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都市最強狂婿 線上看-第四百七十四章 重要線索鑒賞

Home / 都市小說 /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都市最強狂婿 線上看-第四百七十四章 重要線索鑒賞

都市最強狂婿
小說推薦都市最強狂婿都市最强狂婿
听到这话,陈天立刻点点头。
虽然他没想到今天第一次开口就有这么大的收获,但想到调查白源清只是开始,他就再次转入了正题。
“既然白源清是黑影的棋子,那么以你对他的了解,你应该可以给我提供很多我得不到的线索。”
“比如画像,行为习惯,甚至是他在外面经常落脚的地点。”
面对询问,白凝冰点点头,并跟着拿出一张提前准备好的照片。
看到这照片,陈天惊讶,并下意识问道:“你早知道我今天会来找你?所以提前准备了这东西?”
“算是吧。”
白凝冰没有否认这猜测,并跟着解释:“这照片我已经带在身上有一段时间了,本以为之前你会找机会问我,可没想到你却迟迟不开口,那个时候我有些失望,同时也明白你这样做是在刻意照顾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后来我就不着急了,并等着你主动来找。”
白凝冰的回答让陈天没想到,尤其是这等着来找,更让他意外。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都市最強狂婿 線上看-第四百七十四章 重要線索讀書
虽然他之前的确有很多顾虑,但却没想到这女人竟一早就有合作的意愿,这让他意外的同时,不由跟着点点头。
“知道白源清对我来说是个意外,原本我的确想直接找你询问,但碍于之前的听说,我觉得有些唐突,就先在外面进行了一番调查。”
“如果当时我要是知道你是个这个态度,之前我就不会这么拐弯抹角了。”
听到这话,白凝冰看看陈天,就知道之前陈天还是不相信自己。
就算这些话对她来说是禁忌,可碍于对陈天的期望,她也不会多说什么。
虽然现在疙瘩解开了,但想到后续的调查更需要信任,她就摇了摇头。
“其实如果你能明白我对你的期望,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过现在既然说开了,以前的事就没必要纠结了,我只是好奇你之前是找谁调查的这件事。”
“毕竟这件事当年已经被白家封锁,而且一些相关的人员也都相继发生意外,一般来说,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不多,所以我不知道你还能找谁打听这事。”
面对疑惑,陈天意外,但却是对苏德木的意外。
这件事虽然当年苏德木也参与了,但正如苏德木所说的那样,当年苏德木低调的退出,才使得他免过一劫。
虽然他意外这家伙的聪明,但想到刚刚白凝冰话里的线索,跟着他就再次疑惑起来。
“我找的人你也认识,就是苏凝雪的叔叔苏德木。”
“我不知道你当年有没有注意到他,可你刚刚说的发生意外是不是有些不对?”
“因为据我所知,当年这些出现意外的人基本都是出自白家的手,所以你刚刚那样说是代表这件事是京城白家所为?”
听到这话,白凝冰惊讶。
尤其是听到苏德木,她更是下意识点头。
“当年我的确忽略了他,不仅仅是因为他及时退出,更是之前我听说苏山河好像出面保了他。毕竟当年苏德木也很不安分,私下帮助苏山河做了很多对白家不利的事,只是最后合作谈拢,苏山河出现意外,却留了苏德木一条命。”
“至于你刚刚说的意外,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当年白家除了打算对付苏山河之外,并没有对其他人有计划。”
“而且就算当年白家参与了这个计划,也是有原因的。”
“还有,外面的那些出意外的人,我虽然没有证据,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些人应该都是白源清以及他背后的人所为。”
“因为当时白源清很自负清高,他非常看不惯别人对他指指点点,尽管在他没有逃离白家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出过几次出格的举动,所以在离开白家的束缚之后,他能做出这种报复的行为也不算稀奇。”
陈天意外白凝冰的消息,就算他已经清楚当年的白家完全是被利用了,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做出这种出格的事,可他却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白源清竟会有这么大能力。
尤其想到能让十年前的白家焦头烂额,这个人就更不容小窥。
“看来这个白源清还是有一定能力的,否则当年仅凭他一人之力,怎么可能把控这么大的阴谋?”
“就算他背后还有黑影支持,可黑影只能在暗处,其余一切还都要白源清来实施,所以这个人应该是个善于算计的高手。”
听到这话,白凝冰叹了口气,并跟着点点头。
“你说的没错,白源清这个人心思沉重,而且善于阴谋算计,而且不仅如此,他还非常的聪明,知道什么时候该低头,什么时候该出手。”
“当然,当年导致他能这么游刃有余的主要原因还是在我。”
“因为我的身份在白家特殊,他依靠着我,不但在白家大肆开展阴谋,更在我的包庇下做了很多对白家极其不利的事情。”
“后来就算是他逃离的时候,他仍旧利用了我对他的感情,否则仅凭他一人之力,又怎么可能这么顺利的出逃。”
陈天不意外白凝冰的自责,但他却惊讶白源清的算计。
虽然十年前的白凝冰还处于青春年华的好时候,但以白凝冰现在的状态来看,就算是十年前她的聪明也是超越常人的。
那个是她能被白源清心甘情愿的算计,就足以证明白源清的狡猾。
“看来这个家伙能在离开白家之后存活,不是没有一定道理,不过就算这样,他也不可能再次从我手里逃脱。”
听到这话,白凝冰点点头,就再次拿出一个信封。
“我现在所知道的消息基本都是十年前的,这十年我听说他好像回来过,但却从没有见过他,所以这线索也都是以前的。”
“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知道他很多秘密。”
“尤其是他外出时候经常落脚的地方,就算他之前自以为聪明,最后还是被我查到,并一直派人监视。”
“虽然这十年来他那边没什么动静,但我相信他只要再次回到江海,这些地方他必定会再次利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