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我在西遊撿屬性》-第293章 夜晚逃跑推薦

Home / 玄幻小說 / 優秀言情小說 《我在西遊撿屬性》-第293章 夜晚逃跑推薦

我在西遊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西遊撿屬性我在西游捡属性
李牧看到那些菜色上面的属性小光球还是十分的欣慰的。
大唐跟倭国之间的战争也绝对不是他们大唐挑起来的,这里面的事情可能有待进一步的考量,但不管怎么考量,只要出现战争了,那么对于两方的百姓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灾难。
如果真的因为大唐跟倭国之间的战争言,松子的儿子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生命的话,那他真的可能要对闫松子说一声抱歉。
但是他也希望闫松子能够明白,为何大唐跟倭国能够引起战乱的原因并不是他们大唐的挑衅,可能倭国也有它本身的错误。
历史上所发生的单纯性的侵略战争是有的,可是对于倭国的战争来说,他们大唐应该不是单纯性的侵略战争他很怀疑是倭国单纯性的侵略战争。
饭后天色已经逐渐的晚了,闫松子给他们找了好几床被子,扔进了他们的房间里,几个人在大通铺里,便睡下了。
麟牙很快入睡,李牧能够听到非常大的打呼噜的声音,不由得有些无语,这家伙真的是把他扔到什么地方,他都能够睡得着,完全没有一点烦恼。
之前他都已经跟他说了,这闫松子的儿子很有可能是在唐国跟倭国之间的战争中死去。说是这般的话,闫松子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这家伙居然还能够睡得着。
李牧闭上了眼睛,但他并没有睡着,他等了好长的时间,等到大概后半夜的时候,他赶紧起来将麟牙他们也叫醒。
几人醒来时还在犯迷糊,李牧赶紧对他们说道:“各位不要再犯迷糊了,我们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此处不宜久留。”
麟牙他们迷迷糊糊的起来,穿好了衣服之后跟着李牧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当他们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有重甲的声音传到他们的耳中,紧接着黑暗当中脚步声极为多,李牧伸手金色的火焰出现,他便看到他们被一堆倭国的士兵围住了。
“想跑吗?我等的就是你们想跑的结果!”他们的身后一声老者的声音响起,他们都知道这老者是谁,这老者是闫松子。
李牧他们也并未着急,对他们来说这些是倭国的士兵,都是一些肉体凡胎搞定他们轻而易举,但现在他们要搞清楚闫松子的儿子是不是死在了大唐与倭国之间的战争中,所以闫松子才如此的仇恨他们。
“闫松子,你儿子不是病死的吧?”李牧问他。
“你说的对,你的直觉还是非常准的,我儿子确实不是病死的,我儿子乃是倭国的战士,在于大唐战斗时期丧命,留下两个孩子,我早就看出来你们是大唐的人,所以故意将你们放进来,你们不觉得我这在瓮中捉鳖?”闫松子狠厉的说道。
“你!”李牧无话可说,战争不仅仅让倭国的百姓仇恨他们大唐的那些战士,甚至是百姓,甚至大唐的百姓,听到倭国的人时,也恨不得手撕掉他们。
“无话可说了吧?”闫松子问道。
“你这老头以为这几个受体凡胎的人就能够挡得住我们吗?你未免把我们看的也太卑微了吧,我就让你看看他们是多么的脆弱!”麟牙说完一挥手,他面前的那些士兵们纷纷的朝天上涌过去,也不知道飞到了什么地方。
刚才的状态似乎他一挥手,面前的一堵墙便塌了一个大窟窿。
闫松子看到这般模样也确实惊住了,但瞬间他又恢复了原来的面貌,冷笑一声说道:“早就知道你们大唐能仁义士多的很,我们倭国也不差,要知道我们可是俗称的妖怪之国,你们能人异士虽然多,但是大多死在我们的妖怪手中!”
闫松子说完那些士兵的中间出来了几个人。其中的一个人慢慢悠悠地变成了他们到岩松子的家的路途上遇见的那个模样非常丑陋的蛤蟆形状的妖怪。
“闫松子,没想到你居然跟妖怪为伍!”麟牙赫道。
“你这话说的真是好笑,你以为我们倭国是像你们大唐那么的庸俗吗?我们崇尚的便是日月同辉,而我们的君主则是天狗陛下,即使日月同辉也能够将其吞下!”闫松子说道。
这话说的倒是十分的在理,因为在战场上,天皇陛下正是天狗,当时和他们战斗的时候,失败逃跑了,此刻也不知道究竟在何处。
“闫松子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在战场上的时候,我们已经打败了你们的天狗陛下,你们天狗陛下身边是否有一条蛇?”麟牙再次说道。
“你!”那丑陋的蛤蟆的脸上露出了愤怒,即刻朝他们飞奔过来。
几人纷纷的闪开了,这丑陋的蛤蟆身上特别的吓人,皮肤长得黝黑黝黑的,皮肤上面分布着斑斑驳驳的红色的小点点,而那红色的小点点上面则冒着好像白色的液体。
而在李牧的印象之中,蛤蟆身上白色的液体是有毒的,说是他们无意间碰到他身上白色的液体的话,恐怕当场会丧命。
事实也确实如此,因为这蛤蟆的身上的属性小光球不低,甚至他身上分布着的那白色的液体上面也有非常细密的属性小光球,那些属性小光球,虽然不如它本体的属性,光球的质数大,但是其力量也不可小觑,熟悉小光球异常细密且多地分布在那些白色的液体周围。
虽然他们几个人闪的都非常的快速,但还是有一个衣服上见到了一些那丑陋的蛤蟆身上的白色液体,而那身上见到白色液体的正是郎斯。
郎斯忙低头想要伸手将那白色的液体从他衣服上抹下去,李牧赶紧来到他的身边阻止到:“郎斯,千万不要用手去摸这液体,液体有毒,若是你摸上的话,他很有可能会侵蚀了你的手!”
郎斯知道,李牧的本事不一般,有很多的时候证明他确确实实是有先见之明,所以听了他的话没敢轻举妄动,但没敢轻举妄动,他心里却有些急躁忙说道:“主人那怎么办?我这很容易碰到这身上的液体,若是碰到的话,倒霉的不还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