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三十五章元始之難分享

Home / 仙俠小說 /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三十五章元始之難分享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元始天尊的回应,就是昆仑山运转的守山仙阵。一百零八峰的封印全部打开,磅礴浑厚的先天灵气从山灵地脉爆发,道道光柱贯通天地,形成一座幽邃神秘的先天阵法。
这是阐教的护教阵法“混元一气元始都天阵”。在这座阵法的四角,各有一口神剑展开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门。
“师尊,这应该是任鸿的五方六合剑阵。”金鳌岛上,多宝道人对通天教主道:“他们这是对咱们示威呢!”
除却四门外,玉虚宫上方悬着一口神剑,象征腾蛇之灵。五大神剑运转的阵法,和诛仙剑阵大有相似之处。
“不仅如此,这里头还有玉清元始一脉的五老君法。这是把先天五行化作世界之基,以大昆仑山的混元一气阵法为核心,彻底打造一座昆仑宇宙。”
五剑之畔,有五老君虚影显化,引来天地五行大道加持。
如果说诛仙四剑的主题是毁灭,是终结。那么昆仑展现的这座剑阵,就是演化,是世界本体。先天五气运转天地乾坤,构成宇宙基石。破这个阵,就如同击穿他们所在的这个宇宙。
再往四门处看去,教主看到任鸿、青玄、南极、天宝各站在一边,守护四门。
“这也是我们诛仙剑阵那一套。”通天教主明白。自己纵然可以独闯四门,但面对四个修成教主圣境的玉清仙人,自己门徒怕是要折损大半。
于是,通天教主展开自己的大道圣境,将金鳌岛化作圣境一部分狠狠撞向玉虚宫。
他不从四门走,而是攻击厚土黄龙剑,以金鳌岛做桥梁,打开通往玉虚宫的道路。
任鸿坐镇西方,和纪清媛、李昀、纪瑄一起在白虎门下。看到金鳌岛犹如巨舰轰撞玉虚宫,脸色一变:“师叔够狠,他连自家碧游宫都不要了?”
金鳌岛,随着仙岛倾斜,蕴含亿万道上清符文道箓的碧游宫直接滑向玉虚宫。
两大道宫碰撞,玉清、上清两种大道理念对轰,无量符光激荡碰撞,两座道宫同一时间化为乌有。
元始天尊察觉阐教气运衰落,嘴角动了动。
虽然是自家三人安排好的天数,但师弟这次未免太狠了!
“也罢,早晚要打一场。”
教主催动元始珠,一重元始圣境于虚空叠加,覆盖整座大昆仑山。始青道炁交融一百零八峰,增加玉清仙人们的战斗力。
“师弟,你这次又来讨教元始大道吗?”
望着天尊出手,教主腰间青色仙剑自动跃起,于天空轻轻一划,又有一座大道圣境开辟。在这座圣境中蕴含无上剑道之理,宛如一口贯通天地的神剑迎击元始圣境。
紧接着,通天教主身后玄光展开,又有第二重教主圣境展开,里面万炁演化,犹如天地分划阴阳,孕育四象之态。
然后第三重圣境,上清祖炁运转,演绎三千大罗仙道,布下一座万仙圣境。
……
西昆仑,西王母神坐在神宫中静望。
“两位道兄这些量劫过去,掌控的大道圣境更加高深了。”
女神脸上带着一丝羡慕。
她们这些老牌的大罗天尊,一心想着把自己的大道升华为圣道,开辟属于自己的教主圣境。但这些老牌教主们历无量量劫,尝试反复证道。
通天教主的灵宝大道、剑道、上清炁,都已经迈入教主层次。元始天尊的大道圣境更是包容元始、开辟、清微、三宝等等大道。
一道包容万道,这才是三清之所以为三清的根本。
仙道教主不少,如镇元、太元之辈,都是历经无量劫的教主。但他们的大道却无法如同三清一般包罗万象。
所以,真正代表仙道根本的,还是这三位大道尊。
“倘若我证道教主,只能从金之道着手,参悟金母圣境。”
这种单一的大道圣境固然也可以成就永恒,拥有和元始圣境等同的发展前景,战斗力不分高下,却仅仅只能孕育一件教主至宝。
一种圣道升华一件至宝。
唯独元始天尊这等反复证道之辈,才能持有复数的至宝。
不过正如教主所言,至宝多了对教主自身也没多少用处。面对同级别的强者,一两件至宝足以。
“元始天尊。你的阐教顺行天数,如今正该你教覆灭,受三教围攻之劫。你逞凶斗狠,连至宝都赐给门人,不觉得这是逆天之举吗?”
元始圣境被巨力撕开,后土娘娘显化神魔真身,率一众巫教高手杀入昆仑。这位娘娘连教主至宝都不拿,她的真身无疑就是最强大的至宝,直接硬撼元始圣境。
天尊两面遭受攻击,慌忙伸手一指,神幡在头顶展开,斩出开天剑气逼退后土娘娘。
“徒儿,速速助我!”
朱雀门下,南极帝君挥动雷树,和他大道相似的教主圣境运转,亿万雷光阻拦后土娘娘步伐,为元始天尊制造喘息之机。
另一面,任鸿祭起净世图。通天教主斩出的青萍剑气统统被他以至宝抹掉,回转为天地元气。
至于青玄,他坐在十二品莲花之上,头顶长乐界化生七宝功德林,始青祖炁注入元始天尊体内,配合天尊对战通天教主。
得三位徒弟相助,天尊越战越勇,一时对战二教主仍不落下风。
巫教其他大神见状,直接从南昆仑光明宫前路过,杀向赤精子等玉清仙真。
南昆仑山的祝融大神叹了口气。让董朱关闭门户,不插手这场昆仑浩劫。巫教中,有不少巫神皆出自他这一脉。如今看着他们摧毁昆仑根基,弄得祝融大神左右不是人。
但南极帝君和青玄帝君镇守两门,催动离天陵光剑和太昊孟章剑,杀得上清、巫教双方死伤惨重。
要不是多宝、赵朗和一群巫祖死命纠缠两位帝君,怕是他二人就能屠尽两教高手。
西方净土世界,阿弥陀端坐十二品金莲台,准提佛母站在一侧,两人同时看向莲池。
在二人眼前的八宝功德池中,一朵千叶金莲正徐徐绽放。看到里面的舍利塔,阿弥陀脸上难得出现一丝笑意。
“娑婆世界教主即将入世,我们也去昆仑走一遭。”
“是极。阐截两教多有我辈有缘人,可请他们入佛门共参三乘。”
秩序剑主 小卒没过河
两位佛宗教主赶赴东土。见后土娘娘率众从朱雀门杀伐,上清弟子在青龙门斗法,他俩索性分道,一个走白虎门,一个走玄武门。
任鸿看到西方佛光冲天,便道不妙。
只见阿弥陀脚踏金莲而至,阵阵香风扑面,让人神清气爽,消弭心中戾气。
纪清媛也是一惊:糟糕,师兄掌天下杀伐,能调动煞气。而阿弥陀的佛道专克师兄的杀伐道,恐怕对他不利。
两人对视,赶忙催动净世图挂在白虎门上。
阿弥陀看到元始天尊这一量劫的两位小弟子,微微一笑。
“两位施主,你们莫要抵抗,速速退离昆仑。日后待阐教覆灭,指不定还需要你们重兴教统。”
任鸿彬彬有礼:“多谢教主关爱。但老师既然赐下至宝让我们看守此门,断然不会让你轻松过去。”
纪清媛伸手一指,充斥煞气的白虎门徐徐展开,里面露出一片纯白的莲花。这里每一朵莲花都是一种净世大道,里面蕴藏一座太元神界。
阿弥陀看到纪清媛手段,暗暗点头:太元圣母沉眠,难以操控至宝。如今至宝由她弟子施展,竟然也能有模有样的运作。
西方教主心胸宽宏,不欲跟两个小辈计较。他脚下金莲飘起,直接走入白虎门中。
上空长庚监兵剑发出虎啸,天地煞气在这一刻凝聚,有白虎神魔之相扑向教主,又有净世天剑喷吐圣火烧向金莲。
阿弥陀怡然不惧,轻松走入门内。当煞气落到头顶,被三颗舍利子净化。
“两位小友,且看我佛门手段。”
舍利子大方神光,一时间白虎门中煞气尽消,就连净世天剑的圣火也被金莲压制,默默飞回任鸿手中。
教主昂首走入净世图世界。
金莲飘荡在白莲海上,任凭净世大道如何玄妙,都无法将他陷落其中。
“小友,你大罗修为难以催动此物玄妙,还是撤去吧。”教主轻松离开白虎门,直接来到玉虚宫前。
“元始道友,你纵容门人夺我佛门道统。虽是我等纵容,但释迦如来即将回归。为了他能有一个完整的佛道,还请道友赐教。”
看到阿弥陀佛亲临,慈航天尊连忙招来化身如来佛:“西方老师,请恕弟子无礼!”
慈航天尊毫不客气,如来化身一出手便是佛门至高无上的大普度神光。
旁边文殊、普贤二仙见了,也显化佛陀真身攻击阿弥陀。
他们清楚,阿弥陀在意佛门道统,万万不会损伤他们的如来法身。以此让阿弥陀投鼠忌器,正好给老师争取时间。
突然,三仙眼前天空昏暗,三只大手运转后土大道拍下,三尊如来法身全部崩塌。
“哼!小家伙,这里轮不到你们这些大罗仙插手。”后土娘娘将三位玉清仙家掀飞,招呼阿弥陀一起围攻元始天尊。
又多一位同道围攻,天尊渐渐支撑不住,时不时被三人击中,元始圣境出现破绽。
幸运的是,准提佛母并未闯过玄武门。
天宝君祭起三宝如意,有天宝君、灵宝君、神宝君等三尊大道化身显现,配合他本人一起纠缠准提佛母。
佛母手持一根树杈,那树杈缠绕五色霞光,上面挂着琉璃等七宝。道道佛光扫退三宝君,悠悠道:“元始道友的证道如意果然不简单。我这祭炼七个无量劫的菩提妙树都不能将你的大道刷落。”
三宝化身配合天宝君死命纠缠,准提佛母竟然不能向前移动一步。
要知道,他这根教主至宝乃菩提灵根所成。孕育佛母证道修持的菩提大道。而那琉璃七宝中各自藏有一座舍利塔,供奉佛母在七个无量劫纪修成的教主舍利。
但是七颗教主舍利的威能合在一起,竟然不能逼退三宝如意半步,足见元始天尊在证道如意上的苦功。
……
昆仑打得热火朝天,玉清诸仙依仗阵法对抗上清、巫教双方,杀得天昏地暗,仙血横流。不仅是玉清诸仙,上清和巫教双方也在不断死人。
西王母和祝融见了,两人出手将各种出局的神魂元神擒下,扔去天庭四大帝宫。
“玉清家的,主动去勾陈、神霄报道,去青华宫也可。”
“上清仙家去紫微宫,巫神去后土宫。”
突然,西王母目光一凝,看到某位鬼祟的大能。那位大能趁着元始天尊被教主们纠缠之际,摸到九天之上的真魔封禁。
血海老祖鼓动全力刺穿元始封印,拿回自己的真魔主道果。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那一刻,教主圣境回归,万魔之主重新出世。
“本教主回来了!!”
血海老祖意气风发。
虽然他证道不如三清、娲皇之流,但作为教主级的存在,也是不死不灭的大能。可在前面一场小小劫数中翻车,被元始天尊拆掉三世身,必须憋屈一整个量劫。
此仇如何能忍!
如今回归本相,他鼓动两道先天杀剑,直接冲向白虎门。
“臭小子,老祖来报仇了!”
双剑犹如魔龙翻腾,瞬间穿胸而过。
“师兄!”纪清媛展开净世图,将任鸿和魔祖收入其中。
别说,净世图针对阿弥陀佛不好用,可对魔祖却是一大杀器。
下方的白莲花化作飞转的陀螺,一个个世界射出太元净世神光困住魔祖。甚至血海老祖在纪清媛身后,看到一尊飘渺绰约的仙娥。
“哼,老妖婆睡觉都不能安分,非要留着一道灵神保护你姘头?”魔祖破口大骂,操控杀剑斩向那尊灵神。
突然,天尊心中一悸,硬抗了一记青萍剑,伸手抓向净世图。
“老魔头,你敢!”
元始圣境覆盖净世图,一举将血海老祖的真身轰碎。
但没等天尊继续下手,后土、阿弥陀、通天的攻势同时杀到。
甚至天空中射下一道赤光,直接打落他的头冠。
“姑姑出手了?”
任鸿苦笑。他望着天空,娲皇矜持身份,没有如其他教主一般下降人间。而是在娲皇宫打出一件至宝,配合其他人的攻势。
娲皇宫中,神皇笑吟吟看着身边堆叠起来的教主至宝。
“元始,你偷袭朕,害得朕与兄长的计划破产,更被迫舍身开辟这方宇宙。但朕大度,只对你小作惩戒。”
“昔年我们最强盛的那个无量劫纪,有三十八位同道驻世。我便借用三十八位的同道至宝攻击你。”
“你只要扛过三十八件至宝的攻击,咱们俩这一劫的恩怨就了了。”
昆仑山中,几位教主天尊都听到娲皇的传音,一个个心惊肉跳。
三十八件至宝?
通天暗道:娲皇这老女人果然小心眼。三十八件至宝才能了却恩怨,亏她说得出来。
阿弥陀一脸同情看向元始天尊。得罪谁不好,非要去得罪教主们的护道人。这下好了,一堆至宝打你,你这一劫脸面落尽啊。
娲皇的造化大道可以唤醒其他沉眠的教主。当年三十八位教主落入沉眠,正是娲皇一个个把同道唤醒。好些同道在沉眠时,主动把至宝寄托在娲皇宫,留待日后回归。
所以娲皇作为众圣的护道人,地位十分特殊。
这次她也是恨死了元始天尊,一股脑将教主们的至宝翻箱倒柜拿出来,要慢慢处刑元始天尊。
阿弥陀和通天教主到底是正派人士,颇有风度。但血海老祖直接笑出声:“元始,让你得罪娲皇那个老娘们。你难道不知道,女人越老心眼越小吗?”
嘭——
七只拳头砸向血海,差点崩了血海圣境。
老祖抬头,看到后土娘娘冷若寒霜的面孔。
她收回铁拳:“不好意思,手滑了。”
天空,河图洛书同时落下,化作一重大阵困住血海老祖。
“老祖,不好意思。朕不小心扔错方向,哥哥的这件至宝惩罚就由你替元始抗吧。”
随后,娲皇又把神鼎、宝剑、玉琴、天轮等等至宝轰向元始天尊。
通天教主也不攻击了,和阿弥陀默默展开,看着娲皇的处刑。
元始天尊理亏,为了让娲皇消气,故意不拿至宝对抗,而是运转元始大道抗衡她的至宝攻击。
任鸿从净世图爬出来,忍着胸口杀剑造成的剧痛喘气。
疼——
太疼了!
血海老祖下手狠辣,要不是任鸿在本宇宙持有六御教主圣境的保护,怕是那两剑就能斩掉他大罗道果,重新轮回去了。
瞧见一件件至宝围攻天尊老师,他眼皮猛跳。
“不行,这一场诸位教主联合,甚至姑母亲手处刑老师。我们玉清一脉必然失败,但……”
看着人间商周两国的大战,任鸿灵机一动,回想起来自己复活宿钧的计划。
既然这样,不如玩一场大的!
任鸿调动帝君权限,暗中和南极、青玄二帝联络。
两位帝君正对抗两教高手,听到任鸿传音,尤其得知任鸿的计划,二人对视。
南极主动卖了个破绽,神霄九天出现一丝运转不适。
不远处,后土瞧见不对。抓住机会,大地祖炁冲向九天,将这九重雷霄圣境化作实相,一一坠入大地圣境。
“小南极,你想做什么?故意卖出破绽,难道打算认输吗?”
趁此机会,青玄帝君舍了十尊化身自爆,拉着南极帝君溜走。
天宝君那边看到两个师弟逃走,又看到任鸿跨虎离开,心神震动。
一咬牙,他放开准提佛母来到元始天尊身边。
”师尊,要不要唤醒那些同门?”
“不必,一量劫中的小劫,何须惊动他们。”
天尊保持风度,看到天空新的至宝袭来,元始珠修复大道圣境,再度迎上去。
玉清针对无量劫的底牌,还不至于在此刻展露。
“而且你那三位师弟另有计划,无非为师丢些面皮,让这些人出气罢了。”
玉清一脉树敌太多,胜了多少回?
几个量劫以来,元始天尊让定光道人去夺佛教道统,又屡屡取得封神胜利,更压得火云洞一脉难以抬头。
还有偷袭女娲,坑掉娲皇羲皇的计划,导致女娲被迫重开一界,甚至三清都要坠入轮回重来一遭。莫说外人,便是三清内部都有怨言。
这一劫,连太上教主都不肯出手帮忙,可见元始天尊的尴尬处境。
“姑且让他们出出气,回头下个量劫从零开始,恩怨全消,你们这些门人也能安全些。”
噗嗤——
天空五色霞光射来,这是一根象征神权的权杖,来自一尊混沌中的神皇。
“你们不打算继续了吗?难道要朕跟他单挑?”
几位教主反应过来,各自有仇报仇,有气撒气。
通天教主展开诛仙剑阵,四道吞吐天地煞气的剑意合在一起,劈向天尊。
血海老祭起血海圣境运转两口杀剑。两剑势若魔龙,让上清教主的诛仙通天阵更胜一筹。
六道先天杀伐剑意同时斩来,身后还有后土的袭击。上空有菩提妙树以及阿弥陀的舍利子……
当然,娲皇在混沌权杖之后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颗混元珠,再度劈向元始天尊脸颊。
轰隆隆——
在教主们展开大战之时,人间十五洲突然崩塌。
任鸿、青玄、南极三帝君联手,将九天十地以及人间十五洲全部拆掉,将天道体系重新犁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