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ypd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猛卒 ptt-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柳暗花明讀書-dqqbk

Home / 歷史小說 / suypd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猛卒 ptt-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柳暗花明讀書-dqqbk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时间渐渐到了年底,长安新年的气氛也开始浓厚起来,家家户户竖起了杆子,大门上贴上门神和桃符,当然,最热闹的还是长安三大商业中心,尤其是西市,这里的商品大都涉及民生,临到新年,各种货物琳琅满目,每个店铺前都堆得大包小包,必须要买的米和面粉,还有油盐酱醋,还有茶酒糖奶酪,更少不了各种肉食。
几家牲畜大店前挤满了长安百姓,基本上都是买羊的顾客,伙计放一群羊出来,客人们纷纷涌上去挑选,挑中了便牵着羊去付钱。
买不起整羊的,则跑去肉食店买羊腿、猪肉或者鹿肉,买上七八斤,足够一家老小除夕夜大吃一顿了。
三粗店前依旧排满了长队,一般过年不再买粗货,都想买点好的,一年到头就等过年好好享受一番了,所以在三粗店前排队的,基本上都是买糖。
今年糖算是奢侈品,中下层人家买不起细糖,能买上一两斤粗糖,也能让孩子们高兴一夜。
粗糖的价格依旧是百文一斤,实际上会一斤多一点点,多称半两左右,也省得扯皮。
今年大家用的基本上都是银钱,一枚钱价值一百文,正好买一袋糖,不像刚开始银钱稀少,大家都收藏起来,现在银钱比较常见,市场上的流通也就多了。
‘当啷!’一枚银钱扔在秤的铜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收钱的伙计有时候懒得看秤了,银钱收多了,他也成了高手,光听声音他就知道钱有没有问题,用他的话说,白铜的声音比较脆,和银子落在铜盘上的声音不一样。
白居易扔下一枚银钱,拾起一包糖,连忙快走几步,追上前面一名身材苗条的女子。
“红袖,等一等我!”
走在前面头戴帷帽,身穿厚实长裙的娇俏女子自然就是名满长安的施红袖了,他们两人已从诗友进化为情侣,尽管母亲陈氏严厉警告过他,但被爱情之火烧昏头脑的白居易已经不管不顾了。
施红袖挽住他的胳膊,浅浅笑道:“过年了,白郎怎么不买两斤细糖?”
“细糖三百文一斤呢!更好的霜糖要五百文一斤,太贵了,没必要那么奢侈。”
“回头我送你几斤细糖,倒不是我买的,是刘侧妃给天籁乐坊发的年礼,每人五斤细糖,好像还有一只羊,你也牵过去。”
“你自己不用?”
施红袖摇摇头,“我自己用不着,我喜欢霜糖,不怎么用这种细红糖,至于发一只羊,我就怕它进了院子,我就得给它养老送终了,明天你过来赶紧把它牵走,我嫌它有气味。”
“要不留给你母亲。”
“我给你说过的,我母亲在相州呢!这么远,我怎么送过去,反正姑母也不会要,你若再推三阻四我可就生气了!”
白居易现在知道了,施红袖的父亲是个老儒生,考了十年科举,就是考不上,最后郁郁而终,她母亲和儿子住在一起。
施红袖原本也是和兄嫂母亲住在一起,怎奈嫂子不喜欢她,她十二岁就来投奔长安的姑母,姑母也是天籁乐坊的女先生,是个寡妇,无儿无女,便视她为己出,教她音乐读书,她的天资聪颖加上父亲从小对她熏陶,施红袖终于成为长安出名的才女。
其实朝廷也会给朝廷每个官员发一只羊和五斤棉花,作为过年的福利,但白居易不好拒绝施红袖的好意,便笑着答应了,“小生遵命,那明天我到你那里去顺手牵羊!”
施红袖在他手臂上轻轻掐了一下,抿嘴笑道:“还顺手牵羊呢!你以为自己是贼,想偷香窃玉?”
白居易嘻嘻一笑,“是有这个想法诶!”
“做梦吧!你不把我娶过去,休想碰我一下。”
说到嫁娶,白居易挠挠头,“我再劝劝老太太,她一心想让我娶一个官宦人家女儿,可我不喜欢。”
施红袖低下头小声道:“白郎可以告诉伯母,我已经不唱歌了,只教孩子们弹琴,我的学生都是清白人家的孩子,连潘相国的孙女也是我的学生。”
“你真不唱歌了?”
施红袖摇摇头,“我本来就不是专门唱歌,只是自身喜好而已,既然我心有所属,自然就不能再抛头露面。”
“那你唱给我一个人听,我喜欢听你唱歌。”
“好!白郎喜欢,我以后就唱给你听。”
白居易陪施红袖买了点香粉,就送她回去了。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虽然白居易说是要给母亲提及婚事,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就害怕说了以后,母亲反而知道他和施红袖的事情,会严令他们断绝往来,这件事令白居易十分苦恼。
今天是休日,白居易上午没有去弘文馆,和施红袖分手后,他无处可去,便来到了报馆。
报馆已经将晋昌坊那片土地买下来了,上个月开始动工建造,要到明年夏天才能建好新馆。
巧克力的爱情 猪奇骏
豪门错爱:娇妻太甜
牛车在报馆门前停下,白居易跳下牛车,摸了十文钱给车夫,他转身刚走到门口,却见薛清从里面出来。
“我正在到处找你呢!”
薛清上前抓住他的胳膊,笑问道:“你小子到底跑哪里去了?赶紧老实交代。”
“你找我做什么?”白居易岔开话题。
“今天休日,在家实在无聊,想找你喝酒呢,你没吃午饭吧?”
“还没有呢!”
“那就正好了!我们喝一杯去。”
薛清拉着他向斜对面的明珠酒楼走去。
两人在二楼坐下,薛清叫了酒菜,给他斟满一杯酒,笑眯眯问道:“听说你追美成功,是吗?”
“谈不上追美吧!我和红袖只是水到渠成,很自然的。”
“算起来我应该是媒人吧!怎么样,什么时候求婚,我可以替你出场。”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和她恐怕是有缘无份。”白居易一脸苦相。
“为什么?”薛清愕然地望着他。
白居易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叹口气道:“我母亲不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难道因为她唱歌吗?可是她已经不唱了啊!”
“你怎么也知道她不唱了?”白居易不解地问道。
“亏你还是报馆的人!”
薛清啼笑皆非地指了指他,“难道你自己从不看报纸吗?”
“报上有登吗?我怎么没有见过?”
“等一下!”
薛清起身跑去柜台翻找报纸,片刻,他拿来一份报纸,翻到第三版,指着最下面道:“你看看这个!”
白居易凑上前细看,上面写着:‘红袖绝唱,一代名伶谢幕!’
“这是什么时候的报纸!”
他翻到正面,竟然是四天前的报纸,四天前,施红袖确实是去天棚唱歌,没想到那是她最后一次唱歌。
白居易心中忽然沉甸甸的,如果他们最终成不了,红袖的付出代价也太大了。
“她已经不唱歌了,你母亲还不肯答应?”
白居易摇摇头,“不光是唱歌的问题,我母亲嫌她和我不是门当户对,她总想让我找个宦官人家女儿为妻。”
“也对啊!你是进士科第四名,凭你的条件,确实可以娶一个名门世家的女儿,可问题是,你自己想不想娶施红袖?”
“我想的!”
白居易毫不犹豫道:“如果没有母亲反对,我会毫不犹豫娶她为妻。”
薛清狡黠一笑,“那事情就简单了,让你母亲不反对就是了。”
“你有办法?”
薛清得意洋洋道:“你想想我是谁,我请大姐收她为义女,你母亲还会反对吗?”
“你是说王妃!”白居易惊呆住了。
“你觉得不可能?”
“我不知道,王妃怎么可能答应?”白居易一时心乱如麻。
“除了我,还有世子呢!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他求一求母亲,我大姐会不答应?再说,刘侧妃也会帮忙的。”
白居易心中忽然亮堂起来,如果是王妃真的肯出面,那自己母亲绝对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了,他忧虑的心情竟然一扫而光。
“不过有一点我要说清楚。”
薛清肃然对他道:“我大姐一是一,二是二,她心地善良,或许会帮助你们,但她绝不会替你在晋王面前说好话,你小子千万别以为自己仕途可以沾光,你想要往上走,还得靠自己的努力。”
白居易点点头,他自己的仕途也不想靠任何人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