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遼東之虎 txt-第八百八十六章鑒賞

Home / 歷史小說 /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遼東之虎 txt-第八百八十六章鑒賞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持霹雳手段,秉菩萨心肠!”孙承宗坐在办工桌后面,咀嚼着李枭的两句话。
“大帅就是这么说的!”张煌言知道,李枭和他说的目的,就是让他透话给孙承宗。作为大明政治的三大支柱,有些事情必须事前通气才好。
“既然持霹雳手段,还有什么菩萨心肠。手握辽军掌人生死富贵,想杀谁一个眼神儿,底下人抢着就给办了。难道说,他真的要为了党争,毁了千年的问话积淀么?”
作为曾经的东林党,孙承宗也是自幼苦读圣贤书长大的。满脑子的儒家思想,说是对李枭这一套不反感,绝对是假话。
之所以帮助李枭,是因为他看到只有李枭才能保证华夏国土千百万汉人的安全。后来帮助李枭治理大明,是因为他看到了李枭推行的东西,可以让华夏人富足,而且可以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顶端。
可现在不一样了,长久以来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因为东林党的长期搅合,李枭对读书人越来越不耐烦。
用学校取代书院,平民子弟可以免费上学。极大扩大了国家选取人才的范畴!经过这些年的积累,李枭手里已经有了全盘取代东林党的筹码,那就是学校培养出来的大批量年青人才。
人才!只要有了人,他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这些年青人,还有辽军退伍的那些军官,都是受了李枭大恩。他们接受的教育,也是没有大帅就没有他们的今天。
他们天然的对李枭忠诚,有时候这种忠诚已经超越了对国家民族的忠诚。
现在有了底气,自然要对东林党斩草除根。折腾了十几年,东林党做梦也想不到,当初辽东的一条小杂鱼,居然要拔掉这颗在大明野蛮生长,甚至一度压迫皇权的参天巨木。
“孙老!有些事情其实我也没办法说,就比如上个月监察部刚刚通报的那件事情。工部一个管煤矿的小官儿,不过就是个员外郎而已。
监察部查出了那些煤老板给他送的别墅,里面银元整整装了满了一间屋子。地下室里面有个保险柜,里面满满当当的都是银票。最小面额的也是一千银元!
单单是数这些银元,十二个人就数了整整一天。
还有!这些年从京城兴起的房地产,地方上也跟着效仿。卖土地之后,衙门就有钱了,不用靠朝廷拨付的银两。当地官员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还美其名曰小金库。
这些钱怎么花的?都是一笔笔糊涂账,最后只有天知道。
各地房价一天天的涨,百姓们要掏空两代人的积蓄才能给孩子们买一处房产成亲。朝廷推行男十九岁,女十八岁成亲。为什么在城市很容易就成功,那不是百姓们支持朝廷,而是买不起房子人家女的不嫁。
娶不起媳妇,已经成了各地普遍的问题。这是监察部刚刚送来的,咱们的一个布政使,岳麓书院考出来的举人。
贪墨了不下两百万银元,居然卷款全家跑到了倭国。
你说他们是不是傻,以大明今日的声威,你就算是跑到英国。大帅一句话也得乖乖送回来,本来只是判绞刑。现在多了一条叛国罪,监察部的意思是满门抄斩,没收全部家产。
主犯押赴菜市口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张煌言拿出一本牛皮纸信封封着的卷宗,直接放到孙承宗的桌子上。对于东林党,张煌言一点儿都不同情。尽管他曾经也是东林党!
这些年,这些人太过肆无忌惮。地方上勾结豪商出卖土地,搞什么房地产。为了逼迫人们搬家,什么坏招儿损招儿都使出来。
甚至还有的,直接找一些地痞流氓,强行逼迫人家拆迁搬家。除了对辽军忌惮一些之外,对其他人根本无所顾忌。
他们看准的,就是李枭在外面忙于征战,对内无暇顾及。
甚至有的官被迫收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上司在贪,你的下属在贪,你同级别的人都在贪墨。你不贪?
这官儿你还想干不想干了!
有时候看看卷宗,张煌言很难相信,这些都是读圣贤书的人做出来的事情。喝花酒,赏妓女已经是再普通平常不过的事情。
甚至有人,专门从牢里提出来女犯,供他们淫乐。贵妇到了那里,几乎与娼妓无异。
“剐刑?这种大刑似乎不适合在盛世使用吧,想要震慑人心,斩首示众足矣。”孙承宗听了张煌言的话,张口结舌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大明已经足足有十年没有动用这种最高刑罚了,现在居然要动用这一条儿,难道说,这是腥风血雨的开始?
“罪名里面多了一条叛国罪,《大明律》上面就是这么定的,叛国者剐!”这种事情上,张煌言和李枭穿一条裤子。
叛国的人不剐,难道还留着下崽儿不成?
孙承宗看了一眼张煌言,五十二岁的年纪相对于他来说更加的年富力强,也更加的咄咄逼人。以前,他可不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老了!
满嘴的牙都快掉光了,现在嘴里全都是假牙,吃饭都差了三分味道。每天晚上,最多也就两个时辰的觉。
好多时候,都是睁眼到天明。
“一个国家的崛起需要大量财富,尤其是大明这样一个几乎被打烂了的国家。重建需要山一样高的银子,更何况大明有这么多蛀虫在。
就他们这个贪法儿,金山银山也扛不住。天启、崇祯年间的事情,您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说句不恭敬的话,如果不是大帅带着兵在海外抢了那么多回来,大明早就撑不住了。辽军兵力捉襟见肘,大帅却硬挺着不扩编。
仅仅三十万军队,就横扫万里。这一次裁军之后,整个大明只有军队员额九十三万人。
孙先生,九十三万人啊!两亿六千万人口的大明,偌大的国土只有九十三万人的军队。其中还包括三十多万海军和海军陆战队!
天启、崇祯年间,咱们大明有多少军队,可保护得了大明江山?
孙老,这些年的政务都是您在管。那些龌龊官儿做下的事情,我不相信您不知道。那时候打仗,有一个稳定的后方很重要。
可现在不一样了,仗已经打完了。国家不允许他们这样贪下去,再这样下去,大明朝就完了。在海外捞回来再多的钱,也会被这些蛀虫贪光的。”
“哎……!老夫老了,既然你是来带话的,就跟大帅说。千错万错,罪归我孙承宗一人。
那些人好歹也为大明辛苦那么多年,还望大帅真的是持霹雳手段,秉菩萨心肠。大明经历过动乱,不能再乱了。再乱下去,真的会亡国。”
“孙老,您知道的,治沉疴用猛药。有时候杀人是迫不得已,现在也必须杀人。”
“好吧!老夫身子一向不好,跟大帅说一声,老夫的请辞折子明天会递上去。之洁,送客!”端着茶水喝了一口。
“端茶送客喽!”旁边的管事喊了一声,孙之洁站到了张煌言身前,神色不善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张煌言今天来,说穿了就是来逼宫的。
“告辞!”张煌言拱了拱手,站起来走出了书房。
孙之洁送走了张煌言,回到书房里面的时候,发现孙承宗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
“爷爷!李家这么做,实在是欺人太甚,您为了大明江山呕心沥血……!”
抬抬手阻止了孙之洁继续说下去,孙承宗睁开了眼睛:“傻孩子,政治讲什么呕心沥血。你爷爷老了,就该给张煌言让位置。”
“张煌言那个老匹夫,良心被狗吃了,您这么多年的提携居然换来了……!”
“又说傻话,没有张煌言也有李煌言陈煌言。不要埋怨李枭了,这件事情上,他做得算是很地道了。
告诉你个乖,政治这东西无比凶险。只要你踏上政途的第一天,你就在名利场里面了。
你看看外面那些人活着,这辈子为了什么?”孙承宗竖起两根手指:“两样儿!一是名二是利。
有了命里就会争,你爷爷执掌大明政务十二年。能有今天这个下场就不错了,张太岳当年何其威风。
首辅十年!厅堂之中挂着一幅对联: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
丘山为岳,四方颂太岳相公。
那是权倾朝野,一手遮天。可你看看,他身后事是怎样的下场?
十年了,你爷爷的门生故吏遍布朝野。不管是谁当政,都是遭人忌讳的事情。李枭能让咱们孙家有这个下场,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若是换成姓朱的皇帝,嘿嘿!你信不信,张居正家的事情,就会再现在咱们孙家。
咱家的人会被像狗一样圈禁在院子里面饿死,侥幸活下来的,也会被充军发配到苦寒之地受苦。”
“那现在就不会……!”
“呵呵!”孙承宗狡黠的一笑:“张煌言来逼宫,就说明李枭不准备那么做。他李枭毕竟不是朱家的皇帝,至少他的心胸比朱家的皇帝要大。
你现在就回到军营去,管好你的那些兵。如果这时候他们闹事,雷霆一击就会落到咱们孙家人的头上。”
“知道了爷爷!”
“不要大意,好多人想着借咱们孙家的势。现在咱们孙家倒了,虽然你不想,但难免有人会想着狗急跳墙。不要给他们机会,回去之后收缴武器封存入库。
不允许调动一兵一卒,明白么?”
“知道了爷爷!”孙之洁一躬身,赶忙转身出去。京城这种地方,消息散得比风还要快。必须要在爷爷请辞的消息传开之前,完成这一切。
虽然手里掌握着一个警卫团,可整个京城驻防着虎狼一样的辽军一师。那是李枭起家的部队,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
只要放出去,是可以灭国的存在。
这样一支虎狼之师趴在李枭身边,其作用不言而喻。
真有人敢对李枭不利,下场一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今天的京城依旧热闹,华灯初上街上人来人往。临街的茶楼酒肆和各种商铺生意红火,店小二肩膀上搭着雪白的毛巾,在店门口招呼生意。
行人摩肩擦踵,有些呼朋唤友到酒楼里面吃喝,有人在路灯下逛着夜市,挑选自己喜欢的商品。
自从大明允许女子务工之后,女人们购买能力明显增加。街上就有好多结伴而行的大姑娘家,在地摊上左挑右选。
好多小伙子瞪着眼睛寻找心仪的女孩子,如果看对了眼,边托媒人去提亲。绝对的一见钟情!
谁也不知道,今天晚上酝酿着怎样的危机。
假设孙之洁真的有什么想法,今天晚上京城就会大乱,死伤的人一定不在少数。
孙之洁并没有作乱,而是第一时间回到警卫团。全团立刻开始收缴武器,甚至连门口站岗的士兵手里的枪都被收缴。
全团上下,更是一颗子弹都没有留下来。全部收缴到弹药库里面!
下属们前来询问,统一的答复就是要点验一下全团的武器。
紧张的一天过去了,士兵们如常的听到熄灯号的声音之后睡觉。京城人也逐渐进入了梦乡,明天还要上班,不休息好了可不成。
“孙之洁在做什么?”李枭坐在椅子上,看着匆匆赶来的萧战。
“启禀大帅,孙之洁今天下午回到警卫团。第一件事情就是收缴全团武器,然后入库封存。
全团除了正常勤务外,一兵一卒不准擅动。孙之洁亲自坐在营门口的门房里面,监管军纪。”
李枭点点头,到底是孙承宗的孙子。
“大帅,那些人还要不要抓。”萧战小心的看着李枭的眼色。
“会同刑部的人,抓!呃……!带着报馆的人也去,告诉他们把看到的事情如实写出来。
老百姓最是喜欢这样的段子,就让老百姓看个够。对外就说,朝廷要打老虎,打贪墨的大老虎。
找一批罪大恶极的,尽快审讯,然后将卷宗发往大理寺。从重处罚明正典刑,如果发现大理寺的人徇私。那就连他们一块收拾!”
“诺!”萧战心里打了个寒颤,大理寺的人徇私要被收拾。如果自己手下人徇私,那……!
李永芳那个老家伙虽然不怎么管事儿了,可绿珠女个女魔头也找不见了。天知道,这个女魔头会在什么时候冒出来。
走到自己面前,拿着一摞子证据要带自己走。
那就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母狼,被她找到痛脚,绝对的生不如死。
看着萧战走出办公室,李浩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大哥,绿珠姐说孙家一切正常,没有作乱的迹象。”