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起點-第一千九百零七章:誓言陷阱推薦

Home / 玄幻小說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起點-第一千九百零七章:誓言陷阱推薦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亚门纳尔面带忧色:“国王陛下,你这是拿洛丹伦在赌,萨鲁法尔大王若是背叛,我们拿什么抵抗,白银之手骑士团无力再战,乌瑟尔一见兽人就举手投降,你真的想看到兽人攻占洛丹伦那天么?”
泰瑞纳斯国王很不高兴:“你知道在说什么?难道你不相信兽人的先祖之魂?”
亚门纳尔挠挠头:“虽然我不能理解原理,但我认为那只是一个小把戏,幻象或者障眼法。”
泰瑞纳斯国王哈哈一笑:“你多虑了,亚门纳尔,我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王,绝对不会看错人。”
见到国王陛下如此坚持,亚门纳尔面带忧愁,只能退下去。
阴云遮盖了国王的车队,亚门纳尔抬头望向黑暗的天空,感觉到风雨欲来。
回到洛丹伦王城,泰瑞纳斯国王强行压榨王国的贵族和官员,动用了一切强硬手段,总算筹齐了武器铠甲,又购买了大量的粮食,送到了提瑞斯法林地收容所。
成功武装了一万五千兽人。
壁炉谷,密林深处的小木屋,一名兽人老兵整理着铠甲,磨着生锈的战斧。
“你真的要走么?伊崔格?”一名身材丰满的兽人女子倚着门框,翘首弄姿。
伊崔格回头看了一眼,高声道:
“大丈夫志在四方,当建功立业,成为人上之人,我隐居多时,就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兽人女子不满的嘀咕道:“去年你被弗丁领主擒住,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你早就厌倦了杀戮,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伊崔格神情不悦,那是他一生中的耻辱,咬牙道:
“我若不是那样说,早被弗丁杀掉了。”
兽人女子露出惊讶的表情:“难道我看错你了?”
伊崔格阴沉沉冷笑道:“你永远也不会懂我,我留你到今天,是因为你还有作用。”
兽人女子瞪圆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锋利的战斧,尖叫道:
“伊崔格,你说你爱我的。”
“爱你,就要吃掉你,这是兽人的古老传统,来吧,我的小宝贝。”
锋利的战斧砍下,兽人女子血溅当场。
萨鲁法尔大王如愿以偿成了兽人大酋长,接管收容所后,并没有急于行动,而是先建立自己的班底。
優秀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零七章:誓言陷阱看書
这天,有士兵汇报,兽人老兵伊崔格求见。
萨鲁法尔大王挠挠头,不耐烦的说道:
“伊崔格,没听过呀,不见。”
士兵道:“大酋长,那伊崔格有些古怪,抱着一个女兽人的头颅,说是他的妻子,哭得特别伤心。”
萨鲁法尔眼珠转了转,突然心有感触:
“好吧,让他来见我。”
伊崔格一见萨鲁法尔,就扑到在地上,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大酋长,为我做主呀。”
萨鲁法尔挥挥手:“起来说话。”
伊崔格依旧跪在地上,泪流满面道:
“大酋长,我和爱妻隐居在壁炉谷,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有人类靠近了就避开。该死的提里奥.弗丁带兵突袭了我的家园,强迫我的妻子陪她,否则就杀死我,为了活命,我的妻子忍辱负重,这一年来,我如同行尸走肉,过得苦不堪言。”
萨鲁法尔气愤的拍案而起: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起點-第一千九百零七章:誓言陷阱鑒賞
“该死的弗丁,竟然敢羞辱我们的姐妹,若不是他已经死了,我绝对饶不了他。”
在看伊崔格,已经哭成了泪人:
“我听说弗丁死了,本以为苦日子结束了,没想到高等精灵杀来,残忍的杀害了我的妻子。求大酋长为我做主呀,只要能报仇,我愿意侍奉在您的身边,做牛做马!”
萨鲁法尔深深受到触动。
一来,弗丁与妻子情深义重,让他想起了纳格兰的亡妻。
二来,为了争夺达隆米尔湖畔,兽人迟早要和高等精灵一战,伊崔格的经历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萨鲁法尔扶起伊崔格,坚决的说道:
“伊崔格,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是所有兽人的事,人类和高等精灵欠下的血债,我们一定向他们讨回来。”
伊崔格千恩万谢。
两人略一交谈,萨鲁法尔惊讶的发现,伊崔格通晓战阵,对兵法很有研究,竟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
要知道,在与人类的战争中,兽人的名将损失惨重。
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伊崔格如此将才,正是萨鲁法尔渴望的人才。
两人相谈甚欢,几乎忘记了时间,直到腹中饥饿,萨鲁法尔又请伊崔格喝酒。
见识了伊崔格的才华,萨鲁法尔直接任命他为顾问。
酒过三巡,伊崔格压低声音道:
“大酋长,洛丹伦迟早是属于兽人的,我建议大酋长早做决断,人类的念头转变得很快,若是泰瑞纳斯国王有了防备,恐怕又有诸多难处。”
萨鲁法尔哈哈一笑:“伊崔格,你尽管放心,泰瑞纳斯国王不过是一个老糊涂,我用一件残破的食人魔法器就把他骗得团团转,如今洛丹伦国力空虚,拿什么和我斗?”
伊崔格摇头:“大酋长,最怕的就是泰瑞纳斯国王逃走,然后召集盟友进攻我们。”
萨鲁法尔微微吸了一口凉气。
泰瑞纳斯国王不是没有逃走的先例。
只要他不死,逃到国外振臂一呼。
兽人即使占领了洛丹伦,也要面对人类、矮人、高等精灵的夹击,拖入战争的泥潭。
萨鲁法尔眼珠乱转:“我很担心麦迪文,摸不准他的心思。”
伊崔格早有准备,笑道:
“这个简单,擒住泰瑞纳斯先不要杀,用尽一切手段羞辱他,麦迪文有洁癖,绝不会抬举一个耻辱的国王。”
深夜,洛丹伦的街头上突然传来了铠甲摩擦的声音。
泰瑞纳斯从睡梦中惊醒,发现王宫内到处都是兽人。
两名兽人士兵将泰瑞纳斯从床上抓起来,拽着他的右脚,一路拖着来到王座大厅。
泰瑞纳斯被磕得头破血流,一路哀嚎惨叫,惊讶的看着王座上的萨鲁法尔大王。
“你发过誓的!”泰瑞纳斯哭泣着质问道。
萨鲁法尔哈哈大笑,板起面孔严肃的说道:“我可没有违背誓言,我在誓言中是这样说的:永远效忠于伟大的泰瑞纳斯国王。而你只是一个废物,最无能,最愚蠢的国王,与伟大毫不沾边,蠢货,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泰瑞纳斯这才明白上当了,誓言中竟然隐藏着陷阱,于是闭目等死。
萨鲁法尔指着泰瑞纳斯国王的鼻子,狞笑道:“你想死么?可怜的泰瑞纳斯,我偏不让你死。把他扔到茅坑里,让洛丹伦的所有百姓参观。你建立了兽人收容所,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这都是你的报应。”
卡拉赞。
麦迪文得知萨鲁法尔攻入洛丹伦王宫,犹豫要不要插手。
直到听说泰瑞纳斯国王被扔到茅坑里,洛丹伦尽人皆知,麦迪文厌恶的摇摇头,决定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