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六十章 十方無敵看書

Home / 科幻小說 /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第六十章 十方無敵看書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轰隆!
山洞一处石壁应声炸裂开来。
任以诚人如怒龙,带着凝若实质的滔天杀气,掠身爆冲而出。
适才他正在练功,体内的麒麟血突然莫名开始躁动,让他心神不宁。
所幸,这股异常很快就被和氏璧给平抚了下去。
但同时,火麒麟也毫无征兆的开始发狂,连番出事,终于让他察觉不妙。
在将火麒麟制服后,任以诚用‘腾邪实意’的术法化出锁链,将其困在了壁画山洞之中。
精彩都市小说 電視劇裡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笔趣-第六十章 十方無敵熱推
接着,在不及思索间,他就听到了帝释天的声音,顿时恍然大悟,连忙赶了过去。
“嘿嘿!这就跟神作对的下场。”
帝释天的笑声中透出讥讽,身形一晃,使出‘七无绝境’的无上境界,如轻烟般骤然消散。
“灵蓍损悦,封!”
任以诚双手施印,霎时一片巨大光幕覆盖方圆二十丈范围。
砰!
伴随光幕一阵涟漪,帝释天再度现出了身形,心中暗叹邪门。
方才他闪身欲走,却仿佛撞上了一堵铜墙铁壁,‘七无绝境’素来无往不利,今日竟然失效了。
“孙贼,看你特么往哪儿跑!”
任以诚怒极攻心,身子凌空一旋,整个人瞬间化作狂风消失无踪。
风声呼啸。
引动下方水面翻涌,顷刻间形成十道巨大的漩涡。
帝释天见状,登时目光一凛。
“这,难道是……”
多年前的回忆涌上心头,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惊愕间,砰然水声爆发,漩涡已化作十道水龙卷冲天而起,从不同方位向他席卷而来,将他的全部退路尽数封死。
“竟然是这招,怎么可能?”
帝释天目呲欲裂,强烈的恐惧似潮水翻涌,瞬间将他淹没。
“死吧!”
任以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十道水龙卷中各冲出一道人影,施展十招不同的绝世武功,从十个不同方位,同时攻向帝释天周身各大要穴。
刀枪剑戟棍,拳掌腿爪指。
磅礴招意催发出十种强绝劲力,汇聚成一股惊世巨力,凌厉霸道,势震天地。
帝释天惶然失措,就听砰然一声,人已被击中,顿时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出,狠狠砸在了龙首石雕之上。
咔嚓!
雕像无法承受他身上所夹带的强大劲力,顿时崩出道道裂纹,摇摇欲坠。
噗!
一口鲜血喷出,帝释天脸上的冰雕面具也随之碎裂,露出了他那骇然失色的面容。
吐出的凤血不再像上次那般自动回流,可见其伤势之重。
“该死!”帝释天气息翻腾,五内如绞,急运回神之象,却收效甚微。
武无敌天资纵横,有旷世之才。
但单论内功修为,当年的他未必就比得上现在诸多奇遇在身的任以诚。
“没错,你是该死了。”
半空中,任以诚十道身影汇一,携‘十方无敌’余势,悍然直取帝释天头颅。
纵然他身怀凤血,能不死不灭,但若尸首分离,就势必再难活命。
劲风当头压下,招未至,力已先到。
逼命一瞬。
帝释天面露狠色,强提真气,倏然一指点出,就见雷光闪烁,破空激射而出,正是他圣心四绝中的‘帝天狂雷’。
蓬!
雷光劈至,气爆声中,任以诚不由身形一滞。
烂船亦有三千钉。
帝释天此时虽重伤在身,但两千多年的修为仍旧不容小觑。
但见龙首上人影弹起,帝释天趁势逃离,双臂运劲一挥,凝聚周围水汽化为万千冰刃,以‘万仞穿云’轰然射向了他前方的光幕。
任以诚施展‘十方无敌’,无暇再分心维持术法,面对帝释天搏命一击,光幕顿时被破。
圣心诀中尚还有一门名叫‘纵意登仙步’的绝世轻功,速度之快,仿若缩地成寸。
帝释天不敢再用‘七无绝境’,轻功展开,直似腾云驾雾般朝着出口急掠而去。
然则,任以诚自学得风神腿,轻功身法业已今非昔比。
呼!
风声狂卷,数息间,他已逼近对方身后七尺之内。
帝释天不由心弦紧绷,突然目光一闪,大喊道:“再追下去,你的好兄弟就没命了。”
下方。
却见皇帝手下的十大侍卫和求绝已然来到了聂风和步惊云的身边,各自举起兵刃,准备对两人下杀手。
眼见如此情形,任以诚的速度登时慢了一瞬。
帝释天要的便是这个结果,果断趁机加催功力,身法激增,眨眼间消失在了出口中。
“总有一天,老子要抽干你的凤血。”
任以诚当机立断,大喝一声,同时返身而回,向风、云两人的位置冲去。
嚎!
忽地,两道震天咆哮先后响起。
就在十大护卫和求绝将要出手之际,聂风和步惊云身上的烈焰轰然消散。
两人齐齐睁开了双眼,猩红的双眸,散发出冰冷的目光,不存在一丝一毫的情感。
他们的皮肤亦被烧得通红,更诡异的是上面居然有层鳞片若隐若现。
十大护卫和求绝不由心神一颤,浑身毛骨悚然,手中的兵刃已现犹豫。
但就在这时,异变再生。
聂风和步惊云乍然而动,“呼”的一声,体外又冒出了烈焰,竟化身成了火麒麟的模样,向洞外狂奔而出。
旋即,便是一连串的凄厉惨叫。
也不见两人有何动作,只行进之间,便将周围的十一人尽皆撞得粉身碎骨,烧成了焦炭。
火光一闪,两人也没入了出口。
任以诚落在地面,本该紧追不舍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目光环视四周,随即他右手隔空一抓,真气如巨网铺撒,将散落在地上和水中的龙脉碎片给卷了回来。
龙脉入手的刹那间,上面残余的力量瞬既透体而入,沿着经脉向任以诚的元神汇聚过去。
一股与和氏璧截然不同的奇妙感觉油然生出。
但此刻,任以诚却顾不得这些,将龙脉收回,只因它是定鼎中原的华夏先祖的遗骨。
翻手化去龙脉,任以诚再度展开身法,沿着龙身去追风、云二人
皇帝急忙也跟了上去,并开口道:“任公子,我知道你们江湖中人素来义气为先。
但今日之事已再非个人的小恩小怨,麒麟魔现世,必定祸延神州苍生,何况还是两个。
当今天下,只有你才能战胜他们,为了大局,我希望你能竭力出手,消灭他们,务必将伤亡减到最小。”
任以诚呵呵一笑:“大局?这是身为一国之君的你要操心的问题。
如果真如你所言,那当初我们就该直接另立新君,何苦远渡东瀛前去救你,不然的话,又怎会因此而害得无名前辈功力尽失。
况且,若是连两个人都救不了的话,又谈何拯救苍生,我,绝不会放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