他,怜悯他,觉得他才是被生活绑架的人。现在,你也这样想了吧?”
“姐,你们,你们,”薛瑜不知如何开口。“你们真的分房很久了?”
“很奇怪吗?你不也离婚好多年没再找吗?那方面的需求真的很重要吗?”
“姐,”薛瑜打断,“我直到这些年你心里苦,可是你这样做,不是明摆着将他往外推吗?”
“小瑜,你不能这样说我!”薛雪终于不再心平气和,她可以被任何人误解,但薛雪不懂她,她有些难过。薛雪极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发火,她喝水,咕嘟咕嘟的大口喝水。她知道,这个喝水的动作很不雅,但是她顾不得这些,此时,她想,与其像个疯子似的发火,大口咕嘟咕嘟喝水显得更加斯文些。
“我最好的青春年华全给了他,我是信他的,我一直信他,可是他呢?他一点点践踏我对他的爱。这让我感到我的爱,一文不值。我不配吗?我也是爸妈曾经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啊!”
“这些年,你南下,你跟不知道我卧室怎么熬过来的,每一个他不回来的夜晚,我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等着天亮。他每天都很忙的样子,他从第一年上班起,他就开始在外乱搞了,我一直在忍!”
“他衣服上的香水味,他衬衫领口上的口红印,他后背被女人长指甲划过的痕迹,他脖颈处的‘草莓’,他车上副驾驶缝隙里的橡皮筋和不知谁故意留下的口红…这些,我都没有揭穿。我一直在忍,我一直在等,我看在我爱他的份上,我宁愿编织一千个、一万个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来欺骗自己,我信他不会背叛我。你猜我等来的是什么?”薛雪眼里全是恨。
“他说我敏感多疑,他说我就是个疑神疑鬼的神经病。他甚至还说我是个倒贴货。说当年没人求着我嫁给他,都是我活该!”
“他说我是世界上最傻的女人。”
“小瑜,我为他打掉了八个孩子,八个!最小的六十多天,最大的近四个月。你知道一个人担惊受怕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滋味吗?你知道我一个人忍着腹痛从手术室里扶着墙一点一点往外走时心里在想什么吗?你知道那时候,他在干什么吗?”
“小瑜,你是我妹妹,你不能这样认为我,你更不能这样说我,我觉得,这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对我有误解,你不可以,你最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薛雪流着泪,她没有要擦眼泪的意向。
“世界上的男人真的都像他这样吗?我不信。我不相信人人都如他一样。我每次告诉他我身体不舒服,他都会对我发火,有时候甚至会对我动手。那么多的孤男、寡女,为什么偏偏他的欲望如此强?我承认,我有自己的错,但这不能全怪我啊。我害怕,我真的害怕。小瑜,我害怕再次躺在冰凉的手术台上。”
熱門連載小說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四十九 薛雪的心事讀書
“我懂,姐,我懂你。”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三百四十九 薛雪的心事展示
“你不懂,我心里的痛,我心里的苦,我这段婚姻里那些见不得人的,你是永远不会懂得。”
“姐,对不起,这些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说?跟谁说?跟爸妈说还是跟别人说?我说了,会有人信吗?你看你不是也被他得话蛊惑了吗?这些年,他事业上是有很大的起色,对爸妈自然也比之前更阔绰。现在爸妈眼里,他就是个香饽饽。就算我说了,他们也不会信。”
“小瑜,姐真的很难。我也想出去上班。可是我从毕业到现在都没有工作过,我又害怕踏入职场。还有,宝宝才三岁,我舍不得将她交给外人照顾。我从生下她起,就没有离开过她,我不敢想象,没有我在身边的日子,她会怎样。我很难,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姐,你别担心。你那么心善,只要你愿意做改变,你会变得比现在更好,你相信我。”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想留下來討論-三百四十九 薛雪的心事看書
“哎,还是算了吧,我想等宝宝再大一些,我再看看有没有别的出路。我真是个失败者,败得一塌糊涂!”薛雪低垂着头。她不再是多年前那个脸上洋溢着自信的薛雪。此时的她,完全是另一副模样。
“这个畜生!他混蛋!跟他离婚!姐,说什么都得跟他离婚!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薛瑜破口大骂。“爸妈那边,你不用担心,我去说。姜航这个王八蛋!我非让他身败名裂不可!”
“算了,小瑜,他能走到今天,也不容易的。你别去惹他了。等再过一段时间,我想看看我们之间是否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如果,如果真的走不下去了,到时候再说吧!”
“都这样了,你还菩萨心肠?你自身都难保了,你管他那么多干嘛呢?”
“他是我女儿的爸爸,我不能让我女儿生活没有爸爸,就算他对我再不好,但是他对宝宝的爱是真的。”
“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