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討論-第四百一十二章 神被殺也會死分享

Home / 科幻小說 / 火熱連載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討論-第四百一十二章 神被殺也會死分享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据我所知,神会流血,只要你够强,神和人一样,被杀也会死。”
廖文杰给了句中肯的回答,而后继续道:“不过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等哪天你能一刀把四国岛斩成两半,才有资格思考神会不会流血。”
“如果我现在就想挑战一下呢?”
石川五右卫门目光灼灼,脑海中不断计算着斩击廖文杰的角度,虽说结果都不是很友好,但这并不影响他挑战天堑的决心。
对别人而言,这是一起自杀式挑战,在他看来却是千载难逢的机缘,一次挥剑便能窥探到穷极一生都无法触摸的领域,这是何等的大幸。
“我在重述一遍,这里没有神。”
廖文杰四下看了看,指着自己道:“如果你想和我玩两把,下刀之前千万考虑清楚,我这人不吃亏的,挨打绝对会还手,以你的小身板恐怕承受不住。”
“我知道,可如果现在放弃,内心就会种下畏惧的种子,以后……”
“没有以后,我的境界,你触摸不到,心存畏惧反倒是一件好事。”
“……”
天一下就被聊死了。
石川五右卫门深吸一口气,手握刀柄踏前一步,身躯微躬,摆出居合的拔刀姿势。
“五右卫门,冷静点……我们还没走远呢!”
鲁邦三世眼角抽抽,拉着峰不二子和米拉远远跑开,蹲在一堵坍塌的墙壁之后。
斩铁剑尚未出鞘,剑气便锁定了廖文杰全身,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将他笼罩其中,在石川五右卫门脑海中,也出现了一组组廖文杰身首异处的画面。
可惜都是幻觉。
握刀的手重若千钧,石川五右卫门原地静止,双目紧闭,汗水止不住顺着脸颊流下,半晌都没能成功出鞘。
“可怕的家伙,你真是太强了!”
廖文杰摸了摸脖颈,吐槽道:“老天爷真是乱来,世间有你这样的强者,让其他人可怎么活。”
在峰不二子和鲁邦三世出现的时候,廖文杰就想吐槽了。
看和毛利兰九成九相似的米拉公主可想而知,鲁邦三世这条线是柯南牵扯出来的,可据他所知,鲁邦三世的世界观相当奇葩,动辄出现战场千人斩级别的人间凶器,这种人若想犯罪,柯南能吃得消?
顺便说一句,这里的战场非冷兵器血拼,而是飞机大炮的现代化战场。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吐槽完毕,廖文杰不管不管继续凹造型的石川五右卫门,转身蹲在中年男子面前,一个响指打下,开始了我问你答的愉快交流环节。
问话结束,中年男子和两名黑袍保镖仰头倒地,廖文杰起身收拾好两个手提箱,大步离去消失在黑暗中。
石川五右卫门仍旧在原地凹造型,身前空无一物,感应着廖文杰余留的气息,斩铁剑迟迟无法出鞘。
“五右卫门,人已经走了。”
“喂,你还好吧?”
三人走出墙角,见石川五右卫门摆着居合造型,一脸想要却没有,想出又出不来的痛苦造型,唯恐殃及池鱼,远远呼唤不敢靠太近。
唰!
就在这时,一道白练划破夜空,斩铁剑出鞘入鞘,石川五右卫门如释重负跌坐在地,近乎虚脱的身躯充满疲惫。
鲁邦三世上前,脱下西装为石川五右卫门扇风,好奇道:“怎么回事,明明可以挥剑,为什么一开始不这么做,你在犹豫什么?”
轰隆隆!!
坍塌的巨响声传来,脚下地面轰鸣震动,鲁邦三世转头看去,之前被白练扫过的烂尾楼断成两截,上半部分滑落坠地。
就这?
小场面,他和峰不二子已经见怪不怪了。
米拉不然,萌新一个,对真实世界的认知远不如鲁邦三世等人,目瞪口呆望着眼前的一幕,陷入对人生的质疑。
察觉到嘴巴张成O型有损皇室形象,她慌慌张张双手捂脸,看向石川五右卫门的眼神敬若天人。
很快,米拉又意识到一点,是她格局小了,真正的强者已经提着两个手提箱离开。一击斩断一栋楼的石川五右卫门,在对方面前连刀都不敢拔……
不明觉厉!
可一想到昨晚廖文杰搂着峰不二子去酒店的背影,以及狗男女之间毁三观的对话,米拉便脑门飘过一串问号。
难道这就是强者的世界?
“五右卫门,你没事吧,没事赶紧吱一声,一动不动看得我好害怕。”
扇了半天风,见石川五右卫门依旧像个僵尸般躺平,鲁邦三世有些急了:“喂,你倒是说话呀!”
“鲁邦,让你担心了,我没事,只是……”
发丝遮面,石川五右卫门无神望天:“第一次出鞘的时候,斩铁剑告诉我,只要我敢出鞘,它就敢碎给我看;第二次出鞘的时候,我的身体告诉我,只要我敢出鞘,它就敢当场崩溃;我的剑道告诉我,只要我敢出鞘,它就敢弃我而去……”
“什么意思?”
“我没有做好挑战神的准备,直面对方是我能力的极限。”
石川五右卫门苦痛道:“直到对方气息散尽之前,我都没敢出鞘,神在我心里……种下了畏惧。”
“喂喂喂,一口一个神,这世界上真的有神吗?”鲁邦三世表示质疑。
“有,那仰望天空的感觉,不是神还能是什么……”
“……”
……
夜,山脉,险峰,洞窟城堡。
和中年男子友好交流结束,神秘教派的面纱揭开,是一个名为‘万物教’的组织。
这个组织崛起于十年前,信奉创造世界的万物尊者,目前只在维斯巴尼亚王国境内自娱自乐,影响力尚未出圈,没有扩散到欧洲其他国家。
原因可想而知,有玩圣光的那群人压着,谁也别想在欧洲乱来。
万物教的组织规模虽小,却在维斯巴尼亚王国根基扎实,拥有官方背景,来自皇室成员幕后支持,非前任沙克拉女王,而是她的兄长基拉德伯爵。
涉及到宗教和国家政事,万物教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立马就复杂了起来,廖文杰对此并不关心,他只知道万物教的驻地有上帝武装的其余部分。
考虑到上帝武装之二在自己手里,万物教没有能力将其抢走,剩余三件也早晚会落到自己手里,他决定不浪费大家时间了。
不用早晚,现在就取走。
洞窟城堡依山而建,内部另有乾坤,原先是基拉德伯爵的产业,友情租借给万物教。
此地驻守着万物教近百名虔诚信徒,类似于修道院的模式,这里的信徒都是苦修士,每天除了感谢无所不能的万物尊者,剩下的时间都在吃喝玩乐。
就这点而言,万物教还是很有凝聚力的,屁事不干就有饭吃、有酒喝、有妞睡,只要XP系统无误,搁谁都会忠心耿耿。
故而,万物教的入会要求也极为严格,除了维斯巴尼亚王国本地人,最重要的一个要求是上无父母,下无妻子,中间还没有亲戚朋友。
很奇葩,但教会也给了相应的解释,他们是与世隔绝的苦修教会,不建议分割亲情和爱情,所以只在广大单身群众中择优录取。
建成十年来,万物教规规矩矩,本着低调的原则,从未有过逾越之举,在维斯巴尼亚王国风评不差。
提到万物教,民众的第一想法就是……想加入。
再说这边,廖文杰换上一身黑袍,兜帽盖住半张脸,走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前行进入洞窟城堡。
“这黑不溜秋的造型,和酒厂基本没差,妥妥的反派风格,竟然敢说自己是个正经教派……呵呵,忽悠谁呢,正经人谁穿这样?”
廖文杰嘀嘀咕咕,在好心路人的指引下,穿过城堡抵达山洞核心区域。
很快,眼前出现一处巨大洞窟,这里是山体中央的礼堂大殿,供奉着无所不能的万物尊者。
这位神明造型相当复古,就廖文杰的知识储备量,不论从哪个角度去看,万物尊者的石像都是一条蛇。
不论东方还是西方,原始时代的人们都对蛇图腾有所崇拜,这点不足为奇,廖文杰瞄了几眼便穿过礼堂大殿,询问好心路人,找到了大主教的房间。
大主教年约五旬,标准的西方人面孔,满脸络腮胡子,长期居于高位,远望颇具威严。
此刻,他正左拥右抱躺在脂粉堆里呼呼大睡,脸颊额头印满了唇印。
廖文杰看得暗暗点头,不愧是大主教,精神觉悟就是高,不仅没有因为身份高出一大截,就乱摆架子,而是严格遵守万物教的教义,和小弟们同吃苦共受累。
为了建设良好的教会风气,他以身作则,不顾年老色衰的风险,小弟们睡一个姑娘,他就睡两个,牺牲精神着实难能可贵。
廖文杰肃然起敬,大主教公事繁忙,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不敢打扰对方,所以不用打招呼,上帝武装什么的,直接拿走就行了。
在没节操的保险柜中翻出祭坛大殿钥匙,廖文杰默默离去,临走前还不忘带上了门。
山洞里转悠两圈,和从未见过面的熟人守卫打了声招呼,他开启大殿石门,看到了万物教最核心的机密,祭祀万物尊者的祭坛。
祭坛大殿位于掏空的山腹之中,石质圆台朴素,雕刻着蛇形图腾,旁边的石台平放几件上帝武装。
廖文杰没有关注上帝武装,皱眉看向这座大殿,正对大门的位置,祭坛正前方是一处断崖。他上前立在悬崖边缘,只觉深渊裂口直通地心,以他的目力竟然没法窥探到黑暗尽头的准确位置。
“有意思!”
廖文杰眉头一挑,深渊断崖绝非人力可以建成,他有点相信万物教是曾经邪恶教派死灰复燃后的产物了。
而且蛇的石像也很能说明问题,在不少宗教典籍里,蛇图腾作为古老的信仰,都被后起之秀打上了反派标签,是恶魔在人间的象征。
大致确定了前因后果,廖文杰忍不住生出了解谜的快感,来到了摆放上帝武装的石台前,不看还好,看完当场愣住。
腰带、铠甲、头盔、战靴,石台上总计摆放着四件上帝武装。
那么问题就来了,加上他手里的盾牌和宝剑,上帝武装……有六件!
“等会儿,不是说好的上帝五装吗,为什么会有六件?”
沉默片刻,廖文杰默默收取四件装备,是了,上帝武装有六件没什么不对。
他认为上帝武装是五装,是因为Jackie和班农伯爵灌输了错误概念,这才先入为主造成了误会。
收取四件装备,廖文杰在石台上看到了一排小字,鬼画符的标记没能看懂,可以猜测,分别对应六件装备的名字。
兴趣逐渐浓厚,廖文杰满怀期待朝深渊裂口瞄了一眼,寻思着跳进去能否遇到石像大蛇的本体。
有一说一,三黑越来越不给力,当盾牌都嫌皮脆,是时候退位让贤,换下一个受害者上位了。
没有立即跳下去,廖文杰在祭坛上检查片刻,寻到两个方形凹槽,祭坛石面的条纹缝隙似是也欲有所指。
想要见到万物教的‘神’,恐怕不是跳进深渊那么简单。
稍加思索,冷静分析,廖文杰来到大殿门前,让热心肠的守卫带个口信,把大主教喊过来。
没有一会儿工夫,廖文杰继续研究祭坛的时候,怒气冲天的大主教带着十个守卫龙行虎步走入大殿。
见廖文杰撅着屁股趴在祭坛上搞研究,大主教怒气更甚,胡须哆嗦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亵渎神明的罪人抓起来,扔进深渊血祭!”
话音落下,大主教就被一拥而上的守卫们按在了地上。
“混蛋!你们这群叛徒,疯了吗,知不知道自己再做些什么?!”
大主教口吐芬芳,怀疑廖文杰是罪魁祸首,儒雅随和送上祖安祝福,直到被守卫们推到断崖边,这才彻底冷静下来。
是他不对,做主教时间太长,飘了。
“那个谁,就是你……”
廖文杰头也不回,伸手指向大主教:“别看了,过来给我解说一下,花里胡哨的祭坛都画了些什么,开启的方式又是什么?”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见万物尊者!
大主教心头不屑,屁颠屁颠跑到廖文杰身边,谄笑道:“这位先生,祭坛连通圣地,可以直接召唤万物尊者现身,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哦,不错嘛,你小子倒是个可造之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