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二百二十七章 燕王長子看書

Home / 言情小說 / 优美都市言情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二百二十七章 燕王長子看書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炮灰郡主要改命
“王爷……”一个小厮急吼吼过来,突然看见前厅这个的情况,顿时缩了脖子。
管家不悦道:“何事啊,这么风风火火的?”
丁潇潇满脸雀喜的看着他,希望这家伙带来点劲爆的消息,赶紧让燕王转移一下视线。
“小的知罪。”小厮先是麻利地磕了个头,之后跪答道:“王爷、侧妃娘娘、世子爷,东临郡主等了良久了,一直没人去迎见,有些焦急,所以打发小的问问,今天还有没有功夫见她,若是府里忙碌,郡主就改天再来拜会。”
丁潇潇心中微微一抖,还真是个劲爆的消息,只不过不是对燕王而言,而是对自己。
“差点忘了,林儿,你先同为父去见见郡主。其余事稍后再说。”燕王像是对这二人的亲事很是上心,整了整衣冠,便要带着李林去前院。
“爱妾作伴,儿子不便去见什么郡主。马上就到寿辰之日,到时宴饮必然能见,就不必再多见一次了。”说罢,李林带着丁潇潇就往外走。
“站住!”燕王吼道,“你这个逆子要气死为父才甘心吗?郡主来是看谁的,你不清楚吗?”
“我北荒燕王府,何事需要依附东临城了?父王有什么为难之处,应该盯一盯家贼,而不是盲目依仗外势。”李林说着,目光往侧妃身上瞥了一下。
后者也不示弱,立刻回给李林一记白眼。丁潇潇顿感整个氛围刀光剑影,想到丁娇娇就在前院,她突然有一种伸脖子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剑的无力感。
无怪常有观众说,自己在宫斗剧里活不过两集。把她这个编剧放这里,也是一样当炮灰。
小妻诱人:误惹霸气总裁 冰心儿
“放肆!”燕王吼道,“我与城主素来交好,何来依仗外势之说!?”
“父亲和那个丁远峰多少年不来往了,若不是伯父他们议储,您会突然同意郡主前来吗?”李林坦然道,一副身不在朝野但万事逃不过我眼的逍遥。
燕王果然一愣,他不明白,自己兄弟之间的一些密信往来,这小子从何得知。
“储君之事非同小可,你小小年纪不分轻重,当心祸从口出!”燕王敲打之后,又说道,“郡主亲事也不是非你不可,本王还有的是儿子,你若是坚决不去见,东临第一美女还有大把世子亲贵抢着要。”
八岁媚后
李林无所谓道:“那就便宜侧妃娘娘的膝下吧,我已经有了心爱之人,眼中容不得旁人。可不想像某些亲王一样,一辈子弄得家宅不宁。”
“你!”燕王捂着心口,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侧妃赶紧上前抚慰,低声对李林道:“王爷年纪大了,世子爷还是心疼心疼他吧。王爷事事为了你着想,你作为子女可还有半分孝道?”
“我尽孝也尽不到您的膝前,侧妃娘娘还是稍安勿躁的好。”
丁潇潇看着李林,觉得他现在就是一只刺猬,近身者不分亲疏,一律格杀勿论。
燕王长长吐了一口气,像是为了不被气死,自己先退一步算了,摆了摆手:“你爱干什么干什么吧,以你现在声名狼藉的程度,郡主也未必肯嫁。”
李林笑道:“父王夸奖了,只不过名声再不好,我也是嫡子。郡主再嫌弃,也得顾忌这一层。”
说罢,他拉起丁潇潇,转身便往外走。
绝品桃花运 妙指丹香
“李林!?”侧妃终于忍不住了,连名带姓喊出他的名字,“郡主求亲已经是自降身份了,你若是避着不见,将王爷的脸面置于何地!?”
丁潇潇心中默默撇了撇嘴,的确如此,自己写的丁娇娇自己知道,那丫头心高气傲,西归城城主也看不上,却被迫千里迢迢送上门来给燕王二子相看,实属不易。
“不见拉倒,去唤玉儿!”燕王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转身吩咐。
丁潇潇脚还没迈出房门,李玉就到了,他分明是就在附近不远,却装作跑了满头大汗急急而来的模样。
“儿子正在附近安排装点灯笼,父王这么急召唤,不知有何吩咐。”
虽然自问不是个以色识人的肤浅丫头,可是丁潇潇不得不承认,在李玉走进来的一瞬,她忽然觉得眼前一亮。
这兄弟俩还是相似的,但是气质很有不同。
李林一天到晚没有正经,显得整个人摇摇晃晃不着边岸。但是李玉不同,他眉宇清爽,行的正立得直,整个人阳光大方,倒不像是个庶子。
“没什么特别的,东临郡主登门拜访,你去接待一下,我随后就到。”燕王毫无感情地说道。
但明眼人可以分辨得出,王爷看见李玉的一瞬,心情还是转好了一些。
闻言李玉一怔,抬眼看了看弟弟,有捎带瞄了一眼他旁边的丁潇潇。
“我去?”他看在场人脸色不佳,还是问道,“东临郡主来怕是为了二弟吧,我去是不是不太合适?”
侧妃拼命给他使眼色,可是李玉还是拱手道:“父王,两府之间以礼相待,儿子去实在是不合适,还请父王三思。”
这个燕王府长子,倒是有几分风骨,丁潇潇不由得扬了扬眉毛,多看了他几眼。却偏偏撞上对方打量的目光,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燕王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叫你去自然是有我的道理,燕王府长子亲迎,本王一会儿也到,这样还不行吗?”
侧妃笑道:“是啊,郡主也该有些了解,毕竟世子爷不住在我们府上。”
听了这句话,燕王点点头,觉得理由满分:“不错,李林,你带着这丫头一会儿从后门出去,万不可让东临人看见,再添口舌。若是连这点也做不到,休怪本王直接赐婚,让你倒插门去东临做郡主驸马。”
这一句话算是封印了李林所有的骄傲,他脸色一沉,顿了顿拱手道:“儿子谨遵父王教诲。”
尔后扭过头,狠狠瞪了李玉一眼,之后便拽着丁潇潇匆匆而去。
能从后门离开王府,是丁潇潇求之不得的事情,于是对着众人点点头,起飞似的就被李林拽走了。
“那位是……”李玉低声问道。
“二世子的小妾,老爷让写进族谱呢,哎呀,生辰八字忘了问了!”管家一拍脑门,赶紧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