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 季小爵爺-第二千一百四十一章 殷家祖傳玉佩分享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超品漁夫 季小爵爺-第二千一百四十一章 殷家祖傳玉佩分享

超品漁夫
小說推薦超品漁夫超品渔夫
殷东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低声安抚道:“别哭了,杨梅姐,都过去了。”
他越安抚,杨梅哭得越大声,哭倒在他怀里。
这时,被殷东挂在腰间的剑鞘中,黑剑轻轻震颤起来。
剑灵空间里,小黑又嘴欠了:“废材主人,你看吧,你不珍惜东子老大,多的是女人投怀送抱,看到没有,这个女人长得比你漂亮,身材比你好,还带香,哭起来也好看,哪哪儿都比你强呢!”
砰——
一只幻化的大手从天而降,拍扁了剑灵小黑,盘坐在碧桫树根上的秋莹给了这个贱贱的剑灵,一记死亡凝视。
小黑还要作死,贱贱的说:“你瞪我也没用啊!东子老大不想推开这个投怀送抱的女人,他还用手拍人家呢,啧啧,也不知道手感怎么样了。”
哪怕秋莹知道殷东没有邪念,就是单纯的安抚他表姐,但她心里还是酸气上冲,跟酿了十年以上的老陈醋一样。
黑剑就一直在嗡嗡震颤。
殷东没忍住,笑了出来。
秋莹自己也忍俊不禁。
下一秒,她没好气的喝道:“很好笑吗?听了这个贱灵的话,是不是还挺得意?”
“你想多了。”
殷东说了一句,又对杨梅说:“别难过了,杨梅姐,眼睛哭肿了就不漂亮了。”
杨梅才抹着一双红兔子眼直起身来,哽声说:“东子,姐不是难过,是突然想家了,想我们老家的海。”
“嗯,我知道,你扑过来,是想闻我身上散不掉的鱼腥味儿,我可是正宗的渔民,跟你那个满身土味儿的杨峰弟弟不一样。”
殷东开玩笑的说道,得了杨梅一记白眼,哈哈一笑,又道:“听说你那个弟弟是个病殃子,你妈临终前让你跪地发誓,要侍候他一辈子的,现在灵气复苏,他病好了没?你还准备当一辈子的扶弟魔吗?”
有关杨峰的消息,也是前世的杨梅亲口告诉殷东的,诸多抱怨,不过这一世杨梅还没说过,不由得奇怪:“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啧,就说你只记得亲弟弟,不记得亲表弟了吧,你表弟我叫殷东,你就一点没联想到什么吗?”
殷东笑着提示。
杨梅给了他一个白眼,嫌弃的说:“知道你是老殷家的长子长孙,很……不对!殷东这个名字,好熟悉,我在哪里听过呢?”
殷东:“……”
守在外面的金爷仰头,苍了个天的,这妹子什么脑子啊,她还是蓝星人呢,竟然都不知道殷东是谁?
杨梅还是有一点脑子的,终于反应过来,还爆了个粗口:“卧槽!东子,你不会就是那个殷东吧?”
“你还知道几个殷东?”对这个脑子缺根弦的表姐,殷东也是无语了。
“这年头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又是殷东这么大众化的名字。”杨梅不服气的说。
殷东笑笑,没有纠结这个话题,转而问:“你还没说,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你不是都知道了嘛!”
对自己的情况,杨梅不想多说,话锋一转,表情八卦的说:“那个魔门圣女真的很凶残吗?她吃不吃人?”
“别瞎说!”殷东没好气的说完,又问:“你跟你弟要不要回蓝星?”
杨梅眼里闪着泪光,流露出思念之色,却摇头说:“我弟发过誓,说他就算是在外面讨饭,也不回蓝星那个破地方了,他憎恨蓝星。”
殷东目光一冷,本来打算给杨梅一些修炼资源的,也打消了念头。
给了杨梅资源,就等于是给了她弟弟。而那样一个生于蓝星,长在蓝星,却憎恨蓝星的人,把资源给他也是浪费,还不如给一条狗,至少还懂得忠心护家。
他没说话,可眼中的意思却很明显。
杨梅苦笑了一下,说道:“好了,我该回家了,我弟弟差不多要回家吃饭了。”
“我送你。”
没打算送资源给杨梅,殷东还是想去看看她生活的环境,而且他隐约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杨梅没拒绝。
姐弟俩离开酒店之后,沿着长街慢慢的走。
走到街角转弯的地方时,杨梅转头望向殷东,犹豫了一下说:“东子,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当年你爸妈在海上失踪之前,给我爸打过电话。”
殷东一惊,激动的问:“他们在电话里说什么?”
杨梅咽了咽口水说:“那天我爸来看我,带我去吃火锅,他去洗手间,手机放在桌上,看到是姑姑打来的电话,我就接了,听她说什么幽灵船,还说……”
“还说什么?”殷东急切的问道。
本来,他就怀疑父母可能没死,跟秋莹的父亲秋仲文一样,进了灰岛秘境。现在杨梅的话,让这个可能性变大了。
杨梅表情纠结,不断地搓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还说了灵气复苏,要我爸把她藏的一块殷家祖传玉佩取出来,给你戴上。”
说到这里,杨梅垂下了头。
殷东心头一跳,眼神沉了沉,问:“玉佩呢?”
杨梅愧疚的深垂下头,弱弱的说:“不是我爸,我……我没告诉他,告诉我妈了,后来我妈去你家拿走了玉佩,给我弟了,他戴着玉佩,病好了,我就,我就一直没说。”
殷东的心情复杂无比。
前世,杨梅没说过这个事,但是殷老太太一直说殷家祖传玉佩不见了,就是他妈偷回娘家了,骂他妈是个贼胚子。
老太太讨厌殷东父子的原因,也跟殷家祖传玉佩失踪有关。
而他在前世,跟杨梅重逢之后,就算自己处境不佳,也一直竭尽所能的帮杨梅。
“然后呢?”
殷东轻声问道。
前世的事,已经不可追究,但是这一世,殷东想知道杨梅的想法。
杨梅咬了咬唇,然后抬头,鼓起劝气央求说:“东子,你现在这么强大了,也不需要那个玉佩了,能不能把就那块玉佩送给我弟弟,就当,就只当是送我这个表姐的礼物。可以不?”
殷东眸色深沉,淡淡的问:“这个话,我有些不懂,我为什么要把殷家祖传玉佩,送给一个表姐的同母异父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