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927章 想把自己打死的衝動鑒賞

Home / 其他小說 /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927章 想把自己打死的衝動鑒賞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一个小时后,毛利小五郎立的Flag倒了。
步美走丢了……
“哎?!”
玄关处,毛利兰惊讶看着回来求助的四个孩子,“步美不见了?”
“对不起,”光彦一脸沮丧,“我们在还把她弄丢了。”
柯南拿着捡到的步美的围巾,翻看着,又朝看过来的灰原哀摇了摇头,“上面没什么线索。”
“总之,我觉得人多一点去找她比较好。”元太焦急道。
“哗啦……”
餐厅的门被打开。
毛利兰回头,看着从走廊过来的人,“非迟哥?步美她不见了,我去找我爸爸……”
“不用去,全醉倒了,”池非迟穿着外套,一路走向玄关,“去找这里的驻警帮忙。”
毛利兰探头一看,发现餐厅里的一群大叔醉倒、躺了一地,再看看眼神清明的池非迟:“……”
真的全被放倒了啊。
一群人再次出门,这一次还有永仓君子跟着带路去找当地驻警。
“你们怎么了?”
路上,拿着手电筒的紫西服男看着一群人路过,放声喊道,“要帮忙吗?”
毛利兰匆匆跑过,“不用麻烦了!”
“喂喂,太冷淡了吧!”紫西服男不满喊道。
驻警动员村民帮忙搜寻后,村民在神社附近的树脚,发现了昏睡过去的步美。
池非迟上前查看了步美的情况,脱下外套盖到步美身上,把步美抱了起来,转身对急切跑来的毛利兰道,“没有外伤。”
毛利兰松了口气,转身向驻警和村民道谢。
现在还没有到春季,白天天气再晴朗,夜里的温度还是很低,一群人没有在山林间多留,带着步美回了民宿。
一个小时后,被窝里的步美清醒过来,睁开眼,茫然看着坐在她旁边的池非迟和围了她一圈的其他人,“池哥哥……还有……大家?”
“步美!你不要紧吧?”光彦问道。
“你有没有哪里痛?”毛利兰也急切追问,“有没有觉得哪里受伤了?”
步美感觉了自己的身体,声音有些虚弱,“没事,我很好。”
“你还能继续说话吗?”柯南见步美点头,才继续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步美回想着,“我原本跟着大家一起去打更,突然看到另一条路上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向我招手,所以我就跟过去了。”
“女孩子?”柯南疑惑。
“嗯,她大概十岁,留着娃娃头,”步美道,“还穿了条红裙子……”
“不可能,”刚进门的永仓严站在门口,双腿微微颤抖,神色惊愕,“这不可能!”
永仓严身后的永仓君子有些激动,“她一定是来这里见荣治的,麻美她……”
“麻美?”柯南好奇问道。
步美也坐起了身,看着永仓君子,“原来她叫麻美啊?”
“对,麻美和我们死去的儿子荣治是青梅竹马的玩伴,”永仓君子垂眸,眼里有着悲伤和温柔,“他们感情非常好,每次麻美被村子里调皮的孩子欺负的时候,荣治总是会站出来保护她,而荣治每次受伤,也总是麻美帮他包扎,他们两个就只差一步……麻美一定是相信荣治是无辜的,才来看他,一定是的!”
“无辜?”柯南疑惑。
“你到底有完没完!”永仓严突然推了永仓君子一把,又对步美道,“小妹妹,我想一定是你看错了,你绝对是看错了!”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927章 想把自己打死的衝動推薦
小孩子是不愿意被误会的,步美坚持道,“可是我明明看见了。”
“难道你怀疑她说谎吗?叔叔!”元太不满站起身。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927章 想把自己打死的衝動閲讀
光彦也起身,正色帮步美说话,“步美不是那种会骗人的小孩子!”
“好了,你们冷静点。”柯南忙出声劝道。
“请问,你凭什么确定是步美看错了?”灰原哀看着永仓严,态度还算平和,不过用的是质问的语气。
“那还用说吗,他们两个……”永仓严顿了顿,“荣治在上个月去世,而麻美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柯南惊讶,“什么?”
步美也吓了一跳,“麻美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元太和光彦吓得抱到了一起。
“这么说,那是幽灵?”
“哗啦。”
一旁的门被打开,坂木庄吉和其他住户站在门外。
坂木庄吉脸上的笑有些僵硬,“我虽然是个男人,不过最怕听这种故事了。”
两个女孩子相视一眼。
“果然……出现了!”
住在这里的那对情侣毫不顾忌地抱在一起,互相安慰,洒狗粮。
喝醉的毛利小五郎起身,晃晃悠悠走到门口,“你们在吵什么啊?”
“你们几个……”永仓严突然恼火起来,扫视着毛利小五郎、池非迟、毛利兰和孩子们,质问道,“你们是他们派来的,对不对?”
“老公……”永仓君子皱眉。
“我是绝对不会上当的!我绝不会任你们摆布,你们等着瞧好了!”永仓严一通莫名其妙的话,又朝毛利小五郎咆哮,“听清楚,我从来没有把荣治那种人当成我的儿子!”
“老公,”永仓君子不忍道,“你这样说,荣治他太可怜了!”
“你给我闭嘴!”永仓严呵斥。
“你冷静一下,老板,”坂木庄吉连忙上前拉住永仓严的胳膊,“这样酒品太差了一点吧!”
“就是说啊,”毛利小五郎醉醺醺道,“您别气成这样,我们先来喝一杯暖暖身再说~!”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不用你们管我!”永仓严朝坂木庄吉和毛利小五郎大吼了一声,转身出房间。
永仓君子连忙跟上去,留一群住户在房间门口沉默。
“看来这个村子除了幽灵之外,还有别的故事。”灰原哀若有所思道。
光彦激动起来,“这还蛮值得我们进行调查的哦!”
元太也一下子精神了,“没错!”
池非迟看着跃跃欲试的一群小鬼,“去睡觉。”
“我们……”
元太不服气地抬头,跟池非迟对视上。
静了一秒,五个小鬼头乖乖应声。
“是~”
……
池非迟把一群小鬼赶去睡觉,又把站都站不稳还嚷着‘继续喝’的毛利小五郎扶回房间。
随着一个个房间里的蜡烛陆续熄灭这个,偏远村庄笼罩在黑暗和宁静之中。
柯南躺在被窝里,听着靠门那边毛利小五郎鼾声如雷,听着右手边元太和光彦嘀嘀咕咕地说梦话,面无表情地看着昏沉的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翻个身准备睡觉,突然发现躺在他左边没一点声息的池非迟也没睡着,压低声音问道,“池哥哥,你还没睡啊?”
池非迟盯着昏沉的天花板,‘嗯’了一声。
可能是非赤不在,他有点不习惯,也可能是最近熬夜熬多了,他突然睡不着了。
柯南刚打算跟池非迟聊聊今天的怪事,就听池非迟突然道。
“你赶紧睡,等你睡着了,我要出去一趟。”
柯南:“……”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怎么睡?
“出去?”柯南拉开被子坐起身,好奇问池非迟,“你这么晚了,还想去哪儿?”
“你很好奇?”池非迟轻声说着,拉开被子起身,摸黑往窗户走去。
“当然啦,”柯南起身跟过去,无语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卖关子了?”
“不,卖关子是想等人来追问、然后告诉对方答案……”
池非迟拉开窗户,直接从二楼窗户跳了出去,放轻的声音从窗户外飘进屋。
“而我压根就没打算告诉你答案。”
“喂……”
柯南上前两步,跑到窗户前,探头往下看,却只能看到漆黑一片,呆了一瞬,面无表情地往被窝里走。
懂了,池非迟那个黑心的就是想让他好奇、想让他跟着一起睡不着。
他才不会上池非迟的当!
不过池非迟那家伙到底要去哪儿?是不是跟今天的事有关?那家伙不会得到什么线索了吧?是步美口中那个神秘女孩的线索,还是永仓先生态度奇怪的线索?步美看到的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死在十年前的女孩怎么可能出现?他不信世界上有幽灵,那池非迟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机关诡计,所以才打算深夜去查探?……
(╯#-皿-)╯~~╧═╧
他,名侦探,好奇得睡不着。
所以,池非迟那家伙半夜出门到底要做什么?
想想,再仔细想想,可能有他遗漏的线索。
在柯南回忆今天到鬼泽乡后的每一个细节时,池非迟趁着夜色离开永仓家附近之后,拿出手机开始计时,而后随便选了一个方向跑去。
鬼泽乡依山而建,永仓家就在最顶上,途中的屋顶、树杈都成了池非迟的落脚点。
相隔五米多远的两栋楼顶被跨越,人落在屋顶上,原本的老旧的茅草屋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一棵立在路边的大树边缘纤细的树枝被人踩过,树枝却没有因人体重量而折断,只是轻轻晃了晃,仿若微风拂过。
池非迟如一个悄无声息的幽灵,迅捷如风,一路直线往下,到了最下方的神社附近后,悄然落地,拿出手机,停了计时。
2分47秒……
他的身体果然有了变化。
最开始感觉到变化,是在昨天上午,发烧和手脚乏力的感觉彻底消散之后。
第一个变化,是他在行走时,自身的肌肉和骨骼会无意识地进行调整,有时候是脚上用力,有时候是腰间肌肉用力,力道不一,这些调整不是他掌握的用力方式,但又像是训练已久、已经融入身体的习惯,根本不经过他的大脑考虑,在行走时自然而然地就用上了,让他脚步更轻、行动更省力。
大概是因为他以前的脚步声一直放得很轻,其他人没有察觉到异常,但他自己能够感受出来。
人类在活动时能调动的肌肉是有限的,偏偏他在行动时,身体能调动一些平时调动不了的肌肉,细微精准。
而经过刚才的测试,可以证明,在同样的体力消耗下,他的跑步速度至少快了两倍,跳跃水平也翻倍增长,同时,脚步比以前轻了不少,放在人面前或许没有太大区别,但如果换作是听觉敏锐的动物,在不全神贯注地倾听的情况下,现在恐怕也很难察觉他的脚步声。
挺打击人的,他总觉得自己前世练轻身术那么多年花费的时间、精力、血汗像是喂了狗一样,还不如这辈子‘感冒’一段时间。
要是前世的他遇到这辈子的他,应该会有种‘心态失衡使我自己把自己打死’的冲动。
他隐约有猜测,这种变化是无名带来的。
毕竟……
他身边管他叫‘主人’的动物中,只有无名这只猫符合脚步轻、速度快和反应灵敏的特征。
而且猫的体温比人高,正常情况下都会在38度——39.5度,这大概也就是他发烧的原因。
第二个变化,是他在呼吸时能够感受到的。
他肺里好像多了一个空间,吸气和呼气的过程中,会有一部分气体留存在那个空间中,之后由那个空间传递到身体里。
这个变化他昨天已经测试过了,平时呼吸时,进入他呼吸道的空气会有一部分留存在那个空间里,而想要一次性将那个空间填满的话,大概需要五分钟,而这个空间填满后,可以让他屏息两个小时。
这是在正常环境下,如果是在气压低的深海,他需要更多空气来控制自己体内的气压,那样屏息时间大概会短一些。
而昨晚进行出院检查、照X光的时候,他的肺部并没有发现异常。
这种变化应该是非离带来的。
鲸鱼能够把血液储存在血液里,潜水很长时间,而他作为人类,血液不多,血液储存氧气的能力也不如鲸鱼,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三无金指把他的肺部改造了一下。
也就是说,他这次长达十天的感冒,是非离、无名给他带来‘身体改造’的副作用……
池非迟收起手机,动身走到神社门前,目光锁定一个只够小孩子爬进去的窗户,试着从那个窗口钻进去。
整个过程没有太大难度,他原本还不清楚该怎么钻,但他的眼睛将窗口尺寸反馈到大脑后,在行动时,大脑就开始控制骨骼、肌肉,进行调整。
他能清楚感受到骨头在通过窗口时错位、还原的过程,然后就……过去了……还没好好感受就过去了……
前世练缩骨功的大能要是知道,会比他自己更想打死他。
他前世没练过缩骨功,那种功夫要从小练、把身体练软、练上数十年,要练缩骨功,就要放弃一些注重力量的武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放弃力量,自然就不会练缩骨功,只是训练基本的柔韧性。
池非迟思索了一下,脱了外套丢在神社里,反复在那个小窗口来回钻了两次,第三次钻进神社,选择了面朝上,在钻到一半时停下,腰卡在窗口,上身往后折,以脊椎为中心,身体呈‘∧’形挂在窗口。
人体本不应该能往后折到这种程度,他见过手脚往后折成‘o’形的、手脚往后折成‘n’形的活人,但能折成‘∧’形的,他只见过尸体和目前的他。
好了,现在练柔道的大能们应该也想打死他。
可以确定的是,他能站起来活动,说明骨头没软,但他全身的骨头要么柔韧度变强了,要么是骨头中间多了软骨衔接……
池非迟挂在窗户上,没有急着脱身,伸手以最快速度晃了晃,发现自己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手掌。
看来猫那种‘无影巴掌连环手’的能力也有了。
很好,要是那些魔术大佬知道他现在的手速,也会特别想打死他。
神社附近的树林间,一个穿着黄色毛衣、红色短裙小女孩的身影浮现,看着只有下半身挂在窗户上的人,呆了呆。
好像一具被打断了脊椎骨的尸体啊……
小女孩的脚没有沾地、没有迈动,飘着到了神社前,又穿过神社紧闭的大门,探头看了看那个挂在窗口上的陌生人,小心翼翼地靠近。
虽然天色很暗,神社里更是一片漆黑,但如同幽灵一样的小女孩穿过门进屋时,池非迟的视线余角就捕捉到了那一抹穿红裙的身影。
在小女孩凑近时,池非迟已经确定,这屋里没有投影,也不像是什么移动投影手法,不然小女孩穿过神社的门时,身影怎么也该有点细微的变化。
难道真的有鬼魂存在?
小女孩凑近后,在池非迟身前蹲下身。
因为池非迟腰后折、手垂在墙壁边,头也是倒悬着,在小女孩蹲下后,双方视线刚好齐平。
池非迟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又想做什么,就一动不动地观察。
小女孩也想看看池非迟是什么东西,蹲着一动不动地观察池非迟,看过往下垂的头发、光洁的额头、夜色下苍白的肤色,还有那双映着她身影、平静得深渊又像没有焦距的紫色眼睛,伸手晃了晃,见对方没反应,将脸凑上前。
池非迟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一个飘忽的女孩身影蹲着,一个没有呼吸、不眨眼、身体折成怪异幅度的年轻男人,双方在神社里脸凑脸静止了半天。
池非迟甚至能感觉到女孩的发丝掠过、穿过了他的脸庞,留下丝丝凉意。
两分钟后,小女孩手脚僵硬地起身,盯着池非迟,浑身颤抖着后退,喃喃出声,“好、好可怕……死人了……好可怕的尸体……”
池非迟:“……”
不是,作为鬼魂,怎么可以怕尸体……呸,他才不是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