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神魔書討論-第四百八十九章 紛至沓來(3)相伴

Home / 玄幻小說 / 玄幻小說 神魔書討論-第四百八十九章 紛至沓來(3)相伴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几块破木板,挡住了被费迪南破坏的水晶厅落地窗。
在水晶厅的隔壁,面积略大一点的琥珀厅里,乔陪着费迪南,静静等候着第二位债主的到来。
琥珀厅,顾名思义,这里的装饰,都以琥珀为主。
乔已经懒得吐槽这间琥珀厅的穷奢极欲。总之,天然水晶已经贵得离谱,而琥珀,在梅德兰大陆的上流社会,无数人迷信琥珀拥有某种神秘的生命力。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九章 紛至沓來(3)讀書
天然水晶算是宝石,而琥珀则是珍稀宝石。
整个琥珀厅,墙壁、天花板,甚至是地面,都是用一块块打磨得整整齐齐的雕花琥珀板拼成,整个大厅都呈现出瑰丽的金黄色,空气中隐隐流荡着一股神秘的松脂香味。
站在琥珀厅里,乔都有点胆战心惊,唯恐自己的动作稍微大一点,不小心破坏一块价值万金的琥珀板。
倒是费迪南,他大大咧咧的倒在一张沙发上,得意洋洋的大口灌着酒。
通过刚才阿莫里的事情,费迪南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点子,此刻他的心情大好,他看向乔的目光非常的炽热和慈祥,就好像一个退休的老爷爷,看到了自己年轻有为的亲孙子一样,满心的喜悦、无比的满足。
“哚喃啊……你的这阿波菲斯宫……”费迪南灌了一口气,扫了一眼墙壁上、天花板上都雕满了复杂瑰丽的花纹的琥珀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脚步声传来,五名卢西亚大汉大踏步走了进来。
大冬天的,五个卢西亚汉子都刮了大光头,头皮亮得可以冒充镜子。
他们立体感极强的面孔,天生一股凶煞之气,深陷的眼眶里,碧绿色的眸子犹如野狼一样闪烁着凶光。他们脸上满是修理的整整齐齐的大胡子,红润的嘴唇、满口的白牙,莫名给人一种刚刚饱餐了血肉的奇异感觉。
几个汉子身高都将近七尺,他们身穿熊皮大衣,大衣里面却连衬衣都没一件,直接袒露出雄壮的、棱角分明的、一块块肌肉不断蠕动的胸膛和肚皮。
他们的脖子上,挂着几乎有小孩子手腕粗细的大金链子,领头的那位的金链子下面,还吊着一块婴孩头颅大小的天然狗头金。
在灯光的照耀下,大金链子、狗头金闪烁着刺眼的金光。
“哦,哈哈,费迪南殿下,想要见到您,实在是太困难了。”领头的卢西亚汉子刚刚进门,就卷着舌头,带着极重的地方口音大声嚷嚷:“这鬼天气,真不愿意出门啊……但是,该死的,这不是年底了么?还有几天就新年了。”
“年底清账,天经地义的事情。”
卢西亚汉子伸手在大衣的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了二十几张皱巴巴的纸片。他走到了费迪南面前,重重的将纸片丢在了他面前用一整块天然琥珀抠出来的桌子上。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神魔書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九章 紛至沓來(3)熱推
双手抱在胸前,卢西亚汉子站在费迪南面前,‘呵呵’的笑着,凶狠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费迪南:“我们带来了记者,卢西亚《飓风报》、高卢的《共和报》、冰海的《王国快讯》……唔,总有二十几家非德伦帝国的报纸记者。”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神魔書 血紅-第四百八十九章 紛至沓來(3)閲讀
“要么,您现在还钱。”
“要么,明天整个梅德兰大陆都会知道,德伦帝国的皇储,帝国亲王费迪南,欠债不还……而且,还殴打债主。”
卢西亚汉子用力的点头:“没错,你还唆使德伦帝国的走狗,殴打债主。”
乔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这位先生,费迪南殿下,并没有下令殴打你们。”
卢西亚汉子瞪大眼睛,他恶狠狠的盯着乔:“我的名字,叫做阿纳尼!”
乔点了点头:“阿纳尼先生,费迪南殿下,并没有下令殴打你们。”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神魔書 愛下-第四百八十九章 紛至沓來(3)展示
阿纳尼耸了耸肩膀,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四个随行同伴:“可是,记者们才不会管这些,他们只相信他们看到的‘真相’。”
一名卢西亚汉子走了出来,他掀开了自己的熊皮大衣,露出了左侧小腹部位的一道伤口。看得出来,那是一柄匕首之类的兵器造成的创口,下手的人极其狠辣,只差一丁点儿,就会命中致命的部位。
伤口还没有愈合完好,血痂下面,隐隐可见一丝丝黑血渗出。
还不等乔和费迪南反应过来,这个带伤的卢西亚汉子,就伸出手指扣住了伤口,狠狠往两侧一拉。血痂被崩碎,伤口被拉开,鲜血‘嗤’的一下就喷了出来。
血水抛出了一道数尺长的抛物线,然后重重的喷在了金黄色,用三尺长、一尺宽的天然琥珀板铺成的地板上。
乔‘嗷’的一声怪叫了起来。
这是阿波菲斯宫。
是他花费重金买下来的阿波菲斯宫……
这座琥珀厅,天花板、地板和墙壁,全都是用价值极其昂贵的天然琥珀铺成。
这座琥珀厅,本身就堪称为一座稀世奇珍!
这家伙,居然将他的血泼在了地板上……
乔跳着脚的吼了起来:“抓住他们,他们是间谍,是间谍……啊,和阿莫里一样,他们是一丘之貉……殴打?不,给我往死里打!”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打,往死里打……一切后果,一切责任,我负责!”
乔龇牙咧嘴的,朝着站在琥珀厅内的十名海德拉秘卫嘶声咆哮着:“不要忘记你们的责任……你们是来保护费迪南殿下的,现在他受到了一群外国罪犯的威胁!”
这一刻,乔真的是怒火攻心……他在图伦港带着家族护卫们在街头斗殴养成的戾气,终于被彻底的激发……他犹如见到了当年图伦港他最仇恨的那群纨绔一样,他恨不得将这群卢西亚汉子全都丢进海沟里,化为珊瑚礁的培养基!
十名海德拉秘卫嘴角微微勾起,带着诡异的微笑,一声不吭的飞扑而去。
五名上门要债的卢西亚汉子……
实力最强的那位,脖子上挂着狗头金的阿纳尼,他也不过是四阶偏下的实力。他的四个同伴,也都是二阶三阶的水准。
而这些海德拉秘卫,一水儿的六阶超凡。
没有所谓的‘反抗’和‘挣扎’,单单海德拉秘卫们释放出的威压,就直接制服了五个倒霉的卢西亚汉子,他们被轻松的打倒在地。
“拖出去,在外面雪地里,给我打足一刻钟!”乔跳着脚咆哮着:“大伊凡,大伊凡,这些家伙是你的老乡,你来对付他们,拖出去,在外面打足一刻钟……不要让他们的血,再污染了我的会客厅!”
大伊凡带着一道狂风冲了进来:“哦,不,老板,听他们的口音,他们是卢西亚东北方冰苔针叶林那一块的人,那里的混蛋,都是一群野蛮人,拉-屎-后都不擦-屁股的野蛮人……我可是卢西亚西南,兰茵河支流冲积平原那一块的,咱们可是读书识字的文明人……我们的老家相隔几万里地,我们可不是老乡!”
大伊凡带着十几个卢西亚汉子,将五个倒霉的卢西亚汉子抓了出去。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沉重的皮肉撞击声,以及阿纳尼等人痛苦的哀嚎声。
“乔,我觉得,你应该被册封为帝国亲王!”费迪南举起酒瓶欢呼,他朝着乔大声许诺:“要不,你娶了我的孙女格蕾吧?哈哈,我一定会册封你为亲王,给你一个行省做封地!”
此刻,费迪南看向乔的目光,不仅仅是炽烈和慈祥,更是充满了某种……莫名的溺爱!
啊,如果帝国的臣子,都能向乔这样……勤勤勉勉的给他费迪南擦屁股,而且是用最正义的理由给他擦屁股,没有任何后患的擦屁股的话……
他,费迪南,德伦帝国的皇储,能过得多快活啊!
乔的脸黑漆漆的。
几个家族护卫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带着水桶、棉布,小心翼翼的收拾地上的血水,将几块琥珀板擦拭得一尘不染。
乔阴沉着脸嘀咕道:“这几个家伙,他们应该也有后台老板……得一块儿抓起来……呵呵,卢西亚人不会动心眼,能够带着记者上门,他们背后一定有高明的人唆使。”
费迪南看了看放在他面前的那些欠条,皱着眉头思索了一阵:“啊,我记起来了……他们是奥托耶夫的手下……奥托耶夫,他是在海德拉堡做酒水生意的大商人,也兼营一些高利贷、地下拳场什么的买卖。”
“这家伙,专门从帝国的战略仓库,低价收买那些发霉的粮食,酿造成劣质酒精,然后加上兰茵河里抽出来的河水,配成最劣质的酒水返销卢西亚。”
“他每年能够向卢西亚卖出公制三千万吨以上的劣质酒水。那种劣质酒,每一吨的售价只有一百个金马克,但是他全年的收益就有数十亿金马克,这是一个肥的流油的大阔佬。”
费迪南咬着牙嘟囔道:“乔,你相信么?奥托耶夫的那种劣质酒,每年能向卢西亚卖出三千万吨以上……卢西亚的酒鬼,数量太多了……”
“不管多大的商人,他也不应该知道您在这里。”乔冷声道:“而且,他能这么快的找上门来,还是带着这么多的记者找上门来……他一定有问题。”
乔心痛的看着护卫们擦拭地上的琥珀板。
他对那位素不相识的奥托耶夫大阔佬,起了极其恶意的念头。
碎步声传来,司耿斯先生带着诡异的表情,风一般溜了进来。
他眨巴眨巴眼睛,干巴巴的朝着乔说道:“乔,又有一群人,自称是……上门讨债的。”
乔瞪大眼睛,默默的扭头,看了一眼同样目瞪口呆的费迪南。
“很好,请他们进来。”乔‘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去给萨利安殿下送信,我或许需要一个满编师的武力支援。”
“我想要,大干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